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事,不过你还是要吃点保胎丸,卧床静养,不要太操劳,更不能伤心,孩子比什么都重要。”

  大夫语重心长的劝她,如此漂亮的女人,丈夫都舍得在怀孕的时候和她离婚,这不是人。

  “我知道了,他在我心中最珍贵,为了他,我也会好好活下去。”

  陆思慧眼里闪过坚定,她的小波在她的肚子里,这一生,她要好好保护他。

  既然她注定不能有爱情,那就选择忘记吧!

  下午她开了保胎丸就出院了,回到家就看到焦急的小娟和王大娘,弟弟则不见人影。

  “你去哪了?少涵担心你,出去找你了。”

  王大娘心疼的拉着陆思慧的手,发现她的手像冰块一样凉,人瘦了那么多,带着一种虚弱的,令人怜惜的美。

  “大娘,我去把离婚手续办了,又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医生让我卧床休息,这理发店暂时休息,我要保护好我的孩子。”

  陆思慧笑了笑,她的笑带着一股苦涩,王大娘心疼的鼻子发酸。

  “啊?这店要停业啊?”

  小娟听了很上火,她现在每月有点收入,这个月都能开二十块钱了,如果停业,她家的日子又得和以前一样。

  陆思慧望着她,在她眼里看到了忧愁,想了想也没必要停业。

  “小娟,我这个月要静卧,不关门也行,来人你就理发吧!如果介意的,咱也不深留,烫发的暂时先停下来。”

  这算是为了小娟了,她家的情况,没了这收入,日子没法过。

  “谢谢大姐。”

  小娟眼睛亮了,陆思慧疲惫的笑笑,把药拿进屋里。

  这布帘还是赵晋琛买的,看到就想起他,而且屋里的一切都有他的影子,想忘了他,就要把这些都换了。

  心烦意乱,她选择忽视。

  “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说呢?如果有误会,我和你大爷帮着解释一下不行吗?”

  王大娘跟进卧室,拉着她的手心疼的看着她。

  “大娘,没必要了,相信我的不需要解释,不相信,解释也没用。”

  陆思慧凄然一笑,她想把那个男人从自己的记忆中擦掉。

  “唉,好好的夫妻,听说你们的家属房都已经批了,年前就能搬进去,这就离婚了,太可惜了。”

  王大娘连声叹息,她和儿子说了,但是儿子显然对陆思慧的意见不小,让她不要多管。

  这事眼睁睁看着发展到现在,她却无能为力。

  “大娘,我想买个房子,少涵一天比一天大了,我和他睡一张床也不方便。”

  陆思慧转移话题,这个家里太多赵晋琛的影子,想忘记他,就只能离开,重新开始。

  “买房子?那得五六百块钱呢?”

  “我攒够了,手里有小一千,想买个街面房,方便做生意。”

  陆思慧拿起保胎丸,边说边打开包装扔进嘴里一丸,苦涩的味道充沛味蕾,从口腔传到心里。

  “那行,大娘帮你留意,还是得年后,年前谁卖房子?再说你现在的身子,搬家也不方便。”

  王大娘舍不得陆思慧,有她在,就感觉活的特别有奔头,每天看到她灿烂的笑容,心情特别好。

  “谢谢大娘。”

  陆思慧笑了笑,躺在床上疲惫的闭上眼,王大娘坐在她身边看了一会儿,最后叹息着帮她盖好被子。

  睡一觉,能把难过的事情都忘记也好。

  从这天开始,小娟就当起了大师傅,少涵帮着打下手,他很聪明,为了帮姐姐减轻负担,他也学着给老人理发,少赚点,也能有收入不是。

  在他俩的支撑下,每天的收入也能有十几块钱,烫发没有陆思慧,小娟不敢接。

  陆思慧说不管店里的事,就彻底不管,每天都静静的躺在床上。

  早餐是少涵出去买,一般都是包子,烧饼,豆腐脑什么的。

  中午,小娟若是不忙就做饭,忙的话就只能买着吃,王大娘时不时的过来帮忙照顾陆思慧,看到能伸手的就帮一把。

  “思慧,我今天看到前面那条街上贴了卖房,是街面房,位置还可以,附近有百货商店。”

  腊月初三,王大娘兴匆匆的来了,从思慧跟她提起买房子的事,她就告诉王大爷留意,反正不管刮风下雪,他都会出去遛弯,去哪里溜达都行。

  “太好了,我一会儿去看看。”

  躺了半个多月,吃了这么久保胎丸,陆思慧再没有小腹坠疼的感觉,心里的不安才消失。

  现在孩子就是她的命,不能失去他,否则她会崩溃的。

  “你多穿点,大娘扶着你,少涵,你也跟着去看看。”

  王大娘过来扶着陆思慧,招呼陆少涵陪着,她自己怕扶不住思慧。

  这一伸手扶着她,王大娘就感觉到孩子身上都是骨头,这是瘦了多少?

  离婚简直是扒了她一层皮。

  “我收拾一下。”

  陆思慧每天静卧,头发都懒得梳,一天天的没有精气神,这人没了精神,就像是要枯死的树一样,没有生气。

  想到可以离开这个满是赵晋琛影子的房子,陆思慧有了支撑自己的力量。

  她要彻底忘了这个让她心痛欲绝的男人......

  赵晋琛回到单位之后,起早贪黑的工作,每天都把自己累的精疲力尽,想用疲惫赶走对那个女人的思念。

  可每当夜晚,她就不请自到,出现在他的梦中,对着他笑,端着溜肥肠让他吃饭。

  这让他有些害怕睡觉,想忘记她,为什么这么难?

  她到底还想折磨他到什么时候?

  今天一早,王厂长来找他,说是上边要来慰问,让他注意做好保卫工作

  赵晋琛沉着脸点头,离婚后他就没笑过,人也看着见瘦。

  “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