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去照顾他?”

  他气坏了,刚刚尿急起来想去厕所,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陆思慧的话。

  她是他的媳妇,还想去照顾那个宁凯旋?

  孤男寡女,不知道避嫌吗?

  “晋琛,你吃醋了?”

  陆思慧没生气,却是笑了,这样的赵晋琛她一点不害怕。

  “谁吃醋,我会吃醋吗?”

  赵晋琛挥挥手,这话他不承认,他会为了陆思慧吃醋?

  “你是不是想喝水?我去给你倒,少涵不肯和大哥睡一个房间,我那是没办法吓唬他呢!不然你以为,我真能去照顾大哥吗?男女有别,你咋想的?”

  陆思慧笑着过去扶住他,她不提倒水还好,这一提水,赵晋琛就憋不住了。

  “不行,我得出去。”

  “你干什么呀?我都说了,那是我大哥,我对他就是尊重,你怎么还要去找他?”

  陆思慧误会了,赵晋琛板着脸,她以为他想去找宁凯旋麻烦,多让人笑话?

  “我去厕所。”

  赵晋琛看她堵着门不让自己走,憋的脸都红了,一把推开她,拉门就往外跑,速度赶上百米比赛了。

  “噗。”

  陆思慧看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厕所方向,这才知道他刚刚是想去干啥?想到自己差点把他憋的尿裤子,她蹲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就收不住了,眼泪都下来了。

  赵晋琛回来时候,看到她蹲在地上,眼泪汪汪,好像是刚刚哭过的样子,忙过去安慰她。

  “我就是问问,没有怀疑你,为这点事就哭了?”

  陆思慧眨巴下眼睛,很想解释我这是笑出来的眼泪,想想,憋回去了。

  干脆委屈的看着他,那小模样让赵晋琛看了心疼。

  “好了,我保证不再吃醋,对你大哥好行不行?我这就照顾他去。”

  赵晋琛见媳妇还哄不好了,急得他站起来在屋里转圈,最后决定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迈开大步朝门外走,腰间却多了莲藕一般的双手,如同藤蔓一样缠上他。

  “别走,他有少涵照顾就好了,我是你媳妇,要照顾的只有你。”

  这话算是另类的表白,听到赵晋琛耳朵里,那叫一个舒服。

  大步走过去把门锁上,直接把媳妇打横抱在怀里,昨晚没尽兴,今晚补上。

  “你去洗脸刷牙。”

  “好。”

  “你去洗脚。”

  “好。”

  陆思慧提出的要求,他都答应,但是做没做只有陆思慧知道,因为她已经被扔到床.上了。

  “等会儿就去洗,现在有重要事情。”

  赵晋琛带着酒香的气息,把陆思慧迷醉在他的强悍中,迷离的眼神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算了,就一次不那么穷讲究了。

  这一.夜,赵晋琛就着酒劲可没有昨晚的节制,直到彻底尽兴才沉沉睡去。

  陆思慧早已经累的疲惫不堪,这男人是铁打的吗?折腾起来不要命?

  双眼像是被胶水沾上,本来想起来洗洗的,这会儿却还是觉得睡觉比较重要。

  “赵晋琛,我恨你。”

  清晨起来洗漱完照镜子的陆思慧,咬牙切齿的骂赵晋琛。

  “呀,这么多?我昨晚真喝多了。”

  赵晋琛一本正经的看着陆思慧脖子,那上面都是他的杰作,把一切都推到醉酒上。

  绝对不能承认他是故意的宣示领地,让宁凯旋认清楚,陆思慧身心都是他的。

  “这让我怎么见人?今天可是要开业的,顾客会怎么想我?”

  陆思慧还在那喋喋不休的发牢骚,拿衣服领子遮不住,只能找出结婚戴的红纱巾,系在脖子上,勉强挡住赵晋琛的罪证。

  “怎么想?咱俩是有证的,怕啥?”

  赵晋琛不以为意,合法夫妻,做这事谁敢多说?

  “你看谁家媳妇脖子上这样了?”

  陆思慧嘴撅起来,真的生气了,丢脸啊!

  没想到赵晋琛注意的不是她的话,而是她粉嘟嘟的粉唇,昨晚他可能是亲的太多了,她的嘴唇有些肿,这会再撅起来,看着像是约请他亲她呢!

  既然佳人有约,她又在那儿不住的埋怨,那么让她闭嘴的最好方法就是堵上她的嘴,亲的她说不出话来,那就雨过天晴。

  “你干什么?你别过来,你这头大尾巴狼,呜......”

  陆思慧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坏意,吓得紧张的往后退,出声警告他,可是没有用,敌人太强悍,她溃不成军。

  只能任由他紧紧的拥吻,肆意品尝她嘴里的甘甜。

  “思慧,你真甜。”

  看着被自己亲的眼神迷离,无力的搂着自己脖子的陆思慧,赵晋琛笑了,冷硬的脸上春风得意。

  贴在她的耳边低低的,充满宠.溺的说了句,还不忘往她耳朵里吹气。

  “好痒,你真坏。”

  陆思慧想推开他,赵晋琛手疾眼快,把她的手俘虏了,放在薄唇里轻轻咬了一下。

  “别这么粗鲁,温柔点。”

  “你.....”

  陆思慧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赵晋琛,她觉得自己有些不认识他了,这是那个一直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赵晋琛吗?

  前世他是自己可望不可及的高山,今生怎么变成温柔多情的丈夫了?

  “媳妇,我给你做了小米粥,还煮了鸡蛋,昨晚太疯狂了,把你累坏了,给你补一补。”

  赵晋琛笑着勾了她鼻尖一下,媳妇这呆萌看着他的样子,太可爱了。

  若不是要急着去单位,他非拉着她晨练不可。

  “应该我做饭的。”

  陆思慧讪然,哪有当媳妇的,每天早晨还得丈夫给做饭,在这时候很少见的,

  “你贪睡,我只能勉为其难了。”

  赵晋琛好笑的看着内疚的陆思慧,故意逗她。

  “啊?那以后我早点起来。”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