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的时候,她知道丁美娇对赵晋琛一直不死心,宁可在家里当老姑娘,也不肯随便找人嫁了。

  没事的时候就去找赵晋琛哭鼻子,然后他回家就是这样心事重重的抽烟,不理她,不和她说话。

  没有得到,都怕失去他,现在他对她那么好,突然告诉她这一切都是海市蜃楼,都是她自己幻想出来的,

  她会受不了的。

  “思慧。”

  在她心里难过,胡思乱想的时候,被拉进一个宽大的臂膀中,凌乱的心一下子就回归平静,她温柔的笑了。

  “我给你做了溜肥肠,你喜欢吃的,还给你买了酒呢!”

  她温柔起来,那声音就是最好听的百灵鸟,在你的耳边轻声的对你歌唱,能让你陶醉其中。

  “好,回家。”

  赵晋琛笑了,推开她,牵着她的手走进屋里。

  执子之手携子到老,此刻陆思慧看着他的大手,心里默默念着这句话。

  前世她爱情失败,对这句话是唾弃的心,认为一切都是假的,根本就没有爱情,有的只是利用。

  那时候她真的偏激了,仇恨让她忘记美好,看到的都是灰暗。

  “吃饭吧!”

  陆思慧把放在锅里热的菜端出来,大米饭味道香喷喷的,诱.惑的人味蕾大开。

  赵晋琛心里高兴,接过碗开心的大块朵硕,溜肥肠很香最下饭,再配上一杯白酒,他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很幸福。

  “思慧,你和谁学的做饭手艺?”

  赵晋琛觉得陆思慧有很多事情他都是才发现,例如做饭的手艺,他.妈可是说过陆思慧在家啥活都不干,又懒又馋,就知道打扮自己,沾花惹草。

  “村里过年杀年猪,我就在旁边看着,想学就能学会。”

  陆思慧眼神闪动了一下,长密的睫毛垂下,盖住眼里的心虚,害怕赵晋琛发现她是在撒谎。

  “那你这理发又是和谁学的?”

  赵晋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村里杀年猪他赶上过一次,根本就没有溜肥肠这道菜,就是猪肉,骨头,酸菜,血肠,再加上点粉条.土豆炖一大锅,然后每家吃一顿,分一点肉,哪里会给做那么精细的菜?

  “我这次去四天,就是为的学习烫发技术,至于理发,推子很好用。”

  陆思慧头垂的更低,说话的声音也小了,明显底气不足。

  “推子很好用,我怎么不会?”

  赵晋琛看到媳妇心虚的样子,这酒杯就放到桌上,锐利的眸子,盯着她看。

  “你会的武术我还不会呢!”

  陆思慧干脆放下碗抬头看着她,清澈的眸子里倒映着赵晋琛带着怀疑的双眸,她回答的理直气壮,没了刚才的心虚。

  “可也是,说来也有意思,我到钢厂的第一年,看到那时的保卫科长,现在的王厂长打拳,很喜欢,学了不到一个月就熟悉了。

  赵晋琛想了想笑了,陆思慧可能就是聪明,不能拿笨人的思维去想她。

  “就是吗?各路一精,我就是学这些特别快,就说我结婚穿的那衣服,我是送去裁缝店做的,但是看到老裁缝干活,我就学会了,衣服我自己做的,样子也是自己想的。”

  陆思慧笑的有些得意,赵晋琛看着她洋洋自得的样子,反倒不再怀疑了,赞同的点点头,笑着端起酒杯。

  他纯粹是侦察盗窃案的高度警惕性又犯了。

  见他不再追问,陆思慧轻轻松了口气,低头吃饭再不敢多说。

  吃过饭,赵晋琛照例不让她刷碗,辛苦一天,还为他做饭,他也得做点力所能及的工作。

  “思慧,肩膀疼?”

  看到陆思慧坐在床.上揉肩膀,秀眉还微微蹙着,他走过去柔声问了句。

  低沉的嗓音严肃起来冷冰冰,温柔起来,带着令人心动的力量。

  “是有点累了,没想到刚开业就这么多人?”

  陆思慧对他笑笑,小娟可怜,她打算培养她,如果能独挡一面,工资自然就可以高一些。

  “我帮你捏捏。”

  赵晋琛心念一动,过来大手就捏住陆思慧刚刚揉过的位置。

  肤若凝脂,她给他就是这种感觉,就算是现在隔着衣服,他都能连想起自己抱着她时的滑.嫩。

  “谢谢。”

  陆思慧舒服的眯起眼,感觉他的大手很有力量,有松骨的效果,僵硬的肩膀得到了缓解。

  “以后我只要不在单位值班,回家就帮你捏会儿。”

  赵晋琛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手掌**衣服的声音好像是在给他伴奏。

  “嗯,好。”

  陆思慧吸吸鼻子,这些都是她前世可望不可及的,幸福来的不要太快,就怕来得快走的也快。

  时间就这样在温馨中滑过,俩人相敬如宾,这个冬天都不觉得那么冷了。

  今天陆思慧买了蜂窝煤,这是营业厅和卧室连在一起,若是买散煤,通炉子屋里就冒烟,客人没发呆。

  蜂窝煤都是交完钱自己用板车往回拉,赵晋琛这几天出差,自然不能回来帮忙,她只能靠自己。

  板车在雪地上行走,空车拉着都吃力,何况装着一车煤块呢!她的小肩膀被勒的火.辣辣的,一个趔趄摔在雪地里。

  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感觉自己怎么这么没用,头上后背都是汗,寒风吹过透骨的冷。

  抓着车辕站起来,看到蜂窝煤掉地上几块,幸好是大雪地,还好没摔碎。

  手上带着手捂子,这还是晋琛给她的呢!

  捡起蜂窝煤装到车上,继续拉车前进。

  “思慧,你怎么自己去买煤?”

  宁凯旋今天有时间来找思慧理发,到店里就看到小娟,询问才知道她去煤场买煤了,急匆匆的跑来找她,也是急,一路都是跑步前进。

  路上的行人还以为他要执行任务呢!纷纷为他让路。

  “大哥,你怎么来了?”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