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凯旋推开病房的门,声音里透着焦急。

  病房其他的病人家属都不高兴的警告他:“小点声,这屋还有病人呢!'

  ‘对不起”

  宁凯旋举手道歉,走到陆思慧床边看着她,却对上她仇恨的目光。

  “怎么了?”

  他愕然的看着她,他做错什么了?为什么她会恨自己?

  “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

  陆思慧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心里的恨意像是火山喷发,如果有刀,她会毫不犹豫的刺进他心里。

  “思慧,我做错什么了?你判人死刑也要告诉他原因吧?”

  宁凯旋气的猛搓大手,这也就是陆思慧,换做其他人,他不会这么客气。

  “哼,卑鄙小人,我为什么早没有看穿你?”

  陆思慧咬牙切齿的看着他,那些照片都明显是专业人士照的,这年代有照相机的有几家?

  而且照的还是他和自己的画面,显然是有人早就埋伏好了。

  而他的摔倒根本就是故意的,为的就是让对方拍下自己和他的亲昵照片。

  多么可怕,她竟然掉进这种陷阱中,还亏她拿他当亲哥哥,他却这样陷害自己?

  “我卑鄙小人?你说什么呢?思慧你是不是烧糊涂了?”

  宁凯旋从最开始的愤怒中冷静下来,把一切归集在陆思慧的病上,伸手来摸她的额头。

  “走开,别碰我,是不是又想照相陷害我?现在我男人要和我离婚,你满意了?”

  陆思慧拍掉他的手,低声对他怒吼。

  虽然她的声音不大,但是病房这么静谧,屋里的人都听到她说的话了。

  看宁凯旋的目光就带着批判,这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坏?

  “等等,你说啥?我拍照片陷害你?”

  宁凯旋自然也是听清楚了,不过他觉得有些没头没脑,他啥时候拍照片了,又是怎么陷害她了?

  “别装了,那些照片不是你拍的还能是谁拍了?”

  陆思慧冷笑看着他,这个男人她咋就信他是好人了?

  “是你害我姐夫不要我姐的,你是个坏人。”

  陆少涵疯了一样扑上去,对着宁凯旋拳打脚踢。

  宁凯旋一只手就把他按在床上,身上发出煞气,厉声呵斥:“照片在哪里?”

  凌厉的气势把屋里人都吓到了,噤若寒蝉,看都不敢往这边看。

  “这。”

  陆少涵却没有怕,从床底下拿出那几张照片。

  这些他没放在家里,想在姐姐醒了之后问问她,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是她做的吗?

  心里对姐姐是有怨恨的,那么好的姐夫,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但是看到姐姐昏迷不醒,他光顾着害怕了,怕失去唯一的亲人,把照片的事情忘了。

  “他娘的,陷害到老子头上了,思慧你等着,我一定会揪出这个小人,还你清白。”

  宁凯旋看到那几张照片,气的骂起粗口,他的性格,怎么能忍受这种陷害。

  拿着照片转身就走,找到这个人,他打死他。

  陆思慧有一刻困惑,他的样子不像是装的。

  如果是做贼心虚的人,看到这照片会有一刻紧张,眼珠乱转找借口,而他则是暴跳如雷,像是要杀人一样气愤。

  这倒是符合被人陷害的愤怒,但是也不能排除是他会演戏。

  头很疼,她沮丧的靠在床上。

  “姐,你和他没有......”

  陆少涵趴在她耳边问,陆思慧苦笑摇头:“在你心里,觉得姐姐是那种人吗?”

  陆少涵沉默了,姐姐真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人,她爱美,但是清高,不搭理村里的男人。

  对谁都是冷冰冰的,高傲的很。

  三天后,陆思慧出院,这期间赵晋琛一趟没来,王大娘天天来看她,还说要把她怀孕的事情告诉赵晋琛。

  “大娘,求你件事,不要告诉他,我不想用孩子拖住他,这是我自己的孩子,求你了。”

  陆思慧挣扎爬起来,跪在病床上,一遍遍的哀求王大娘。

  “你这孩子,是不是傻呀?想让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爸爸吗?”

  王大娘叹息着,离婚的女人怎么活?谁都来欺负你,嘲笑你,再有孩子,连孩子都跟着招罪。

  “大娘,求你了,我能养活孩子。”

  陆思慧眼神坚决,前世的时候,她能带着有病的小波生活,今生就能带着孩子自己过。

  男人......

  不要也罢,只能让人痛苦。

  “唉,你这是何必呢?”

  王大娘不肯答应,陆思慧后来不得不吓唬她,只要她告诉赵晋琛,她就不活了,带着孩子上吊。

  看着她坚决的神情,王大娘不得不答应,哭着拉住陆思慧的手,可怜她的遭遇。

  赵晋琛这些天一直没回家,自然也不知道陆思慧生病的事,他在等离婚报告批准。

  “赵晋琛,你混蛋,刚结婚你就闹离婚,你咋想的?”

  王厂长拿到离婚报告的时候,直接摔在他脸上。

  那么好的媳妇,又能干,又漂亮,他到底为啥非要离婚?那个丁美娇忘了不行吗?

  “混蛋就混蛋吧!我一定要离婚,求批准,受处分也不怕。”

  赵晋琛是王八吃秤砣铁心了,王厂长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

  “你要知道你是咱厂的有功之臣,前途无量,离婚对你是有影响的,尤其是刚结婚就离婚。”

  王厂长试着再劝他,赵晋琛薄唇紧抿,就是不松口。

  无奈这报告交上去了,自然这样的谈话又被进行了两次。

  他还是坚持离婚,领导没办法,要求把陆思慧带来。

  作为领导,下属后院起火,他们想调节一下,能过就过下去吧!

  赵晋琛开车回到家,看着那小小的理发店,他心里百感交集,像是万剑扎心,疼的他连着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压抑住。

  这时候,他看到一辆吉普车停在店门口,看清楚车上下来的男人后,他愤怒的冲下车。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