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慧。”

  门外传来一声呼唤,陆思慧听后微微沉吟一下,知道来的是谁?但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他?

  “您来了。”

  那边陆少涵已经开门把人放进来,还喊了赵叔,陆思慧也只得迎出去,但是没有喊爸,也没喊叔,这感觉很尴尬。

  “孩子,让爸进屋不?”

  赵大山手上拿着孩子给买的烟酒,他没脸要儿媳妇送的礼物。

  “您进来吧!”

  陆思慧把门让开,将赵大山请进屋里。

  “亲家来了。”

  喝了热水,心里有了支撑的周大娘,和赵大山打招呼。

  “亲家,您病了这些日子,我们也没好好照顾,对不住了。”

  赵大山叹口气,坐在炕边,周家出事他跑前跑后,也没少帮忙。

  “亲家,快别这么说,如果不是你帮着,我现在早死了,都不能活着见到我闺女。”

  周大娘落下眼泪,每天赵大山都来送点吃喝,这也是他为啥搬到陆思慧家房子住的原因,方便照顾她。

  不过周大娘不想要他的帮助,每天都能听到马春妮指桑骂槐,她听了心里更难受。

  再说,老头,儿子都没了,媳妇也把孙子孙女带走了,活着也没意思,她一心求死,赵大山送来的饭她都不肯吃。

  “思慧,你和晋琛是咋回事?是不是他欺负你,告诉爸,爸去收拾他。”

  赵大山和周大娘寒暄几句,就看向儿媳妇,这才是他最重视的事。

  “爸,我再叫您一声爸,不是晋琛的事,当初怎么结婚的您也知道,他是被逼的,我觉得这样不道德,所以是我提出离婚,和晋琛没关系。”

  陆思慧笑了下,她没有说丁美娇,也没有说被人陷害拍的那些照片,因为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晋琛不相信她,心已经死了,不再想情情爱爱。

  至于这声爸爸,她觉得自己应该喊,赵大山作为公公够意思。

  “孩子,房子爸给你腾出来了,你干妈这屋子像冰窖,还是搬过去吧!”

  赵大山叹息一声,多好的儿媳妇,离婚都不说赵晋琛一个不字,还在维护他。

  自己都没脸在这屋呆,扔下一句,叹息着想离开。

  “爸,这是我孝敬您的,我家也没有人抽烟喝酒,您留着吧!”

  见赵大山把自己送给他的礼物拿回来,陆思慧追出去塞到他手里,这声爸爸喊的感情真挚,看他老人家的目光也带着尊敬。

  他是个好人,一个有正义感的老人。

  “孩子,爸不要,没脸要。”

  赵大山推开她的手,转身走了。

  陆思慧站在屋门口看着老人家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叹息一声转身回到屋里。

  “闺女,你的命真苦。”

  本来周大娘是自怨自艾,觉得自己的命苦,就剩下一个孤老婆子,生无可恋。

  但现在她心疼思慧,刚结婚不到半年就被抛弃了,以后可怎么过?

  “干妈,所以我来接你,不然旁人欺负我都没人管。”

  陆思慧靠在她肩上,说的是可怜巴巴,为的是让老人家一颗心重新有牵挂,这才不至于没有斗志活下去。

  “放心,有干妈在,谁敢欺负我闺女?”

  果然,为母则刚,周大娘为了保护干闺女又升起斗志。

  陆思慧和陆少涵先过去收拾了一下,那边的屋里温暖如春,不像周大娘的屋子那么冷。

  “干妈,咱们搬过去吧!”

  思慧回来找干妈,打算带她过去那屋过年。

  “思慧,干妈不想离开这屋,想在这屋过年,我能感觉到你干爹和哥哥都在陪着我。”

  周大娘却不肯离开了,屋里的一切都是她和老伴赚下的,家再破也舍不得离开。

  “那行,我就陪着干妈在这屋过年。”

  换做一般人听到这话都得害怕,可陆思慧是重生的人,啥都不在乎,她只想干妈高兴就好。

  她和弟弟不管是黑天,还是白天,都不让炉子里的火灭了,大年三十晚上,这屋里也暖和起来。

  陆思慧做了六个好菜,还包了饺子,因为干爹今年没了,所以家里不能贴福字。

  年夜饭,周大娘换上思慧结婚时给她做的新衣服,脸色红润了一些,精神上看着也不错。

  “干妈,闺女和儿子敬你,祝您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陆思慧举起一碗白开水,笑着站起来,陆少涵得到姐姐眼神示意,也跟着站起来,姐弟俩同时喊妈,把周大娘眼泪喊下来了。

  “好,身体健康,干妈为了你俩好好活着。”

  门外传来张秋花的叫骂声,她听孙二丫说陆思慧回来了。

  过年她家吃的还是窝头,儿子作闹骂她,说是她害了他。

  闺女陆思瑶整个人丢了魂一样,肚子里有了三个月的身孕,那边孙国栋已经被判刑了,她这孩子生下来咋办?

  只知道自己愁,家里的事情一手不伸,全靠张秋花一个人,心里的怨气堆积在一起。

  认为都是陆思慧把她家害了,所以得知她回来,就堵门来骂。

  不过她还以为陆思慧是在她自己家,并不知道陆思慧现在陪着周大娘过年。

  “我去骂她。'

  周大娘怒气冲冲的趿鞋下地,大过年的堵门骂人,太欺负人了。

  “干妈,咱不理她,你看外面北风呼啸,她坚持不了多久,咱出去和她骂,灌一肚子风犯不上。”

  陆思慧伸手拉住干妈,大病初愈,身体虚弱,她可不想让干妈为了自己去和二婶吵架。

  张秋华骂了半天得不到回应,眼珠一转,改变叫骂的词。

  “老赵家娶你算是倒霉了,你克父克母,老周婆子因为认你做干闺女也被克的家破人亡,你就是灾星转世。”

  她这句话骂出口,陆思慧脸色就变了,有些忐忑的看着干妈,她会不会因为二婶骂的,恨上自己?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