这姑娘一会儿摆摊卖山货,一会儿卖编好的花篮和鲜花,现在又要开理发店,他很好奇,她能剪好头发吗?

  若是这也会,那还是农村姑娘?谁教给她的?

  他决定做一个不动声色的旁观者,反正他是要一直陪着她,这次见面,他不会再把她弄丢了,总要知道她住在哪里才好。

  吃过饭,收拾完桌子,老爷子就坐在镜子前,看着人有点紧张。

  “那推子挺快,别剔到我耳朵上。”

  “放心吧!大爷。”

  陆思慧有些好笑的看着他,这还没等剪头呢!他就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不过这推子用起来还真是不顺手,陆思慧一手拿着木梳比在头发上,一手拿着推子:咔嚓,咔嚓的剪起来,刚开始的时候,她没敢剪太短,总要留出修的余地。

  剪到一半的时候她的信心来了,手感也顺溜了,速度明显快起来。

  老爷子由开始的紧张,到后来的双手抱膀,享受的闭上眼,完全不担心了。

  宁凯旋端着一杯茶水慢慢喝着,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陆思慧,她的动作越来越娴熟,他对她的聪明伶俐佩服的很。

  “大爷,剪好了,您看满意不?”

  陆思慧剪完之后,自己看了眼,还算满意,这才笑着帮老大爷扫脖子上的碎头发。

  “呀!不错啊!行,满意。”

  老爷子自己也用手扫着碎发,站起来对着镜子前后照了一遍,开心的笑了。

  这是一个平头,他脑袋不够圆,小时候没睡好,后面有个勺子。

  一般人剪发,都不遮丑,勺子特别明显,这姑娘剪完的发型,看着特别顺眼。

  “是不错,来,给我老婆子烫头。”

  那边老太太看陆思慧给老伴剪完头发了,就跑去洗头,烫发在当时还是很流行的,没钱的人家舍不得烫。

  一般价位在十块钱左右,一个月工资才多少钱?

  陆思慧有了底气,先是把老太太的头发剪出层次来,然后才一绺绺的卷起来。

  “记住,发片要薄厚一样,不然烫出的卷不匀。”

  小媳妇捂着鼻子坐在床上,离着陆思慧有两米远,明明受不了这烫发水的味道,但是还尽职尽责的做好师傅。

  “媳妇,你去西屋吧!”

  老太太心疼儿媳妇,她肚子里可是她家的孩子。

  “我会了,你放心。”

  陆思慧对小媳妇笑笑,手上的动作果然很快。

  全部发丝都卷好之后,陆思慧给老太太扣上电帽子,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小媳妇说,要十五分钟左右。

  她算计好时间就行。

  “喝点水。”

  宁凯旋其实很不愿意闻这股刺鼻的烫发水味道,只是他舍不得离开屋里,端着茶水递给陆思慧,笑的一脸灿烂。

  “厉害。”

  他小声夸了她一句,并对她竖起大拇哥。

  “谢谢。”

  陆思慧眸光闪了一下,端着茶杯慢慢的喝起来。

  宁凯旋像是有说不完的话,陆思慧就随口答应着,一付拒人千里的样子。

  甚至都不问问他叫什么名字,做到什么职位了?在哪个单位任职?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宁凯旋敲着自己的太阳穴,装出忘记的样子。

  “陆思慧。”

  陆思慧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也不好意思隐瞒自己的真实姓名,只是她想不起来,以前他问过没有?

  “我叫宁凯旋,我爷爷说我出生的时候,正好他胜利凯旋,所以......”

  “这话我听过。”

  陆思慧打断他,主要是她现在的心思都在烫发上,宁凯旋在她耳边像是苍蝇一样嗡嗡起没完,她觉得心烦。

  “哦,那我和你说点你没听说过的事情,我妈说我生下来有八斤重,所以我还有个小名叫八斤。”

  宁凯旋有种百折不挠的精神,善于迎难而上,调节尴尬处境,摸了摸鼻子,笑着继续往下说。

  “是吗?”

  陆思慧抬头看了眼表,还有三分钟,仔细想了一遍,她给大娘烫的是在现代自己在发廊里看到过的时髦发型,她会不会不喜欢?

  “当然是,我小时候一直是个小胖子,到十六岁的时候,我一看不行啊!就开始少吃饭,坚持锻炼,慢慢就瘦到现在的标准体形。”

  宁凯旋笑容中带着几分得意,他的身材不是自己吹,那是太好了,大长腿,细高个,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还是肌肉,作为男人,他觉得自己很优秀,自然就比较自恋。

  “那不错,继续保持。”

  陆思慧见时间正好,就过去摘掉大娘头上的电帽子,用手摸了摸挺热的,烫发要自然凉下来才能把卷拆开,她不着急。

  “烫好了?”

  宁凯旋凑过来看,陆思慧看了他一眼,心里也是服气的,这人能当外交家,绝对不会冷场。

  或者做个演员也不错,表现力太强了,生怕别人看不到他。

  “嗯,要晾一下。”

  淡淡的回答一句,走过去看小媳妇给她拿的那些画报,都是这个年代的电影明星,自然美人,脸型标准,明眸皓齿。

  在这个年代没有烫发书籍,只能用这些画报做宣传,来客人看了就照着这个发型要,美发师也能知道顾客想要什么?

  “这是什么东西?”

  宁凯旋拿起发胶瓶子好奇的喷了一下,味道很香,刺鼻子,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发胶。”

  陆思慧无奈的看着他,这男人初见他时看着很高傲,再见他就变得油嘴滑舌,但是在车站又是他英勇出手救了自己,是一个说不清楚的人。

  这会儿伤口有些痛,她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包扎的纱布,确定没有松才放下手。

  她这个动作被宁凯旋看到了,忙关心的问她。

  “你的伤口疼了吧?”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