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干部模样的老大爷认识字,照着牌匾念出来,眼里带着欢喜。

  “是呀,大爷,明天开业,开业当天理发免费。”

  陆思慧笑了,总要有点甜头,把顾客都吸引来,眼下看着是吃亏了,没有赚钱白劳动。

  但是这些人可是她的免费模特,可以把他们时尚的发型展示给别人看,这些人又是没花钱理的发,自然会帮着说好话。

  一天时间,这边有个理发店,师傅手艺还不错的消息就能有不少人知道,这也算是宣传了。

  赵晋琛看了媳妇一眼,没想到她会提出免费,不过她高兴就好,也许是对自己的手艺没信心。

  他其实也是担心的,认为陆思慧一直呆在农村,怎么可能会理发?

  “太好了,明天我起早就来,不过,姑娘,理发师是谁啊?”

  一个梳着齐耳短发,穿着正统灰色外褂的中年妇女,听到免费两个字,眼睛都亮了。

  只是在看到陆思慧和赵晋琛后,她又皱起眉。

  一个是男人,不可能给她们理发,另一个是娇滴滴的小媳妇,看着也不像会的样子。

  这时候,王大爷拎着鸟笼子走出来,看到他,那大姐松了一口气,认为王大爷是师傅。

  人们都有个错觉,年纪大的才是师傅,年纪小的最多就是学徒,谁也不愿意拿自己的脑袋去给别人练手艺,万一剪得难看,头发也接不回去。

  这边赵晋琛忙乎完就到了去单位的时间,离得不近,他又没有车,只能跑步去单位所在地。

  “晋琛,骑大爷的自行车去。”

  王大娘推着老头子的自行车走出来,单位早晨上班是有时间的,她作为儿人的妈妈,最知道这点。

  “晋琛,不吃饭了?”

  陆思慧觉得自己真不是一个好媳妇,他起早就忙,她却一直睡到日上三杆,连口热乎饭都没给他做。

  “不吃了,单位有食堂,我会去吃一口。”

  赵晋琛皱眉看了眼手表,再不走就真来不及了,没有拒绝王大娘的好意,骑着自行车飞一般离去。

  “晋琛多好,珍惜吧!”

  王大娘目送赵晋琛离开之后,意有所指的说了句。

  “我知道了。”

  陆思慧点点头,她是该知道珍惜两字,前世的事情对她影响太大,是时候忘记了。

  “大娘,我给你烫头吧!您就做我第一个顾客。”

  陆思慧看了眼王大娘的头发,有些花白了,烫了之后再染一下,人就会年轻好几岁。

  “算了吧!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烫头,人家会说我是老妖精的。”

  王大娘摇头不肯答应,老观念,朴素是美。

  “大娘,我给你烫头,让大爷回来认不出来好不好?”

  陆思慧拉着她,不让她走,主要是大娘对她关照那么多,她想给她好好改变一下形象,算是报答。

  “这孩子,行吧!等会儿,大娘回家拿点东西。”

  王大娘被陆思慧摇着胳膊,笑着答应她了,转身进院,陆思慧也返回店里,把被褥叠好,梳洗一下,倒了杯凉开水一饮而尽。

  “思慧,大娘早晨蒸的菜包子,你尝尝喜欢吃不?”

  王大娘端着一个碗走进屋,碗里放着三个大菜包子,两和面的,里面虽然是素馅,但是没少放猪油,还是很香的。

  “谢谢大娘,我正好饿了。”

  陆思慧笑着接过来,都已经拿来了,再说不要就是矫情。

  她的饭量比较轻,一个菜包子就吃饱了,想让王大娘把剩下的两个带回去,人家直接放到她家碗里。

  “留给晋琛吃,今晚他还得回来住,从你搬来到现在,就昨天像真夫妻,就该这样,不然看着像是外人,那么冷淡。”

  大娘拉着陆思慧手开始做思想工作,没看到陆思慧的脸已经涨红了。

  毕竟昨晚做了那件事,她还是很怕被人说起来的。

  “看看你,还害羞了,你俩是夫妻,在一起住不是正常吗?”

  大娘笑了,新媳妇都害羞,她理解。

  “大娘,我烧了水,过来洗头吧,我给你按摩一下,特别舒服。”

  陆思慧不敢再和大娘说下去,连忙岔开话头,往脸盆里倒了热水,又兑上凉水,试了试水温,招呼大娘过来洗头。

  “我自己洗吧!”

  见陆思慧已经帮她拿了凳子让她坐,王大娘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有手有脚,洗头还要人伺候。

  “我给你洗一次,你看舒服不?”

  陆思慧笑盈盈的把洗发精倒了一些在手心里,撩上点水给大娘来了一个干洗,一点点的把头发抓湿,让洗发精起了沫子,然后双手像梳子一样往后抓挠。

  “还别说,这样真舒服,大娘原本有点头疼,这会儿也轻多了,你和谁学的?”

  王大娘舒服的闭上眼睛,觉得这小媳妇手艺不错。

  “我出去这几天认了一个师傅,都是她教我的。”

  陆思慧笑着解释,其实月娥可不会这手艺,她是在现代发型设计室里学到的,因为她大部分的工作就是给人洗头,偶尔帮人上杠子。

  洗过头之后,陆思慧就开始给大娘用发卷卷发片,动作比给张大娘烫头时要快多了。

  一会儿功夫,头发卷好,蒙上塑料帽子,再把电帽子给王大娘戴上,那边通上电,这就算齐活,剩下就等时间到了。

  “思慧,你学东西够快的,大娘去别的理发店也看到人烫头了,卷发的速度可没有你快。”

  王大娘一动不敢动,头上有些热,她有点害怕,但是嘴里却是夸赞陆思慧。

  “大娘,我年轻啊!自然比那些前辈手快。”

  陆思慧笑了,她在谦虚,这年代烫头发的并不算太多,就是到了八零年以后,这烫发才兴起来的。

  她希望自己是引领潮流的人,把名气打出去了,她才能多赚钱。

  “开业了没有?我想理发。”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