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慧还没等打开卷子看呢!就听到宁凯旋在门外喊。

  他到了,也看到这门口停着吉普车,但是陆思慧的店面却是铁将军把门。

  他还能听到陆思慧说话声,觉得她不可能骗自己,就冲着门口喊起来。

  “大哥,从这里进来。”

  陆思慧忙跑去把院门打开,把宁凯旋让进院。

  “宁股长?”

  王厂长认识他,这小子是工业局安保股股长,父亲是局长,爷爷是M市老市长,退休在家,家境显赫。

  “你好,王厂长。”

  宁凯旋露出标准的笑容,伸手和王厂长握在一起,看着就是熟识的旧人。

  俩人虽不在一个厂里,但他的工作性质使然,经常下厂检查,自然是认识王厂长的。

  赵晋琛满脸寒意,只是对宁凯旋点点头,算是打招呼,陆思慧无奈看着他,却不好多说。

  “你好,妹夫。”

  宁凯旋主动伸出手,不想妹子难做,但是妹夫两字被他咬的格外重,赵晋琛的眉峰锁了下。

  “你好。”

  他可没喊大哥,就是简单的和他礼貌握手。

  “大哥,这是我弟弟陆少涵,你们好像也见过吧!'

  陆思慧有些不确定,在医院的时候,陆少涵见过宁凯旋,可他好像没看到弟弟。

  “这不是见过了吗?你弟弟长的和你挺像,也是小帅哥。”

  宁凯旋看着陆少涵,自来亲近,过去和陆思慧一样揉了揉他的头。

  陆少涵则是小脸绷着,眼神戒备的看着宁凯旋,一点笑模样都没有,这就尴尬了,陆思慧推了弟弟一下,该有的礼貌怎么都就饭吃了?

  “你好。”

  陆少涵不情不愿的说了句,赵晋琛在一旁看的很高兴,小舅子好样的。

  “少涵,来挨着姐夫坐。”

  拉着陆少涵坐到桌上,陆思慧无奈摇头,招呼宁凯旋:“大哥,您坐我身边。”

  王大娘家是圆桌,团团围坐,图的就是气氛热闹。

  那边王家的几口人已经坐好了,剩下的位置,赵晋琛拉着少涵坐了,最后这俩那就是她和宁凯旋坐。

  “挨着你怎么喝酒?坐我这,咱们男爷们喝酒好举杯。”

  赵晋琛一看这就不像话了,宁凯旋挨着媳妇坐,直接把自己和陆思慧给分开了,好像她俩是两口子,忙站起来,把宁凯旋按在他的位置上。

  心满意足的挨着陆思慧坐下,王厂长别有深意的朝这边看了一眼,把陆少涵拉到他的座位上。

  “少涵,你挨着我儿子坐,我和你姐夫喝酒。”

  陆思慧好笑的看了眼赵晋琛,面沉似水,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她可以认为他是在吃醋吗?

  “好,那我看把大爷也换过来吧!少涵你去那边坐。”

  宁凯旋挑眉看了陆少涵一眼,小家伙还看不上自己?溜溜他的腿。

  陆少涵吃一顿饭的功夫,连着换了三个位置,越换离姐姐越远,这小脸可就抽起来了,他想挨着姐姐坐。

  “思慧这做菜水平赶上大师傅了,大爷还以为在大饭店里吃饭呢!'

  王老爷子直接夹了干煸苦肠,最爱吃这口,越嚼越香。

  “大爷笑话我了,爱吃以后我常给您做。”

  陆思慧笑了,做饭的人都知道这心情,希望别人能喜欢自己的手艺。

  下意识的看了眼赵晋琛,他低头吃菜,一句话都没说,眼里闪过一抹失望,他不喜欢吗?

  “思慧,你这大骨头炖的真香。”

  宁凯旋拎着骨头在那啃起来,吃的满嘴流油,手上也都是油,却一点不在意形象。

  主要是他家吃排骨就是精排,哪里会吃这东西?

  大骨头里面有骨髓,炖出髓油来,那味道是真香呀,让他爱不释手。

  “哈哈,大哥你爱吃就多吃点,七八斤骨头呢!”

  陆思慧开心的笑了,很想给弟弟夹一块大骨头,这东西补钙,他现在长身体用的着。

  “不会吃。”

  那边赵晋琛冷冰冰的扔出一句,陆思慧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啥意思?说她做的不好吃。

  “这肥肠才下酒呢!”

  赵晋琛眼角扫到媳妇的神情,顿时觉得自己说错话了。

  忙夹起肥肠大口吃起来,还不忘端杯敬王老爷子和厂长。

  “大爷,厂长走一杯。”

  “来凯旋,咱喝一杯。”

  王厂长看赵晋琛这让了一圈,唯独没让他自己身边的宁凯旋,忙帮着解围。

  好在宁凯旋根本就不在意他的态度,换句话说,他不高兴才好呢!当谁愿意和他喝酒呢?

  “来厂长,咱们不醉不休。”

  他举起酒杯,同样也不让赵晋琛,当他是隐形人,还特意站起来,隔着王厂长敬老爷子。

  “来老爷子,走一杯。”

  这明争暗斗的场面,让陆思慧无语,都是男人,不能豪迈点吗?

  搞的像是充满硝烟的战场似的,敌我阵营分明。

  “好,这酒可烈,六十度呢!小伙子慢点喝,多吃菜。”

  陆思慧看到大哥手上都是油,就站起来去厨房给他拿了毛巾。

  “大哥,擦擦手。”

  赵晋琛脸色顿时就黑了,想了想也夹了块大骨头,双手抓着啃。

  王厂长见他吃的确实很香,也给自己夹了一块。

  “还别说这骨头比排骨香,儿子你也吃点。”

  他这是打圆场,不然这场面太微妙了,感觉随时都能打起来。

  “大娘,您也吃啊!这骨头补钙,里面都是骨髓。”

  陆思慧自然是看到赵晋琛的别扭,但是憋着没说话,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

  他吃醋,她好像很高兴。

  宁凯旋得意的瞥了赵晋琛一眼,拿着毛巾把手反反复复的擦,故意让他看着。

  没想到的是,某人一把将毛巾抢过去,在他愕然的目光下,慢条斯理的擦起手来。

  “给我用下,你手已经干净了。”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