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凯旋马上明白她的意思,苦笑一下,他既然认她做妹妹了,就不会有其他心思。

  男人顶天立地,还是能管住自己的行为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陆思慧脸红了一下,心里还真是有点担心。

  若是大哥留在她家不走,不用别人,王大娘就得来教训她。

  “走吧!”

  宁凯旋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迈开大步走在前面。

  “到了。”

  十几米远很快就到,陆思慧看着已经改好的门脸,发现屋里亮着灯。

  心里有几分疑惑,难道是王大爷在屋里?

  “好,我就不进屋了,明天大哥请你吃饭,今天太晚了。”

  宁凯旋看了一眼就记住地址了,把手里的帆布包放在地上,和陆思慧告辞。

  “明天我请大哥,这是车票钱,大哥你拿着。”

  陆思慧没有答应,还拿出钱递过去。

  “干啥呢?大哥给妹子买张车票还得给钱?拿回去。”

  宁凯旋脸上的笑容消失,声音也变的不耐起来。

  “大哥,亲是亲财是财,我不想欠你的。”

  陆思慧查出票钱塞到宁凯旋手里,他坚决不要俩人互相推辞着。

  “思慧。”

  店门开了,赵晋琛高大的身躯矗立在门口,看到他两人的手还握在一起,脸色就沉下来。

  “晋琛,你怎么来了?”

  陆思慧没想到会是他,诧异的问了一句。

  “这是我家,我怎么不能来?”

  赵晋琛剑眉紧锁的瞪着宁凯旋,是那个男人,在M县的时候,陆思慧就和他说过话。

  目光下移,落在她们还握在一起的手上。

  “大哥,钱收着,今天就不留你了,路上小心。”

  陆思慧这时候才发现赵晋琛看什么?,忙把手抽回来,匆匆和宁凯

  “赵科长你好,我是思慧的大哥。”

  宁凯旋却没有忙着走,而是大方的过去,主动伸出手。

  ”宁股长,陆思慧什么时候改的姓?”

  赵晋琛没有和他握手,反而把手背到身后,眸光森冷的瞪着宁凯旋。

  宁凯旋长的很妖孽,眉眼含情,不像正经人,倒像花花公子的样子。

  “哈,赵科长,这世界上除了亲兄妹,还有表兄妹,还有干兄妹,你是不是太狭隘了。”

  宁凯旋讥讽一笑,毫不在意赵晋琛的冷待,撤回手,背在身后,看赵晋琛的目光带着轻蔑。

  他配不上思慧,太小心眼了。

  “思慧进屋。”

  赵晋琛皱眉看着他,油腔滑调,目的不纯。

  直接喊陆思慧进屋,自己过去拎起地上的两个帆布包。

  “大哥,再见。”

  陆思慧很尴尬,宁凯旋是她的救命恩人,赵晋琛对他的态度太不礼貌了。

  “再见。”

  宁凯旋对她挥挥手,冰冷的目光泛出暖意。

  转身迈着大步走向黑暗中,他得离开,是为了她好。

  “这屋是你收拾的?”

  陆思慧跟着赵晋琛进屋,看到墙已经粉刷过,并且东西墙上都安了大镜子,和自己设计的一样。

  靠北墙还搭了个铁炉子,炉筒顺着门玻璃探出去,用来取暖和烧水,很方便。

  她笑着问赵晋琛,却见他一直黑着脸,一声不吭的把她的帆布包放在地上。

  知道他为啥生气,她也很无奈。

  “那是我大哥,在火车上救了我,没有他,我已经是死人了。”

  她一边从兜子里往外拿东西,一边跟赵晋琛解释。

  “什么意思?”

  赵晋琛气的肺都快炸了,却一直忍着没出声,在这里吵架,厂长明天就会知道。

  本想转身就走,听到陆思慧的话,停住脚步,皱眉看着她。

  “我在火车上......”

  陆思慧把在火车上被人用刀挟持,宁凯旋救了她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看看你的伤口。”

  赵晋琛听完一阵后怕,怪不得这两天他的眼皮一个劲跳,原来她真出事了。

  “伤口已经好多了。”

  陆思慧解下围脖,露出包着纱布的脖子,让赵晋琛看。

  “有药没?我给你换换。”

  赵晋琛看着那白纱布,但是看不到里面的伤口,不动声色的问了句。

  “有,但是好像不用换了。”

  陆思慧没多想,在帆布包的拉锁里把药和纱布拿出来。

  “我帮你换,以前学过。”

  赵晋琛拿过药,眸光闪了一下,还真是遇到挟持了?

  陆思慧温顺的坐到凳子上,就冲赵晋琛为她做的一切,她也想在俩人婚姻存续期间,尽量和平相处。

  “好几个伤口,疼吗?”

  当纱布打开后,赵晋琛吸了一口冷气,看来她说的是真的,脑袋里都能想到她被劫持的时候,该有多可怕。

  “已经不疼了。”

  陆思慧淡淡笑了一下,拿着药自己对着镜子上,之前不清楚,这会儿已经明白他为啥非要帮自己上药。

  这也好,让他看到自己没有说慌,省的他多心。

  “饿不?我给你做饭了。”

  赵晋琛见陆思慧自己上药,有些尴尬的搓搓手。

  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那是因为他想在陆思慧回来之前,帮她把店里收拾好。

  为了这个装修,他特意跑到理发店去剪头发,观察人家的装修后,回来照着弄。

  给钱陆思慧不收,他只能尽量给她提供帮助。

  这是他做丈夫的职责。

  今天知道她要回来,他从单位下班就过来等她,饭菜都做好,在锅里热着呢!

  没想到却看到宁凯旋送她回来,当时就怒火中烧。

  陆思慧这次走了可不是一天,而是四天,这么多天和那个宁凯旋在一起,很难不让他多心。

  “谢谢。”

  陆思慧听到他给自己做好了饭,真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难道今生自己遇到的是假赵晋琛?为什么好多事情和前世都不一样了?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