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进张家院子,就听到哭喊声,他俩对视一眼,急匆匆的跑进屋。

  “哎呀,你们可回来了,帮帮忙吧!我儿媳妇出了这么多血,我老伴也昏过去了。”

  张大爷看到他俩回来,就像是找到救星一样,忙求助让俩人帮忙。

  “我打电话叫救护车,你扶着月娥。”

  宁凯旋一看这是人命关天,不可能坐视不管,命令陆思慧照顾月娥和张大娘,自己冲出去找电话。

  陆思慧也紧张了,前世她生过孩子,当时是难产,孩子变成弱智。

  现在看到月娥大出血,她很怕再重复自己的悲剧。

  过去扶着月娥,小声安慰她:“别紧张,深呼吸。”

  屋里弥漫着血腥味,月娥身的裤子已经被血浸透,看着触目惊心。

  她的脸色惨白,人也吓坏了,哭着抓紧陆思慧,一个劲的问她自己会不会死?孩子能不能保住?

  陆思慧尽量安慰她,让张大爷扶起大娘,找到生孩子准备的物品,带好钱,这样救护车来了就能走,不耽误时间。

  很快,听到救护车声音响起来,路面上车少,救护车来的很快。

  月娥被抬上担架,她一直紧拉着陆思慧的手不松开。

  “我害怕,你陪着我好吗?”

  面对她祈求的目光,陆思慧根本没有拒绝的心,默默点头,她一定会陪着她的。

  随着救护车呼啸而去,宁凯旋也没有走,跟着张大爷一起带着住院用的东西,跟去了医院。

  下了救护车,月娥直接进了产房,由于她的坚持,医生让陆思慧跟进产房了。

  陆思慧本来是不想进去的,可月娥无助的样子,让她不忍心。

  张大娘则被推进急诊室,她被儿媳妇大出血,吓的犯了心脏病。

  张大爷岁数大了,摊上两个病人,吓的六神无主,不知道顾哪头好了。

  所有的住院手续,交款等等都是宁凯旋去跑,他就傻傻的坐在急诊室门口的长椅上,嘴里不住的叨咕。

  “老伴你可不能有事,孙子,你也得好好的。”

  宁凯旋忙完一切回来,看到他这样,生怕老爷子再病了,忙小声安慰他。

  “放心吧!没事的,这都到医院了。”

  “对了,给我儿子打电话,让他回来。”

  老爷子眼神浑浊,用袖子擦着眼睛,突然想起来,儿子不回来不行啊!

  “电话有吗?”

  “我不记得了,之前家里有个小本本上记着,可小本子是你大娘收着的,我也不知道她放在哪里了?”

  老爷子一着急就发蒙,他忘记自己也是炭黑厂的职工,厂里的总机他是知道的。

  可这会儿脑袋里一片空白,啥都想不起来。

  “你儿子叫啥名字,在哪个厂子上班总知道吧?”

  宁凯旋深吸一口气,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有耐心。

  “在炭黑厂啊,对了,是第二炭黑厂,我儿子叫张志坚。”

  老爷子听到宁凯旋的话,这才反应过来,电话号码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行了,你不用管,我去打114查询。”

  宁凯旋摇摇头,太无语了,关键时刻把最重要的事情忘了。

  这边陆思慧陪着月娥进了产房,前世的记忆排山倒海一样涌上来。

  手被月娥抓的生疼,她在哭喊,她只能收敛杂乱的心情,耐心的安慰她。

  “没事的,在医院了,放心。”

  赵晋琛不知道陆思慧在外面发生的事情,但是他惦记她,一个女人自己坐火车去省城,还是没出过门的农村姑娘。

  之前坐火车回家的时候,还听说有拍花的,专挑单身漂亮的大姑娘下手,然后就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所以,他生气归生气,把少涵送去上学之后,每天都回来看一眼。

  算计了路程,坐火车去省里慢车要七八个小时,快车三四个小时,她买了东西,再返回来,有一天就差不多够了。

  但是他连着来了两天,这人都不见踪影,可把他急坏了。

  不光他着急,王大娘和王大爷也跟着着急。

  “小赵啊!不会出事吧!你媳妇长得那么俊,万一碰上坏人咋办?”

  “就是啊!你媳妇没出过远门,从农村跟你进城,也是和你一起走的,可千万别出事啊!也怨我,就不该让她去。”

  赵晋琛听到他们的话,更着急了。

  想回单位请假,但是厂里的保卫科室,副科长休假,他是正科长,不能扔下就走那么大的工厂,保卫工作很重要。

  这边月娥难产,生了一天,到半夜才把孩子生出来,人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不是陆思慧陪在她身边,她估计坚持不下来。

  不过不错,大人孩子都健康,只是月娥大出血,宁凯旋还捐了血,O型血,不挑人,都能用。

  医院里的备用血浆没够用,加起来一千cc血,算是没少用了,这若是在家里生孩子,或者晚送到医院半小时,人就没救了。

  张大娘的情况也算是稳定了,但是生命危险没有,却动弹不了。

  陆思慧这种情况下自然不能离开,主要是月娥的男人出差了,至少三天才能回来。

  家里两个病人,张大爷又不会做饭,她只能留下来照顾。

  宁凯旋省里有事,先离开了,说好了,四天后会回来,陆思慧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你知道第一炼钢厂的总机号吗,告诉我吧,我得给我男人打个电话,他找不到我会着急的。”

  临走前,陆思慧找他要电话号,宁凯旋默默的写在小笔记本上,撕下来递给她。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在她眼里看到对自己的不舍,苦笑一下,当朋友处吧!

  “谢谢,路上小心点。”

  陆思慧道谢,嘱咐一句,却见宁凯旋在听到她的话后,眼神亮了。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