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慧气愤的看着他,自己有那闲工夫去告他吗?保胎就保了一个月,丁美娇跑来向她叫嚣,她都没和她计较,能去告赵晋琛?她有那么无聊吗?

  “别装了,你弟弟追着打丁美娇的事情,好多人都看到了,你弟弟喊丁美娇是狐狸精,这事有没有?检举信里都写着呢!”

  王厂长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一些。

  估计会找他们对证,她们的话,能决定赵晋琛在单位的生涯是不是会结束。

  “我弟弟追打丁美娇?”

  这事陆思慧真不知道,她弟弟算是一个胆子不大的人,怎么敢去追打丁美娇?

  二叔家那么欺负他,他都不还手。

  “你还装糊涂?他没有你的指使,能去打她吗?”

  王厂长皱眉瞪着她,这女人城府太深了吧?

  “姐,买到票了,今天晚上的卧铺。”

  陆少涵下了公交车就看到姐姐在店门口站着,跑步过来,笑着把手里的两张车票拿给她看。

  “王大哥。”

  面对王厂长的时候,他礼貌的喊了一声。

  “少涵,你告诉我,是不是追着丁美娇打了?”

  陆思慧严肃的看着弟弟,陆少涵楞了一下,接着像是做错事一样低下头

  “她那么欺负你,我气不过,就用雪球打她了。”

  “骂她狐狸精了?”

  “是。”

  陆思慧追问一句,陆少涵回答的声音更小了。

  但是可以肯定,王厂长没有说谎。

  “对不起,我弟弟岁数小,他不懂事,这件事是不是闹大了?”

  陆思慧深吸一口气,没有再说弟弟,他也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是看向王厂长。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因为你的诬告信,赵晋琛被抓起来了,夫妻一场,你为什么这么狠心?”

  见陆少涵承认打丁美娇的事,王厂长更加认为是陆思慧写的那封匿名信。

  “不是我写的,我会去找领导,你帮我。”

  陆思慧想了想,冷静的抬眸看向王厂长。

  这个时候能帮赵晋琛的只有她了,夫妻一场,这话没错,他还曾经救了自己几次,算是报答吧!

  就算不因为这些,看在他是自己肚里孩子的爸爸份上,她也不想让他背上作风不好的名声。

  “你想干啥?还想找领导告他?”

  王厂长气的眼珠都红了,这女人是想把人逼死不成。

  “不是的,你误会我了,我是想去帮他证明,信绝对不是我写的,估计是他的竞争对手,他被拿下去了,谁会顶替他?匿名信上也有笔迹,不可能查不出来。”

  陆思慧没有因为王厂长的态度而生气,反而是越发冷静的跟他解释。

  把自己心里想的,分析给他听。

  “你说的是真的?你真跟去帮他证明?”

  王厂长怀疑的看着她。

  “像您说的,夫妻一场,我也不想看到他倒霉,放心吧!我弟弟我也会带着,如果问起丁美娇,我弟弟也会证明,是她来找麻烦,他才追着骂她的。”

  陆思慧已经飞快的想好该怎么说,少涵打丁美娇的事情,大街上应该有人看到。

  那说话就要注意分寸。

  “好,现在就去,我听说你们买的今晚的票,那就宜早不宜迟。”

  马上过年了,王厂长不希望自己的手下背负不白之冤。

  “我先把东西给大娘送进去,马上就出来。”

  陆思慧拎着东西进屋,说了两句话,直接跑出来,跟着王厂长走了。

  王厂长带她找到支部书记兼厂长 ,正好对方也想找陆思慧。

  “您好,领导,我是赵晋琛的前妻。”

  她大方的介绍自己,引来领导的侧目。

  面前是一个漂亮的小媳妇,眼神清澈如水,神情淡定,没有一般女人的胆怯,落落大方,气质不俗。

  “你好,有点事情想和你核实一下。”

  “好,您说。”

  屋里的谈话,王厂长听不到,急的叼着烟在走廊里来回走,转的勤务员的眼睛都花了。

  “王厂长,要不您坐会儿。我给你倒杯水?”

  “不用,你忙你的。”

  正说话间,陆思慧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脸色有些疲惫。

  在关门间,看到吴厂长面色黑沉,看她的目光带着凌厉。

  王厂长紧张的迎上去,后悔带她来了,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反倒坐实了晋琛婚内和人鬼混的事。

  “你和吴厂长咋说的?”

  “我说了都是我的错。”

  陆思慧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一个女人连着两次对着领导说自己使计谋和赵晋琛结婚,然后嫌弃他穷和他离婚。

  至于丁美娇的事情,她说那是赵晋琛以前的对象,结婚他就告诉她了,也再没有来往。

  至于陆少涵追打丁美娇的事情,她说是因为丁美娇盘头不满意她的手艺,俩人发生了口角,弟弟生气才那么骂她的。

  这样一来,丁美娇和赵晋琛都不是坏人,只有她一个恶人。

  领导自然没有好脸色给她,甚至是怒气冲冲的说她怎么可以这样?

  把婚姻当成跳出农村的跳板,翅膀硬了就和赵晋琛离婚,简直是思想品德败坏。

  她就默默的听着,心里苦涩的像是吞了黄连。

  她不欠赵晋琛的了,为了他当了一个卑鄙无耻的女人。

  不过被骂也不冤,前世的她就是这样,今生不过是听听前世的骂声而已。

  “真若是这样说还好了。”

  王厂长听完舒了口气,接下来就看吴厂长的意思了。

  当天,赵晋琛就被放了出来,他还以为是领导调查清楚了,心里很高兴,

  清者自清,他就没有做过,怕什么诬告。

  王厂长晚上的时候来他办公室找他,语重心长的说了句。

  “晋琛,这次,你要多谢一个人。”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