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慧没给她逃走的机会,直接扒了她的皮,得便宜卖乖,自己都离婚了,她还来踩一脚,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

  “丁美娇?”

  王大娘愕然了,不是说那个女娃家教好,温柔懂礼貌吗?这看着是挺好看,但是这嘴尖酸刻薄,哪里温柔?哪里有礼貌?

  简直就像是故意来找麻烦的,这是向思慧的伤口上撒盐,这女娃的心太阴险。

  “她跑了。”

  陆思慧冷笑看着丁美娇夺门而跑,那慌乱的样子,像是做了贼似的。

  “哈,看来传言不可信,这姑娘心思不咋好。”

  王大娘撇撇嘴,模样上不如思慧漂亮,心眼还不如思慧好,赵晋琛若是为了她离婚可是瞎眼了。

  “好不好的不关我事,但是来找茬,我也不会客气。”

  陆思慧冷然一笑,本来还蔫蔫的没精神,丁美娇来闹一通,她反倒有了过好日子,不让人瞧不起的斗志。

  “对,干什么客气。”

  王大娘举双手支持,没人发现陆少涵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去干什么了?

  丁美娇匆匆离开思慧理发店,眉心紧紧锁着,怎么觉得陆思慧看她的目光,像是能看透她的想法似的。

  “啪。”

  脑袋被什么砸了一下?

  刚想回头看一眼,就被雪团砸在脸上。

  “打死你,勾.引我姐夫,不要脸。”

  陆少涵团起地上的雪,没头没脑的砸向丁美娇,嘴里还愤怒的大声骂着。

  路上的行人听了觉得有热闹看,都围过来看。

  丁美娇恼羞成怒,一边抬手挡着陆少涵砸过来的雪球,一边骂他:“神经病。”

  “你才神经病,狐.狸精,不要脸。”

  陆少涵骂一句,砸一个雪球,少年有的是力气,在学校打雪仗,练就了快速攥雪球的本事,砸人也砸的准。

  “住手,你神经病。”

  丁美娇连招架的力量都没有,边跑边骂他,气的都要哭了。

  “不要脸,狐.狸精。”

  周围看热闹的群众听明白了,也跟着骂起来,还有妇女捡起地上的雪球,一起打她。

  “别听他胡说八道,我都不认识他。”

  丁美娇本来还想过去打陆少涵,这下子见周围的人都跟着指责自己,说也说不清楚,只得落荒而逃。

  陆少涵追着打她,慌不择路的丁美娇穿的是高跟皮靴,一不小心摔倒在地上,脚脖子传来钻心的疼。

  她没有发现,有人把这一幕都看在眼里,嘴角挂着幸灾乐祸的笑。

  “上车。”

  周副科长开着车过来,打开车门把她救上车。

  “这是咋的了?”

  丁美娇看到那些愤怒的老娘们朝着她追,也顾不得其他,赶紧钻进车里,狼狈的刚坐好,就听到周副科长关心的问她。

  “没事,碰上个神经病。”

  丁美娇惊魂未定,本来是想看陆思慧笑话的,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哦,我送你回去吧!”

  周副科长没有追问,笑的别有深意。

  “谢谢。”

  丁美娇从上车就在忙着把身上的雪往下扫,这些人太可怕了。

  厂里组织的演出开始了,丁美娇脚脖子肿的走路都是一瘸一拐,但是她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咬牙硬撑着,她是独唱,也不是跳舞,能坚持。

  赵晋琛是保卫科科长,负责秩序,在大会堂前排指挥,工人多有些喧闹,说笑的声音很大。

  “都注意了,不许喧哗,注意纪律。”

  他皱眉大声喊着,周副科长背着手站在他身后,看他的目光带着似笑非笑的感觉。

  “赵科长,今天你以前的对象丁美娇也有表演,我看她好像是崴了脚脖子,你不去慰问一下?”

  见工人们都坐好了,他走到赵晋琛身畔,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

  赵晋琛冷眸扫了他一眼,“帮忙维持秩序,不该管的别管。”

  他的声音里透着威严,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他一直对这个周副科长没有好感,总觉得他说话喜欢阴阳怪气的,不像男人该有的光明磊落。

  “好。”

  周副科长懒洋洋的答应一声,却还是背着手没有动。

  丁美娇坐在台上的大幕后,一双眼睛痴痴的看着那个眉目冷峻的男人,忍了这么久没有来找他,就是等今天惊.艳出场,让他一见倾心,从新追求她。

  心控制不住的急.促跳动,像是有只小鹿在胸膛里乱撞。

  以往登台演出,面对多大的领导她都没有紧张过,今天却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放到哪里?

  “丁美娇,你还不去化妆,在这干什么?”

  工会唐会长走过来,现在台上是报幕员在报幕,接下来是歌舞开场,丁美娇的独唱在中间上场,然后压轴的时候,她也要出场一次。

  她在厂里出了名人美歌甜,厂长很看重她。

  “我脚脖子崴了,在这儿坐会儿,这就去化妆。”

  丁美娇笑笑,讲明自己的情况,其实厂长已经看到了,她再说一次,不外是想让她知道自己带伤都坚持演出,博一个良好印象。

  “小丁辛苦了,去准备吧!”

  果然,厂长的态度明显有转变,眼神柔和下来,语气也温柔了。

  “谢谢厂长,为人民服务,不辛苦。”

  丁美娇笑的更甜了,语言艺术她掌握的非常好,嘴好才能得到重视。

  赵晋琛心烦意乱的坐在台下,发现一点看歌舞的心情都没有。

  脑海里总是想着陆思慧踉跄离去的身影,还是那么倔强,不肯服输。

  她竟然都不用他送她?心里越想越烦,恨自己没志气,想一个背叛自己的女人。

  他关心她的时候,她没准正和宁凯旋在一起笑呢!

  双手放在膝盖上,用力握紧,关节发出咯咯的响声,他只要想到那个没良心的陆思慧,心就一阵绞痛。

  台上在报幕, 工人们都兴高采烈的看着。

  “下一个节目,由丁美娇同志独唱‘人人都说家乡美。”

  #####谢谢大家的支持,男主设定改了,不是军人,改成工人,给大家带来的阅读不变,还请谅解,卖萌求推荐票,每天都有免费的推荐票,麻烦大家动动发财的小手,投一下推荐票,有月票的也投给月伢吧!看在我这么努力更新的份上,爱你们么么哒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