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晋琛要在根本上帮小娟解决问题,光还钱了,这小子也未必能放过小娟,他不能天天护着她,不在的时候,孩子就危险了。

  “不用了吧!我们啥时候敲诈了,你是大男人不能护着你小姨子赖账。”

  歪嘴男吓得开始狡辩,还威胁他。

  “走。”

  赵晋琛懒得和他多说上去抓人。

  “哥几个,咱们忍吗?”

  昨天忍了那个男人,花了九块钱剃了三光头,今天再忍了,二十块钱没了是小事,漂亮媳妇也没了。

  “干。”

  瘦竹竿磨磨牙,三人还打不过一个?

  “干?”

  矮胖子有几分胆怯,赵晋琛掰动手腕,眸光变得冷厉起来。

  “小娟,你回你姐那去,这危险。”

  他让小娟离开,一会儿打起来,害怕碰到他。

  “姐夫,咱们走吧!"

  小娟害怕的拽他,眼看着那个瘦竹竿拿出一把杀猪刀,这是要出人命了。

  “出去。”

  赵晋琛自然也看到了,决定一会先收拾瘦竹竿。

  小娟慌忙跑出去找陆思慧,心里吓得咚咚跳,姐夫真出事了,她对不起思慧姐。

  “思慧姐,不好了。”

  陆思慧在屋里忙着切辣椒,打算给赵晋琛溜肥肠,昨天看他挺喜欢吃。

  小娟冲进屋里就喊,她吓的差点切了手。

  听清楚后,她皱眉问她:“出什么事了?”

  “我姐夫和三个流氓打起来了。”

  小娟气喘吁吁,说话都在哆嗦,到底是孩子,她就算是表现的再像大人,这个时候也吓坏了。

  “你去报警,我去看看。”

  陆思慧还算冷静,赵晋琛什么身手他清楚,拎着菜刀冲出去,必要时刻,她要英勇护夫。

  小娟这才反应过来,急匆匆的往派出所跑。

  胡同里,赵晋琛动作快如闪电,他是会武术的人,出手狠辣,直接掰断瘦竹竿的手腕子,杀猪刀落地,瘦竹竿杀猪一样惨叫。

  矮胖子吓得掉头就想跑,被赵晋琛踹在腿弯,趴在地上狗吃屎。

  歪嘴男身强力壮,战斗力比这两个强多了,还能和赵晋琛打两下。

  可是他的动作就是使用蛮劲,也没经过训练,自然没有赵晋琛厉害了。

  几个照面下来,就被赵晋琛拧着胳膊趴在地上,和瘦竹竿开启高低音的惨叫模式。

  陆思慧拎着菜刀冲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笑着靠在胡同口,她咋忘了她男人是练武的人?

  几个小毛贼能耐他何?

  月色照过来,陆思慧才发现这是三个老熟人,大哥收拾他们一顿给剃光头,本以为能老实改过。

  一天的时间又开始出来蹦达,这次她剃的光头怕是要派上用途了。

  省的警察还得费事帮他们剃了。

  这边战场刚刚结束,那边小娟就带着警察赶来了,借条上写着利滚利的字样,这就是放高利贷,外加想调戏小娟,威胁恐吓,判刑是难免的了。

  瘦竹竿拎着断手腕和警察告状:“警察同志,他把我手掰断了。”

  “地上是他持刀行凶的罪证。”

  他倒是提醒赵晋琛了,带刀是凶器,三人是团伙,在量刑方面会重判。

  “同志,谢谢您,麻烦和我们回去做一份笔录。”

  警察对赵晋琛尊重的敬礼,以一敌三,还是带着凶器的,也许是上过战场的英雄。

  “好的。”

  赵晋琛回了一个礼,看了媳妇一眼,不能帮她做饭了。

  小娟是受害人,自然得去公安局做笔录,这个为祸一方的团伙被打掉了,赵晋琛功不可没。

  陆思慧开心的回家,前世她就崇拜他,现在亲眼看到他的勇猛,自然更崇拜了。

  做了两个菜,大葱炒鸡蛋,溜肥肠,她还把酒准备好了,给赵晋琛庆功。

  在他没回来这会儿,把菜放在锅里,她先锁门查钱。

  今天的收入比昨天还多,烫头就四个,加上理发染发刮脸的,收入一共三十八块三毛钱。

  刨去成本,也能赚二十多块,她开心的抱着辛苦赚来的钱,最大的希望是能买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

  不去住单位的家属楼,不想看到那个丁美娇,更不想听那些家属旁敲侧击的说她抢了丁美娇的男人。

  现在还不算忙,过年前才是理发生意最好的时候,那时候希望小娟能出徒,帮她分担一点。

  过完年生意会清淡一个月,正月好好在家里休息一下,二月二剃龙头的时候,那才是从早忙到黑。

  赵晋琛把小娟送回家,回家时在门外就看着屋里亮着灯,他没有马上进屋,而是在门口静静的抽了一根烟。

  这间小小的仓房,陆思慧也能发掘它的价值,辛辛苦苦,却还是笑面人生。

  没有因为条件艰苦而对他抱怨,也不嫌弃他没有钱,自力更生,让他佩服。

  如果家家都能像她一样,就不会有那么多争吵。

  作为科长,他就接待过,来告状的同时家属,都是鼻涕一把泪一把,说的也不是啥大事,就是围绕一个钱字。

  家里困难,希望他能给解决工作,再就是嫌弃丈夫每天都在单位忙,家里的事情不管,自己又带孩子又收拾屋子做饭,太辛苦了之类......

  听的多了,他都害怕结婚,更不敢在家乡找。

  找个城里姑娘,俩人都赚钱,自然就不会吵架了。

  可今天他处理的家庭纠纷,媳妇是城里的,有工作,嫌弃来自农村的丈夫,把钱往家里邮。

  这让他后怕,自己就算和丁美娇结婚了,她也做不到陆思慧这么大气。

  给钱她都不要,就自己努力奋斗,哪怕是最让人看不起的烤地瓜,卖茶叶蛋,她照样做的开心。

  “怎么回来不进屋?菜都快凉了。”

  陆思慧担心他,开门出来看一眼,突然发现他站在门口,还被吓了一跳。

  感觉他有些心事重重,难道又是因为那个丁美娇?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