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我不追究她,只要离婚就可以了。”

  赵晋琛看到她伸出自己的双手,宁愿被抓起来都要和自己离婚,心如死水,他站起来面色冷沉的对厂办主任说道。

  夫妻一场,他成全她,从此天涯是路人,相见不相识。

  “好吧!晋琛,你够爷们。”

  厂办主任叹口气,拿着离婚报告出去了,情况还要和领导反应,盖章的是领导,他没有权利。

  办公室里就剩下夫妻二人,陆思慧端起杯子,把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看向窗外出神。

  赵晋琛则看都不想看他,目光也看着远处被白雪覆盖的苍山。

  如果人的心能像雪这样干净多好?

  “离婚了,我就不欠你的了。”

  陆思慧的声音幽幽响起,赵晋琛勾唇冷笑。

  “我谢谢你给我戴帽子。”

  他这纯粹是自嘲,讥讽自己,任何一个男人都忍受不了,何况是他。

  陆思慧扭过来,眸色深深的看着他:“我只说一遍,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我没有背叛你,信不信随便你。”

  她说话的神情带着一股绝望的悲伤,赵晋琛想看清楚时,她又扭脸看向窗外。

  他默不作声,想着她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些照片又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冷笑一下,他怎么会相信一个惯于撒谎的女人。

  “领导批准了,你们从今天开始就不是夫妻了。”

  门开了,李教导员拿着介绍信走进来,单位是第一关,接下来还要去民政局领离婚证。

  赵晋琛接过那薄薄的一张纸,心里像是被压上了一座山。

  陆思慧站起来,对厂办主任鞠躬。

  厂办主任嫌弃的皱眉,迈步走到办公桌后,根本不想搭理她。

  俩人离开单位,开车去城里的民政局,陆思慧觉得自己的心丢了,空捞捞的难受。

  目光看向赵晋琛,真的很想大声对他说,她是被冤枉的,她什么都没有做。

  但是她终究没有开口,因为没有那个必要,那些照片就是铁证,她就算是跪在赵晋琛脚下哭求,他也不会相信她。

  认命了,今生他俩还是没有夫妻缘分,何必强求。

  只是,只是为什么她要把她的心再次交出去,然后看着它支离破碎,痛不欲生。

  赵晋琛从内视镜里看向陆思慧,她望着他的目光带着不舍,难过,还有爱。

  这让他的心狠狠的抽痛一下,喉结大力滚动了两下,想说点什么?却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到民政局拿着介绍信开离婚证,工作人员目光里带着惋惜,俊男靓女,多般配啊!

  而且这刚结婚就离婚,他们是拿婚姻当儿戏吗?

  可是这话他们没法说,有单位的批准,她们只是例行公事的开个离婚证,没权利干涉。

  这时候的离婚证还只是一张纸,写着各自的名字,一人一张。

  陆思慧的手颤.抖着,那薄薄的离婚证,压塌了她的幸福。

  从今天开始,她就不再是赵晋琛的女人了。

  这个想法冒出来,她就忍不住心痛,手捂着心口,踉跄着离开。

  走的时候,没有再看赵晋琛,看了又能怎么样?

  他以后再也不属于她,再也不会在夜晚抱着她睡觉,再也不会为她做早餐,再也不会坏坏的往她的耳朵里吹气,再也不会炽热的亲.吻她......

  害怕看到他眼里的冰霜和冷酷,她逃走了。

  独自一人走在飘雪的大街上,忍了许久的眼泪夺眶而出,她很想找个地方藏起来,让自己可以嚎啕大哭,把前世今生的委屈全哭尽,然后好好带着孩子活下去。

  风雪无情的打在她的脸上,雪被滚烫的泪珠烫化,雪水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流,分不清哪些是泪,哪些是雪?

  脚下的积雪发出“吱嘎吱嘎”难听的声音,果然心情不一样,走在雪地里的感觉就不一样。

  有他陪着叫浪漫,没有他的陪伴叫凄凉......

  她开始笑,大声的笑,不管不顾的笑......

  笑老天和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让她空欢喜,让她变得更痛苦。

  这就是对她的惩罚吧?锥心之痛这四个字她懂了,真的懂了......

  路上的行人都绕着她走,这个女人疯了吧?

  赵晋琛开车离开,眼睛瞪着前方,心里想的却是她踉跄离开的背影,那么倔强,不让自己倒下。

  和她在村里面对亲人和村民的刁难和指责时,表现的一样,努力让自己坚强。

  “吱。”吉普车发出一声尖利的刹车声,他趴在方向盘上,久久没有再发动汽车。

  突然,他抬起头,发动引擎将车拐回去。

  远远的看到救护车来了,有很多人围着,等他开过去,车已经走了。

  “那女人是个疯子,又哭又笑,然后就趴在雪地里了。”

  “啧啧,受刺激了吧!”

  “长得那么漂亮,能遇到啥事?”

  人群里议论纷纷,可惜赵晋琛没心思看热闹,一路朝着陆思慧家里开,路上没有发现人,在她家门口抽了一根烟,苦笑把烟扔掉。

  他真是个傻子,她现在怕是已经迫不及待的去找宁凯旋了吧?他还在这里担心她的安全。

  陆思慧在医院里醒过来,床边站着一个年轻医生,他叹息的开导她。

  “想开点吧!不为别的,也要为了你的孩子。”

  他把那张离婚证书交给陆思慧,她就算是晕倒之后,还死死的抓在手里,可见是离婚刺激了她。

  陆思慧难堪的接过离婚证,默默的叠起来放进大衣兜里,她离婚闹到医院,也是没出息的。

  摸了下肚子,医生的话让她害怕,她紧张的问他。

  “谢谢,医生,我的孩子没事吧?”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