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哗哗。”

  会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有一半人都知道这个丁美娇,唱的好听,人长得也美丽,赏心悦目。

  周副科长边鼓掌,边偷偷观察赵晋琛,发现他精神恍惚,眼睛都没往台上看。

  微微眯起眼,他这是欲盖弥彰吗?怕别人知道他和丁美娇曾经处过对象吗?

  丁美娇忍着脚脖传来的剧痛,咬牙一步一步走上台,她努力不让自己看着瘸,这样疼痛就更加激烈。

  漂亮的双眼看向赵晋琛的方向,眼里带着期望,可看到他都没有往台上望一眼,心情就跌落到谷底。

  深吸一口气,也许他没听到是自己上台了。

  “同志们辛苦了,我为大家带来一首‘人人都说家乡美’,在座的同志们来自五湖四海,在心里自己的家乡一定是最美的,你们说是不是?”

  她清润的声音响起,对着麦克风说着煽.情的话。

  “是,家乡最美,祖国最美。”

  工人们引起了共鸣,纷纷为她鼓掌,大声附和。

  这么大阵势,赵晋琛也被惊动了,忍不住抬头往台上看了一眼,在发现是丁美娇后,面无表情的垂下头。

  看到丁美娇竟然没有一点激动,更没有心动的感觉。

  他的心从和陆思慧离婚那天开始,就已经死了。

  对婚姻和爱情,他再没有任何期盼,此生打算投身到单位建设上,再也不要有儿女情长的牵绊。

  丁美娇要的就是他看到自己来了,但是他的目光只是短暂的停留,双眼没有因为看到她来了而被点亮。

  依然是像死海一样沉寂,像深渊一样幽深。

  心里一阵失望,唱歌的时候情绪就有些不在状态,不时的看向他,赵晋琛哪怕看她一眼呢!她也能开心的表演。

  台下的工人觉得有些不对,吴厂长自然也看出来了,皱眉盯着丁美娇,这姑娘有些心不在焉。

  唐会长急的在大幕后团团转,小丁这是怎么了?上台前还激动万分,现在看着情绪不佳。

  唱歌都跑调两次了,等下得批评她。

  “谢谢大家。”

  丁美娇唱完对着台下鞠躬,掌声响起,但是明显没有之前那般激烈,有些应付的意思。

  直起腰的时候,她又看了眼赵晋琛,这人像是老僧入定,只看着自己的脚下,周围的一切都像是于他无关,甚至他都没有为她鼓掌。

  心里泛起一阵委屈,她为了他们的感情付出了了那么多,他就是这样回应她?

  忍着脚踝的刺痛,她走下舞台。

  “小丁,你怎么回事?跑调了不知道吗?'

  唐会长迎上来教训她,当看到丁美娇眼里的泪花时,他止住教训,声音转为关心。

  “怎么了?”

  “脚脖子很痛。”

  听到他问,丁美娇的眼泪刷的就流下来,哭的抽抽搭搭,委屈的很。

  “去休息吧!脚脖子崴伤处理不好,对以后有影响。”

  到底是车间主任的闺女,又是厂里的播音员,唐会长也不好说别的,只能柔声安慰她。

  “谢谢唐会长关心,我给厂里丢人了。”

  丁美娇边哭边说,这样子倒真像是后悔自己没表现好。

  其实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是因为什么落泪。

  “不算啥,去休息吧!”

  做错事的人,还能得到会长的关心,一旁其他演员,有些气不过,如果她们演砸了,肯定被批评,还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流两滴眼泪,啥都解决了。

  赵晋琛如坐针毡,这演出怎么还没完了,听着音乐,听着歌声,他觉得太呱噪,让他本来就烦躁的心情,更难受。

  像是被人用锯在割,真想拿棉花把耳朵塞上。

  台上换了舞蹈,他抬头看了一眼,突然想起自己跟在陆思慧姐弟身后进山,听到她哼着轻快的歌声,没有音乐伴奏,只有林间的小鸟跟着合唱,那简直是天籁之音。

  到S城后,他俩感情好的短暂时光,她心情好也哼着歌,都比台上这些歌曲好听多了。

  他每每听了,都陶醉其中,然后走过去搂住她的腰,在她的脖颈处埋下脸。

  闭上眼享受她的歌声,每当这个时候,陆思慧都扬起手摸着他的脸颊,嘴角噙着笑,然后勾住他的脖子,俩人深情接吻。

  嘴角忍不住扬起,她的唇很甜,像是醇香的白酒,让他流连其中,乐不思蜀。

  周副科长一直偷偷看着他,见他低头自己在那乐,眼神里带着笑意,好像是回忆什么美好的事情一样。

  眯起眼,刚刚可是丁美娇唱歌,然后眼神一直望着他,这会儿他在笑,一定是想着和丁美娇的事。

  眼神里闪过鄙夷,悄悄往地上啐了口,道貌岸然,什么东西?

  一阵激烈的鼓声,把赵晋琛从甜蜜的回忆里拉回来,抬头看到文工团的姑娘们台上在敲鼓,有几个工人表演红绸舞,很有气势,附和男人的身份。

  “周副科长,看着点,我去趟厕所。”

  赵晋琛心里像是被压了一块巨石,恨自己又想陆思慧,决定出去抽根烟,平复一下心情。

  “是。”

  周副科长双眼泛光,笑着答应,声音很大。

  “小点声。”

  赵晋琛皱眉瞪了他一眼,台上在表演节目,他这样大声喊,所有人都看着这边。

  “对不起,习惯了。”

  周副科长陪着笑脸解释一句,认错态度特别好。

  赵晋琛看看他没有再多说,从座位上起身离开。

  走到会堂外,他掏出皱巴巴的香烟,在手背上磕了磕,抽出一根来点燃,深深吸一口,缓缓吐出,

  看着那被寒风吹走的白烟,眼神又一刻恍惚。

  这烟还是陆思慧给他买的,她还钱,他不要。

  她就给他买烟,偷偷往他的口袋里放钱,每当他回家,她都给他做好吃的,说他辛苦了。

  心里一阵刺痛,将手里的烟狠狠摔在地上。

  “你怎么了?”温柔的像是能滴出水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