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厂长心疼晋琛,但工作该做还得做。

  赵晋琛习惯的拿着钢笔在日志上记下来领导的安排。

  “晋琛,我看你现在孤身一人,是弟妹......用手段逼你娶她,棒打鸳鸯,现在离婚了,你和丁美娇是不是可以再续前缘。”

  王厂长压低声音劝他,陆思慧的事情他也听李主任说了,那么好脾气的人都气的拍桌子,这女人实在是可恨。

  既然用手段逼晋琛娶她了,又反过来嫌弃他没钱闹离婚?这是什么人?

  偏偏妈还说她可怜?因为不愿意看到她,这段时间他都没回去看父母,现在都犯愁,过年怎么办?不可避免的要看到那个女人。

  “不,我最近什么都不想,只想把工作抓上去。”

  赵晋琛听了厂长的话,深邃的双眸没有一丝波动,就好像厂长说的那个人,他不认识一样。

  “何必呢!为了那么一个女人,折磨自己值得吗?”

  王厂长生气的问他,赵晋琛只是抬眸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显然他不愿意提起陆思慧 。

  慰问团来的前一天,丁美娇跑到思慧理发馆想盘头发,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

  “不好意思,我们暂时只能理发,我们老板生病了,不能盘头烫发了。”

  屋里只有一个小姑娘,听到丁美娇的来意后,歉意的说了句。

  “病了?”

  丁美娇一挑漂亮的眉梢,眼底闪过一丝趣味,目光朝着布帘后望去。

  “是的,抱歉了。”

  小娟一直陪着笑脸,以为这位顾客能自行离开呢!没想到她往帘后走去。

  “什么病啊?连盘头都不能了?”

  “哎,同志,您别进去。”

  小娟皱眉,里面属于私人地方,怎么问都不问自己往里走?

  她过去拦着,但是晚了一步,丁美娇已经走进去了。

  “人呢?”

  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小娟,屋里空无一人,床.上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床单也拽的平整。

  有意思的是,被子枕头是两套,那就证明还是两个人睡在一起。

  她的秀眉忍不住蹙起,手下意识的收紧。

  “出去了,您到底是要盘头,还是找我们老板?”

  小娟发现这个女人眼里一闪而过的恨意,看着有些不对劲,她警惕的瞪着丁美娇。

  “啊,盘头,既然她不在,那就算了。”

  丁美娇露出完美的笑容,风.情万种的转身,高昂着头,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一般,从小娟的身边走过。

  “大娘,我看可以,我相中了。”

  刚走到营业厅,门开了,陆思慧和一个老太太走进来,她嘴角带着笑意,看着像是有开心事。

  陆思慧今天去看房子,一眼就相中了,小院非常紧凑,左右都有邻居,很安全。

  尤其是门脸根本就不用动,以前就是理发店。

  因为她开业,把顾客几乎都抢光了,老板选择关门大吉,倒是成全她了。

  价格不算便宜,六百块钱,王大娘磨破了嘴皮子,对方也是着急回南方,同意五百五十块钱的价格卖给陆思慧。

  定钱交了,下午去房管所办理过户手续,陆思慧就算是有了自己第一套房产。

  心情好,嘴角自然就带着笑。

  当看清楚屋里站的人后,她脸上的笑意消失。

  “呀,老板回来了,给我盘头吧!”

  丁美娇笑了,声音清脆的对陆思慧说。

  “不好意思,暂时我们这里取消盘头和烫发项目。”

  陆思慧冷然的回答,现在她没心思搭理这个女人。

  “放着钱都不赚,那你吃什么喝什么?都离婚了,谁养活你?”

  丁美娇突然而来的话,使陆思慧眼神顿时变得凌厉起来。

  “这不关你的事,我店里不欢迎你,门在那,请你自行离开。”

  她的话说的很不客气,这么快就来耀武扬威?

  那她是怎么知道自己离婚的,想也知道是那个赵晋琛告诉她的。

  心里愤怒的像是狂风吹过,他太迫不及待了吧?

  前世的时候,离婚后她就和孙国栋走了,不知道赵晋琛最后和丁美娇在一起没有。

  “到底是农村人,太没有礼貌了,我是来花钱的,你要笑脸相迎,你干的就是伺候人的活。”

  丁美娇手指挽着辫梢,脸上笑意更浓,话里带着明显的挑衅。

  “出去,农村人怎么了?你不吃农村人种的粮食?农村人相当于你的父母,吃爹喝娘的,你不知道感恩,回头还嫌弃给你吃喝的人。”

  陆思慧冷笑一声,话说的就不留情面了。

  “你,粗俗不堪,怪不得晋琛不要你呢!用尽手段嫁给他,反过来......啧啧,太不要脸了。”

  丁美娇气的脸都青了,她竟然说农村人是她爹妈?

  人一生气,说话就不经过大脑,直接开骂。

  “滚。”

  陆思慧气的浑身发抖,手指着门赶丁美娇出去。

  “你这女娃,长得挺漂亮,说话怎么这么难听?骂谁不要脸呢?”

  王大娘把陆思慧护在身后,指着丁美娇开骂,欺负上门了,这女娃是谁啊?

  “你肖想别人丈夫,你就要脸了。”

  陆思慧深吸一口气,直接掀开丁美娇的伪装,别当自己不认识她是谁?

  “她是谁?”

  王大娘是个聪明人,听出陆思慧话里有话,忙追问一句。

  丁美娇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不和你这粗俗的人说话,没得脏了自己的眼。”

  说完她转身就往外走,再说下去对自己不利,她怎么知道自己是谁?

  “她是丁美娇,一直惦记我丈夫的女人。”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