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晋琛回头看了眼,见是丁美娇,扎着一条红色的围脖,更衬得肌肤粉.嫩,心神有一刻恍惚,他也给思慧买了一条红色的围脖,可离婚那天她没有戴,也许是被她扔了吧?

  眉心皱了皱,收回目光,淡淡的说了句“没事。”

  “晋琛,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漠?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差点结为夫妻的恋人,不是那个女人利用手段,你能娶她吗?”

  丁美娇见他态度这么冷漠,委屈的冲他低声质问。

  把错误都推到陆思慧身上。

  “过去了,不要说了。”

  赵晋琛心里又是一阵烦躁,不愿意再提陆思慧。

  “不,我要说,明明咱们是相爱的人,她卑鄙无耻,把你抢走了,然后还......晋琛,我不在乎你结过婚,我还......爱着你。”

  丁美娇的情绪很激动,就差破口大骂陆思慧了,说到后面羞答答的对赵晋琛表白。

  在她的心里,自己是个大姑娘,他是结过婚的二婚头,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不敢追求自己。

  所以,她把话说的明白,我不在乎你结过婚,并大胆的表达自己心里的爱意。

  赵晋琛蓦然看向她,按理说以前他对她也是有好感的,不然也不会决定和她结婚。

  可为什么听到她的表白?心里没有一点开心,反而是想离开,逃避她的热情。

  “丁美娇,别说了,以前算是我对不起你,忘了我吧!你值得更好的男人。”

  他说完转身往会堂里返,丁美娇不甘心他就这么离开,一把拉住他的胳膊。

  “不,我不要别人,我就要你,赵晋琛,我的心里没有别人的位置,满满的都是你。”

  这番表白在当时的年代算是非常大胆直接了,丁美娇为了得到赵晋琛,也真的是什么都不顾了,骄傲,自尊,她都可以不要,面前的男人她必须得到。

  “不要说了,我这辈子不会再结婚。”

  赵晋琛不耐的抽回胳膊,迈开大步走进会堂,看都不再看她一眼。

  拒绝的话说的又干脆,又冷漠,完全不留一点余地,更没有欲纵故擒的意思。

  丁美娇的眼泪珍珠断线般落下来,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将她一颗真心放在地上踩,没有一点怜惜,看她的目光,和看陌生人没什么两样。

  “科长回来了?”

  周副科长一直抻长脖子朝门口看,不是碍于赵晋琛临走的吩咐,他都想跟过去看看。

  也就是一直关注着,他看到丁美娇出去了,本以为赵晋琛会借故在外面多呆一会儿,没想到他回来的这么快?

  “嗯。”

  赵晋琛哼了一声,坐回自己的座位,淡漠的目光不耐烦的扫了眼台上,这演出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有这时间还不如去睡觉,敲锣打鼓,吹拉弹唱,吵的他头疼。

  丁美娇在会堂门外哭的伤心欲绝,手握拳头砸着门框,恨赵晋琛无情,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

  陆思慧办好过户手续,对方要求给三天时间搬家,她答应了,正好她也要收拾一下。

  那边有牌匾,但是没有她这边的牌匾好看。

  想到马上要过年了,如果店搬家,老顾客找不到,决定还是自己和少涵搬过去住,这边的店还营业。

  等过完年,把牌匾弄一下,屋里刷刷墙,再置办点东西,然后搬过去。

  “思慧,那房子还不错,就是贵了点,我看五百还差不多,她是看你喜欢才抬高价格的。”

  王大娘来帮陆思慧收拾东西,嘴里还碎碎念着。

  “没事,贵不了多少,她还给我留家具呢!细算我还便宜了。”

  陆思慧笑笑,做人不能太小心眼,那么好的位置,她们是不知道以后的价值,知道了,翻一倍也不会卖。

  “也是,你这啥都缺,她把家具,锅碗瓢盆留给你,也能当用。”

  王大娘点点头,陆思慧现在用的基本上都是她家的,自己就有碗盘和一个大闷罐。

  如果要全置办齐了,再有二百块钱也不够。

  “大娘,走之前想请你和大爷出去吃顿饭,感谢你们一直对我的照顾。”

  陆思慧拉着王大娘的手,老人家对她的关心,和老家的干妈一样。

  不是已经有干妈了,她真想认了王大娘。

  “唉,你这孩子,我和你大爷心领了,要说请吃饭,我和你大爷请你,来了这几个月,我们吃你的东西多了。”

  王大娘有些舍不得,眼里就泛起了泪花,这人还没走呢!她心里就难受。

  这要是她亲闺女,得心疼死,哪有这样的?结婚这么短时间就离婚,还怀着孩子,她怎么忍心吃她的饭。

  “过年,我打算回趟老家看看我干妈去。”

  陆思慧看着王大娘,突然很想干妈,她想到她怀里放肆的哭一场,把心里的委屈痛苦,说给她听。

  “你还有干妈?唉,我和你大爷本想认你做干闺女的,既然你有就算了。”

  王大娘眼里闪过一抹黯然,多好的闺女,她没这个福气了。

  陆思慧握紧她的手,把头靠在她怀里:“大娘,在你身边我也觉得像是在妈妈身边,我妈死的早,别人都说我是不详之人,哈......是真的,我也觉得自己是,我就不该回到这个世界。”

  陆思慧幽幽的说着,如果妈妈活着,她是不是就不会这么苦?

  “孩子,你真是心疼死我了。”

  王大娘眼泪掉下来,这一刻她感觉到陆思慧的绝望,悲伤,无助。

  这些天她一直表现的很坚强,不肯流眼泪,也没有说一句埋怨赵晋琛的话,这么好的女人,打着灯笼都不好找,人啊!咋就不知道珍惜呢!

  “思慧。”门开了,宁凯旋走进来,陆思慧看到他,顿时收起悲伤,竖起一身刺。

  #####写几章的时候哭了,心里很难受,别急着骂,往后看,爱情是有波折的,婚姻也一样,没有经过磨合,离别,就不知道珍贵。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