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啥来啥,王大娘直接要围脖了,她其实是想看看思慧脖子上的伤好了没有?

  “呃,是一样的,晋琛托您媳妇买的,那个大娘,我得快点去买菜,饿坏了。”

  陆思慧扔下一句就跑,王大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咋感觉她像是心虚呢?

  市场都散了,想买东西都没有,卖猪肉的大哥在忙着收摊,看到她就笑了。

  “你给出的主意不错,我今天试着做了一点,全卖了,还有很多人没买到,着急抢上了。”

  “那就好,以后你能多个收入。”

  陆思慧笑了,心里感叹,她是好心了,以后想买便宜大骨头没了。

  “我这还有点猪肥肠,妹子你要不?”

  “要,馒头有没有?”

  陆思慧想起来,赵晋琛今晚不回来,想买点东西回去对付一口,家里有咸菜。

  “馒头没了。”

  卖猪肉大哥摊摊手,卖的可干净了,这收入比以前多多了。

  陆思慧拎着大肠,到粮店买的挂面,除了这个没别的了,家里还有鸡蛋,做点热汤面条,这肥肠晚上烀了,等明天晋琛回来做给他吃。

  回到理发店,见又有顾客上门了,这是个要烫发的。

  “下班了,明天再来吧!”

  王大娘在赶人,那女人看着有些着急。

  “我是慕名而来的,明天要去参加婚礼,帮帮忙吧!”

  陆思慧心念一动,笑着迎过去:“您是针织厂卢大姐介绍来的吧?”

  烫发赚钱,卢大姐还真帮忙了,她的这模特起效应了。

  “是呀,她烫的头很好看,我们厂里好多人都问,以后都说来呢!”

  那女人看到陆思慧,就知道自己没走错。

  “好,大姐您先洗头,我一天没吃饭了,先煮点挂面吃。”

  陆思慧笑着答应了,理发店八点关门都是正常的,个人买卖,又不是国营工作,到点就下班?

  “行,谢谢。”

  那女人高兴的答应了,自己去洗头,也不挑理。

  “思慧啊!能吃得消吗?钱不是一天赚的。”

  王大娘拉着陆思慧的手劝她,中午她回家吃饭了,给思慧带来,她都没时间吃,太辛苦了,这钱不好赚。

  “大娘,放心,我年轻,身体好,您回去休息吧!帮我一天忙了,真不好意思。”

  陆思慧感激王大娘,她得找一个学徒工,不然自己忙不过来,一个月也不用多开,十块钱应该有人愿意干。

  王大娘是真有点累了,叹气离开。

  陆思慧手脚利索的烧水下面条,打了荷包蛋,不能让自己缺营养。

  在屋里不能爆锅,这毕竟是营业场所,就白水煮面条,放点盐面和葱花。

  就着王大娘送来的蒜茄子,她吃的也挺香。

  “姑娘,可以了吗?”

  看到陆思慧吃完饭,那女人才小声喊她,着急啊!

  “等我簌簌口,吃蒜了。”

  陆思慧不好意思的说了句,服务行业是不可以吃蒜的,可是清水面条吃不进去。

  “没事,我家那口子天天吃蒜,我都习惯了。”

  陆思慧知道她是真着急,快速簌簌口,过来开始干活。

  烫头慢,好在这大姐头发黑不用染发。

  快八点了,总算忙乎完,这大姐显然很满意自己的新发型,毫不犹豫的掏钱付账。

  “我给你用发胶定型,明早若是头发乱了,就用水抓抓就行。”

  陆思慧服务到家,这顾客感激道谢离开,走的时候还说帮着介绍生意。

  关上门锁好,陆思慧拉过布帘,开始盘点一天的收入。

  这时候的钱面额小,钱很零散,计算到一分钱,查起来很麻烦。

  把相同的票面放在一起,这一数下来,一天的时间,几毛钱的堆积,就一个烫头的,她竟然收入了二十多块钱?

  看着自己汗水换来的钱,她笑的分外灿烂。

  别人一个月上班,才赚三十多块,她一天就二十多。

  这还是第一天,若是烫头的多了,那钱就更多了。

  把钱收好,她很想躺下睡觉,但是还有肥肠没有洗,又忙乎一个小时,把肥肠洗干净煮熟,这才躺下睡觉。

  人累了,沾枕头就睡着了,她觉得心里踏实的很。

  赵晋琛在单位忙了两天,期间丁美娇又来找了他一次,他明确告诉她 ,今生自己都不会离婚,他俩有缘无份。

  丁美娇又是哭着走的,他觉得自己很残忍,但是没办法,不快刀斩乱麻,对丁美娇更不好。

  可就因为他的快刀斩乱麻,态度生硬,使得丁美娇心里开始恨他,执念越发深了,以至于后来做出一件错的离谱的事。

  今天单位工作完成的早,赵晋琛骑着自行车回家,这还是王大爷借给他的,一连骑了好几天,他决定明天跑步去单位。

  两天没看到媳妇了,他很担心她身体,至于理发店的生意,他不认为会有多好。

  可到了家才发现,有人在烫头,有人在理发,凳子上还有顾客等着,小小的理发店,人满为患。

  屋里多了一个帮手,小姑娘不大,看着就十五六岁,倒是挺勤快。

  “欢迎光临,您先坐这等一会儿。”

  小姑娘看到有人进屋了,忙迎上来招呼,热情的很。

  “小娟,那是你姐夫。”

  陆思慧很满意自己找的学徒,聪明伶俐还勤快,教什么说一遍就会,笑着给俩人介绍。

  “姐夫好。”

  小娟是个嘴甜的,听到陆思慧说,她马上改口,笑的很亲切。

  “你好。”

  赵晋琛淡淡的回了句,有些犯愁的看着媳妇,自己小打小闹的算了,咋还雇人了?

  “晋琛你等我会儿,等忙完手中的活,我就给你做饭。”

  陆思慧边给顾客理发,边和赵晋琛说话,没发现正理发的年轻男顾客,眼神黯淡了。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