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涵跟着姐姐进屋,他想把东西放下再去点灶坑,但是在看到屋里的情况后,他怀疑周大娘已经死了。

  陆思慧不允许他往下说,直接冲到炕边,颤.抖的伸出手,在干妈的鼻子下试了试。

  还活着,她还有呼吸。

  她开始大声呼唤她,连着喊了十几声,周大娘才睁开眼睛。

  她迷茫的看了眼陆思慧:“别打扰我和老头子还有我的建设在一起。”

  浑浊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下,陆思慧抱住她,跟着她一起哭。

  “干妈,不要扔下我,没妈的孩子是根草,建设哥和我干爹没了,我就是你女儿,我给你养老送终。”

  她没嫌弃周大娘身上的臭味,把她抱的紧紧的,希望给她活下去的力量。

  “思慧,你是思慧?”

  周大娘被她抱在怀里,感觉到了温暖,浑浊的双眼看向给她温暖的人。

  当认出这是自己干闺女的时候,她抱着她嚎啕大哭。

  “你怎么才回来,干妈以为不能活着看到你了,对这个世界我没有留恋了,就担心你,能看你一眼,干妈就能放心的去死了。”

  周大娘还是心存死志,生无所恋,儿子没了,丈夫也没了,连孙子,孙女都被儿媳妇带走了。

  偌大的房子,只有她一个孤老婆子,早死,晚死还不都是那么回事?

  活着没有盼头,还不如就死了,也许老天可怜她,能让她见到老头和儿子呢!

  “干妈,咱不死,闺女回来接你去享福,有我在就不能让您饿着。”

  陆思慧掏出手绢,温柔的帮干妈擦眼泪,心疼她的遭遇,希望能用自己的爱让她恢复以前的快乐。

  “跟你走?不,干妈不能拖累你,让我死了吧!我就是个废物。”

  周大娘摇摇头,哭着拒绝干闺女的好心。

  就赵家那个马春妮,能让儿媳妇带着一个累赘吗?别再把闺女坑了。

  “干妈,我离婚了,您若是不要我,那我才可怜呢!”

  陆思慧开始卖惨,她知道干妈害怕拖累自己。

  “什么?他......那个赵晋琛到底抛弃你了,丧良心的。”

  周大娘听了,气的也有精神骂人了,坐直了靠着炕柜,眼珠里也有了生气。

  马春妮悄悄的离开,她刚刚听陆思慧说了没相信,这就跑来偷听,确定是真的时候,她高兴的跑回家。

  “老头子,大喜事......国庆来了,咋还提前拜年啊!”

  她兴匆匆的回家,进门就喊,当看到赵国庆的时候,把话憋回去了,见炕桌上摆着烟和酒,她眼睛笑眯成一条缝。

  这礼物不轻,以前赵国庆来,都是拎只小鸡就算拜年了。

  “嫂子,这可不是我买的,是思慧让拿回来给大哥的。”

  赵国庆没有往自己身上揽功劳,点名这是陆思慧让给赵大山的。

  “哼,那也是我儿子的钱,她有那好心。“

  马春妮听到陆思慧买的,顿时嘴一撇。

  “你想啥呢?你儿子兜里有多少钱你不知道?他大半都邮寄回家了,剩下那十几块钱够一家花吗?你的心眼长歪了吧?这是人家孩子自己赚的钱,晋琛这个小犊子,那么好的媳妇,他还和她离婚?等他回来我打断他的腿。”

  赵大山把桌子拍的山响,冲着媳妇咆哮。

  住着儿媳妇的房子,离婚了,人家还给自己买烟买酒,孩子多懂事。

  媳妇还这样说她,是人吗?

  “她能赚啥钱?儿子不给她,她有钱?”

  马春妮被吓了一跳,谨慎的往后退了两步,才敢说话。

  “嫂子,思慧那孩子还真能赚钱,我以前拉她去县里过,做生意一般人比不上。”

  赵大山说了句公道话,那姑娘是个搂钱耙子(抓钱好手的意思,东北话。)

  “唉,造孽啊!我怎么生了这么个儿子?”

  赵大山气的继续骂。

  “爸,咱们当初就不该逼我大哥娶她。”

  赵晋川跳出来替大哥说话,总算他想明白了,离婚好,他双手赞成。

  “小兔崽子,你会说人话不?”

  赵大山气的抓起扫炕笤帚扔过去,吓得赵晋川转身就跑。

  “爸,她本来就配不上大哥,你打我们,骂我们有啥用?”

  赵明艳高兴坏了,陆思慧离婚了,那就不值钱了,以后再也找不到婆家。

  长得好看有啥用,还不是没人要,在这大山里凄苦过一生。

  “你也给我滚蛋,一个个的没良心,赶紧收拾东西,搬回咱家去,这是陆家的房子,既然她不是赵家人了,咱也别住人家的房子。”

  赵大山边说边穿鞋下地,他没脸呆在儿媳妇的房子里,孩子离婚还想着自己,这让他心里感动,又惭愧。

  觉得赵家对不起她。

  “凭什么?”

  马春妮不愿意搬回去,这房子亮堂又宽敞,家具都新新的,住的多舒服。

  “凭这房子姓陆,凭人家的主人回来了,别废话赶紧收拾东西,晋川你回家烧火,明艳你也赶紧跟你.妈收拾东西。”

  赵大山是一家之主,关键时候,说话谁敢不听。

  “她回来干啥?丢人现眼。”

  马春妮边收拾边骂,赵大山也不搭理他,送走了弟弟,就看着思慧送的烟酒叹气。

  陆思慧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陆少涵把灶坑好不容易点着了,屋里总算有点热乎气。

  姐弟俩开始帮周大娘收拾屋子,周大娘这两天大小便都拉在炕上,陆思慧也不嫌弃脏,让弟弟烧了一大锅热水。

  等屋里温度上来了,她亲自给干妈洗澡,换上干净衣服,让她到炕头暖和着。

  “干妈,您先喝点水,我去做饭,一会儿咱就吃饭。”

  陆思慧看到一直哭的干妈,温柔的帮她擦眼睛,把装着热水的碗放在她面前。

  袅袅升起的热气,点亮了周大娘的双眼,家里总算又有人气了。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