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是发物,有伤口尽量不要吃,他炖的鱼里,还有辣椒,这两样都对伤口不好。

  思慧之所以严重了,一定是和这个有关系。

  惭愧的看了她一眼,自己怎么这么粗心大意?害她吃苦头。

  陆思慧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啥?只见他愧疚的看着自己,心里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送走王大娘之后,赵晋琛对陆思慧更好了,打了热水帮她擦脸擦手,还给她擦脚。

  这就让陆思慧有些受宠.若惊。

  “我自己能做,不用你。”

  她不好意思的把脚往回缩,赵晋琛手大,速度也快,他一把握住她的脚,拿着毛巾认真的擦起来。

  她的小脚丫很好看,白白嫩.嫩,像扒皮的莲藕。

  心念突然一动,以前他一直没有注意过,原来思慧是一个全方位美女,就连脚丫都比他好看。

  陆思慧脸红成了苹果,想把脚抽回来,却没有他力气大,而且当着满病房人的面, 也会让赵晋琛下不来台。

  只得硬着头皮挺着,感觉脚下像是有虫子爬,痒痒的,电流顺着脚心传遍全身。

  病房里的女人都羡慕的看着陆思慧,丈夫长的那么帅,竟然啥都肯为她做,再看自己的男人,喂个饭都急头酸脸,心里很不是滋味,看自己男人的目光都带着怨气。

  那些男人则是羡慕的看着赵晋琛,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媳妇,别说给擦脚了,就算是端屎端尿都愿意。

  这样的女人才叫女人,娇羞柔美,那眼睛像是带电一样,看谁一眼,魂就被电没了。

  “我渴了。”

  “我尿急。”

  “我饿了。”

  赵晋琛擦脚这会儿,其他病床的女人都开始给丈夫找事,有样子都不会学,她们找了个假丈夫。

  赵晋琛只请了一天假,单位工作忙,但是每天晚上他都到医院陪陆思慧。

  她发烧反反复复,不能急着出院,必须确定没事了才可以。

  白天的时候,王大娘和王大爷中午就来给思慧送饭,比亲爹妈都好。

  陆思慧感激他们,只有以后慢慢报答,现在说再多的谢谢也没用。

  在医院住了五天,医生总算说她可以出院了,给开了消炎药,陆思慧没有这边的户口,也不是工厂上班的工人,享受不到公费医疗,只能自己花钱。

  隔壁床的那个大姐,本来就是没事泡病号的,她根本就没啥事,就是为了不上班。

  所以她把医生给陆思慧开的消炎药都开了一份,陆思慧出院的时候,她送给她。

  “小媳妇,相识是缘分,大姐没别的送你,这些药你拿着吃,别因为舍不得花钱,再反复了。”

  “谢谢大姐。”

  陆思慧看着那些消炎药,心里很感动,又觉得有些不对,这算不算是占公家便宜,她的心情很纠结。

  “客气啥?又不是大姐自己花钱。”

  女人笑了,她这个人是个豪爽的性格。

  “大姐,这样吧!您出院到我的理发店,我给你免费烫头,算是感谢你这几天的照顾。”

  陆思慧心念一动,大姐是有工作的人,性格好,联系人,她就是自己的活招牌。

  “哈,好啊!大姐一定去,你把地址给我。”

  那女人笑了,烫头可不便宜,少了也要三四块钱,她给陆思慧开的药也差不多这些钱,知道她不愿意欠自己的。

  陆思慧把地址写给她,收拾东西,等赵晋琛来接她出院。

  今天早晨他去单位之前就告诉她,要等他来再出院,他要给她办手续。

  陆思慧答应他了,自然不能自己走。

  门响了,她以为是赵晋琛,抬头看过去,竟然是宁凯旋。

  “大哥,你怎么来了?”

  陆思慧奇怪的看着他,自己住院的事情,他应该不知道啊!

  “还说呢!住院也不告诉大哥,你心里还认我是你大哥吗?”

  宁凯旋手里拎着水果和奶粉,脸上却面如寒霜,声音里也带着不满。

  “大哥,我上哪找你说啊?”

  陆思慧好笑的看着她,她就知道大哥的爷爷家在哪,但在哪工作,怎么找他?她可是一无所知。

  “我在工业局上班,在安保股,你以后有事就打电话给我。”

  宁凯旋心里的气才消了,确实是自己一直都没有告诉她。

  拿出钢笔,在她的处方上写下一串电话号码。

  “我知道了,大哥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陆思慧收起电话号码,奇怪的看着宁凯旋。

  “你的房东说的,那个大娘拿我当贼防。”

  想起王大娘那带着戒备的目光,宁凯旋一脸苦笑,再咋说自己也不像坏人吧!

  长得这么英俊,哪里像贼?

  “哈哈,大娘人很好的。”

  陆思慧笑了,心里想的是,大娘不怕他偷东西,而是怕他偷人。

  她是帮着赵晋琛防备呢!谁叫赵晋琛和王厂长好的像亲兄弟呢!

  “思慧,住院手续我办好了。”

  赵晋琛从单位里忙完就匆匆赶来,还是和王厂长请的假,就怕陆思慧不等自己,先走了。

  来了直接去办的出院手续,又找医生确认陆思慧的情况可以出院了,这才放心。

  没料到进病房就看到宁凯旋,脸色顿时就冷下去。

  迈开大步过去,见陆思慧已经把出院的东西收拾好堆在床上,那里面最惹眼的要算宁凯旋送来的水果和奶粉。

  眉心皱了一下,这人对思慧还真关心,竟然找到医院来了。

  “宁股长,你救我媳妇的事,她说了,谢谢你。”

  赵晋琛伸出手看着宁凯旋,说的是感谢话,声音却冷冰冰的。

  “不用谢,我自己的妹子,救了应该。”

  宁凯旋和他握了下手,笑的很是邪魅,那样子,给人一种轻浮的感觉。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