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妈,您怨我吗?”

  她小心的问了一句,因为干妈的脸色变了,眼神里充满悲伤,她怕失去这个好妈妈。

  “孩子,这都是命,你干爹他们死的时候,你也不在村里,怎么都怨不到你身上。”

  周大娘是伤心的,张秋花简直是在她心里,用刀子猛戳。

  大过年的,她这是作啥?简直就是伤口上撒盐,要人命。

  “张秋花,你想咋的?大过年的堵门骂,你要不要脸?”

  李耀祖听到信跑来,听到张秋花的话气的脸都白了,怎么可以这样说?

  “村长,我劝你还是别搭理那个陆思慧的好,见到她离远点,挨边都倒霉。”

  张秋花捂着肚子,骂了这么半天喝了一肚子西北风,这会儿拧劲儿疼。

  “混账话,赶紧滚家去。”

  李耀祖瞪了她一眼,这二婶当的,孩子都不愿意见她,没事就来找麻烦,这是在哪里听到的信,知道陆思慧回来了?

  “哼,明日我再来骂。”

  村长都来了,张秋花借坡下驴,扭身走了。

  她来骂的目的是不想让陆思慧好过,让她这个年过的丧气。

  “幸亏咱家晋琛和她离婚了,要这样的女人才是倒霉,不知道哪天把咱俩克死了。”

  马春妮做了一桌菜,和闺女赵明艳一起往桌上端,听到张秋花的骂声,她在那儿幸灾乐祸。

  啪。

  “闭上你的破嘴。”

  赵大山将筷子摔在桌子上,这娘们自己当初咋看上的?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咋说那都是自己家的儿媳妇,虽然只当了几天,做老人怎么可以这么说孩子?

  “我说的是实话,你看看周婆子一家多惨,不就是认了陆思慧做干闺女吗?村里人都说,以前还劝过我呢!让咱家早点别要她,那就是灾星转世,谁挨边都倒霉。”

  马春妮还就停不下来了,她现在就想出去放鞭炮庆祝,总算把灾星送走了。

  单位里,赵晋琛要求值班,他是光棍汉,去哪里过年?

  本来值班的应该是王厂长,他看着赵晋琛一个劲的叹气。

  有女人就有家,到什么时候都是这话。

  以前休假赵晋琛就往回跑,每天晚上也是,工作结束就回家,那时候,他冷硬的脸上也少见的有笑容。

  现在可好,整天黑着脸,过年也没有笑容。

  “晋琛,我帮你和丁美娇联系一下吧!你一个人过也不是回事。”

  作为领导,都关心下属,虽然他觉得陆思慧很好,关键时候还来帮了赵晋琛。

  但是她嫌贫爱富,因为赵晋琛没钱就不和他过了,这件事他始终觉得不对。

  “不用,我这辈子就打算自己过了,过完年就上班,也是好事。”

  赵晋琛坚决拒绝,他现在的心里装不下别人。

  有两次他去城里办事,路过家门口的时候,停车看着那个小小的理发店。

  牌匾还是他一刀刀刻出来的,曾经那个小屋里多幸福,多温馨,现在冷清清的,门上是铁将军把门。

  她走了,会不会再也不回来?

  心真那么狠?一点不想保留俩人的回忆?

  送走了厂长,他去食堂过年,大家伙围在桌子前包饺子,值班工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开心的唱歌,有说有笑的过年。

  今天没有那么多规矩,尽情的开心,除了值班的工人,其他人都在食堂。

  赵晋琛与这欢乐的气氛格格不入,每个人脸上都是笑容,可他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穿上棉大衣走出去,把当班的门卫赶去食堂。

  “你进去吧!我帮你值班。”

  “科长,不用。”

  “这是命令。”

  “是。”

  就这样,赵晋琛赶走了门卫,他一个大科长当起了门卫。

  天很冷,北风呼啸的声音像是一个壮汉在哭,天空中飘着鹅毛大雪,明年的庄稼能好,瑞雪兆丰年。

  风夹着雪花砸在脸上,刀割一样疼,只一会儿,身上那点热量就被寒风吹散。

  赵晋琛呼出一口气,看到那热气化作白烟升起,眼前出现陆思慧的笑容,她看他的眼神很温柔,带着一点崇拜,和深深的爱意。

  他剑眉锁紧,用力摇摇头,把她的笑容从自己的脑海中赶走。

  可是没有用,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黑黝黝的眼瞳带着哀伤看着他,好像是在埋怨他的狠心。

  “呦呵,这不是赵科长吗?怎么当起了门卫。”

  宁凯旋穿着大衣,戴着棉帽子站在雪地里,讥讽的看着他。

  今天他是特意来找他的,不为别的,他不想陆思慧误会自己,找赵晋琛问清楚,这段时间的调查也没有结果,他听到匿名信的事,觉得和这个有关系。

  “滚蛋,不是因为我站在这儿,你小子别想好。”

  夺妻之恨,和杀父之仇同样是深仇大恨,他恨思慧无情无义,但更恨宁凯旋勾.引了思慧。

  他才是最可恨的,正在值班,他不能离岗,只能用眼神狠狠的瞪着宁凯旋。

  “你根本就不配做思慧的男人,我和她之间是清白的,那天不过是我喝多了,她去扶我,我摔倒了被有心人拍了照片,我不能让我妹子恨我,一定要调查清楚,你小子要是个爷们,就找出那个人,还思慧清白。“

  宁凯旋气的破口大骂,他本来是想心平气和的和他说,把问题摊在他面前,让他清楚,这一切都是被人陷害的。

  可他见面不分青红皂白的就骂人,明显是不相信思慧,这样的男人,不配得到思慧。

  “谁会那么无聊?你怎么就偏偏那么巧摔在她身上?谁知道你会有这样的动作,准确的拍照?欲盖弥彰,如果我和你老婆抱在一起,说是别人陷害的,你会信吗?”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