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谁?”

  赵晋琛看着王厂长,见他意有所指的看着自己,突然恍然大悟。

  “是思慧吗?”

  他试探着问了一句,因为他不敢相信是她,甚至,之前还想过,也许是她为了报复自己写的匿名信。

  “是她,被吴厂长一通教训。”

  王厂长苦笑一下,现在他相信自己冤枉陆思慧了。

  “怎么会?”

  赵晋琛颓然坐到凳子上,她是因为背叛他,对他愧疚吗?

  所以才来帮他解围?或者说,她还对他有感情,后悔了?

  想到这个原因,他心里竟然有一丝丝期望,想去看看她。

  可......

  去看了她说什么?复婚吗?他能忘记那些照片吗?

  这些日子他过的很痛苦,用苛刻的训练麻醉自己,在大雪地里站着发呆。

  发现她如影随形,不管走到哪里都能看到她。

  因为她的模样已经刻在他的脑海里,根本无法忘记。

  “是呀!开始我还以为是她写的匿名信,不过她提供了一种可能,谁有可能对你现在的位置取而代之,谁能因为你的事得利?”

  王厂长把陆思慧的话说给赵晋琛听,他觉得她这个分析很聪明,不像是一个农村姑娘所能想到的。

  “她还说,可以对照匿名信的笔迹,找到人不难。”

  王厂长对这点却是无能为力,想找到匿名信的幕后人,就要拿到那封信。

  而单位为了保护举报者,是不会把信拿出来给被举报者看的。

  除非能证明对方是诬告,现在这种情况下,说是诬告也行,说是正常检举也没毛病。

  因为丁美娇和陆少涵的确在大街上打架,还被很多人看到,对方想怎么说都可以。

  “好在你现在的事情被澄清了,不过陆思慧在咱们家属大院,可是家属中的败类,人人鄙视。”

  王厂长叹了口气,只能不追究,没有其他方法。

  赵晋琛沉默了,他仰头靠到椅背上,她两次用自己的名声保护他。

  他却还在纠结那些照片,拿起棉袄穿上,他要去找她,听她一句解释。

  “干什么去?”

  王厂长拉住他。

  “找她问问。”

  赵晋琛抿抿唇,没有隐藏自己的心思,对老厂长不需要撒谎。

  “她走了,回靠山屯了。”

  虽然他没有说去找谁?但是老厂长猜到了,因为赵晋琛的眼神很纠结,像是在和自己做思想斗争。

  “回去了?”

  赵晋琛皱眉,他没有放假,探亲假用完了,他不能离开单位。

  “是,回去了,是不是看你父母去了?”

  王厂长点点头,也许陆思慧对赵晋琛还有感情,他现在对这女人的看法有些复杂。

  说她不好吧!她又在赵晋琛有难处的时候,毫不犹豫,出手相帮。

  说她好吧!嫌贫爱富,耍手段嫁给赵晋琛,这也实在不是光明磊落。

  但是有一点,父母对她评价一直那么高,甚至在他说陆思慧不好的时候,妈气的都要揍他。

  并且说,家属若都能像她,那职工一点后顾之忧都没有,单位也不用想办法解决家属的工作,住房。

  “也许吧!”

  赵晋琛沉默一下,他根本就不敢确定,他现在竟然有种要失去她的感觉。

  她会不会回去靠山屯生活?再也不来这个城市了?

  可靠山屯对她来说,就是火坑,他开始担心她。

  自己母亲什么样?她的二婶什么样?还有村里那些对她指指点点的村民。

  最让他担心的是那个一直没有抓到,企图侵犯她的坏蛋。

  “行了,别多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过完年,你就可以去党校培训,这个指标差点给别人,再晚两天你的事调查不清楚,我就只能让周副科长去了。”

  王厂长看到赵晋琛担忧的样子,重重拍了下他的肩膀,既然离婚了,就别多想了。

  思慧聪明能干,离开他,也许过的更好。

  赵晋琛听到这个好消息,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笑容,他的心跟着回了靠山屯。

  很害怕村里人知道他俩离婚的消息,思慧的处境会更难。

  陆思慧上火车就开始护着自己的肚子,陆少涵人小但是早熟,他一直在前面帮姐姐开路,不让人碰到她。

  俩人有卧铺,比硬座车厢好多了,人并没有太多。

  陆思慧是下铺,这时候的卧铺并不像现代那样舒服,大声喧哗的人也多。

  东北人嗓门大,聊天的时候,听着都像是在吵架。

  但是人热情,心肠好,爱帮助人。

  陆少涵买的是上铺,主要是因为便宜一块钱,他觉得这能买五个烧饼呢!

  赚钱不容易,他要给小外甥留着。

  “姑娘,能和你换一下铺位吗?我不敢爬上去。”

  中铺是个大娘,她过来和陆思慧商量。

  “大娘,本来是可以的,我怀孕了,之前还有先兆流产,不敢上高。”

  陆思慧为难的看着大娘,她不敢拿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

  “这怀孕了咋还出门?你可真胆大,男人也放心让你出来,都不知道关心人吗?”

  大娘一听没有生气,反倒开始教训陆思慧,还顺道说了她男人不知道疼人。

  陆思慧自嘲笑了,没男人的女人也是有好处的,想出门抬腿就走,没人管。

  可是心里却是苦的很,她宁愿赵晋琛不让她回来,那证明他关心她。

  “我男人是保卫科长,越到年节越忙,我自己回老家,这不是买了卧铺吗?”

  压下心里的苦涩,陆思慧没有说自己离婚了,不愿意看别人异样的目光,问三问四,然后再大骂男人不是东西。

  她不喜欢,就算是离婚了,也不愿意让外人骂赵晋琛。

  对面下铺的男人,自愿和老太太换了位置。

  趴在中铺上,和陆思慧说话,满嘴大葱味,这让她很不舒服。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