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慧装作没听到,直接绕开他走到老太太身边:“大娘,有豆油吗?”

  牛肉馅用豆油和比荤油香一些,荤油是用肥猪肉炼的,容易窜味。

  “有,一个月供应一斤。”

  张大娘拿出珍藏的豆油,平时舍不得吃,陆思慧要,她就给拿出来了。

  “闺女,你这馅子闻着味就好,长的好看,做啥像啥?你说谁能有福气娶了你呢?”

  张大娘看着陆思慧,笑着问她,眼角的余光则看向宁凯旋,见他装着忙碌,像是没注意听似的,实际上耳朵都立了起来。

  嘴角笑意更深,若是她能把这两人促成了,那也是件好事。

  做媒人可是多活三年的。

  “我是有丈夫的,我们结婚一个多月了。”

  陆思慧嘴角浅浅的勾起,直接表明自己是已婚身份。

  大娘的意思她是明白的,不能让这个误会加深。

  “啊?你结婚了?怪不得那么勇敢呢!”

  张大娘眼里闪过一抹惊诧,主要是陆思慧看起来不超过二十岁,还梳着闺女的麻花辫,一点看不出结婚的样子。

  “不结婚也该勇敢。”

  陆思慧笑了,眼角扫到宁凯旋像是愣在那,一动不动。

  “包饺子吧!屋里有面板。”

  张大娘忙转移话题打破尴尬,笑着拿起擀面杖,吩咐老伴把面板放到桌子上,大伙伸手包饺子快。

  陆思慧静静的跟在她身后,宁凯旋则在厨房独自站了好一会儿,才进屋。

  看到陆思慧在擀饺子皮,他过去接过来,声音闷闷的说了句。

  “力气活是我们男人的。”

  陆思慧愣了一下,这句话很耳熟,好像不久前听到过。

  仔细想了想,是赵晋琛说过的,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大男子主义?

  包饺子的时候,一直喋喋不休说起来没完的宁凯旋,突然安静了,他默默的擀皮,供陆思慧和张大娘两人都是轻松加愉快。

  吃过饭,张大娘把陆思慧安排和儿媳妇住西屋,至于宁凯旋,让他住旁边的房子里去。

  既然陆思慧已经结婚了,就要避嫌,不然给她填麻烦。

  陆思慧睡的很香,开始的时候月娥还和她说话呢!看到她睡着了,也跟着闭上眼睛。

  次日清晨,陆思慧起的很早,先去的厕所,城里和农村不一样,院子里没有,有公共厕所大家用。

  她很急,看月娥睡的正香就没喊她,自己穿好衣服去了。

  清晨街面上还没有多少行人,扫大街的环卫工人却早早的就开始扫大街。

  匆匆走进厕所,也没时间看别人,发现厕所里只有她自己,城里人没有起早的习惯。

  不像农村,四五点钟就起来了,早起的鸟儿有食吃。

  上了一半她隐约听到隔壁男厕里传出声音,应该是进人了,也没在意,公共厕所,男女分开的,总不会跑进女厕来就是。

  突然她感觉有些异样,猛抬头,就看到厕所墙上探出一张男人脸,肤色惨白,眼圈靑虚虚的,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这若是半夜时分,她肯定会认定他是男鬼。

  但这是清晨,太阳都出来了,明显是人。

  “滚开。”

  她还蹲在坑位上,这时候真是又羞又急,冲着那男人骂起来。

  可那人不走,就看着她笑,那猥琐的眼神,看的陆思慧想吐。

  “来人啊!有人趴厕所。”

  无奈之下,她只能边大声嚷着,边擦干净提裤子,狼狈的很。

  听到她喊,那男人眼里闪过慌乱,缩回头跑了。

  陆思慧吓得差点没掉进厕所里,稳了稳神跑出去,不能让这人逃走。

  等她从厕所里跑出去,就看到宁凯旋将一个男人按在地上,那人惨叫连声。

  “误会,放手啊!我胳膊断了,哎呀呀,疼死了。”

  “是他不?”

  见陆思慧脸色慌张的跑出厕所,宁凯旋冷声问她。

  陆思慧走过去仔细看,男人被宁凯旋按地上,她能看到的就是他穿着蓝色工作服。

  那男人怕她看到,还想把头埋起来,被宁凯旋揪着头发将他脸露给陆思慧看。

  “是他。”

  陆思慧很肯定的回答,这男人长的有特点,应该是荒淫过度,脸色才那样惨白,猥琐的双眼里,这会儿则是恐惧。

  “让你趴厕所。”

  宁凯旋左右开弓给他一顿大耳光,扇的啪啪响。

  扫大街的环卫工人跑过来,这都是老大妈级别,给宁凯旋拍手叫好。

  “这人不是第一次趴厕所,每次都让他跑了,同志,把他送到公安局,让他蹲监狱,之前有一个闺女,被他吓得不来月事了,多坑人。”

  环卫工老大妈也是泼辣的性格,拿着大扫帚往那人身上打,一定要让他进监狱,今天趴厕所,明天没准敢做啥呢!

  “是祸害。”

  宁凯旋由着大妈揍他,松手站在一旁,眼看着大妈将那小子打的鬼哭狼嚎,在地上打滚。

  觉得差不多了,才抬手让大妈住手。

  “我送去公安局,您过去做个证。”

  宁凯旋过去揪起那小子,也是个没用的货,怂的都站不起来了,哭的鼻涕眼泪流一脸,哀求让宁凯旋放了他。

  送到公安局要录证言,这一折腾就是一上午。

  走出公安局,陆思慧就往张家走,她想尽快拿着东西去火车站买票。

  “我去帮你拿。”

  见陆思慧也不等自己,宁凯旋心里傲气使然,真想直接去车站买票离开算了。

  但是想到她要拿那么多东西,还是没狠下心。

  “呃,不用了,耽误你时间。”

  陆思慧犹豫一下,不想和他关系太密切,毕竟自己现在是有夫之妇。

  “耽误啥时间,这会儿去车站也没有去省城的火车。”

  俩人想的简单,到张家拿了东西,告辞离开就是了。

  没想到又遇到一件事,他们根本走不了。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