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晋琛磨碎钢牙,愤怒的眼里充满红血丝,那是瞪眼瞪的,他这会儿真想拿枪崩了他。

  得了便宜卖乖,说的就是这种人。

  抢走了思慧,然后跑来炫耀,他一定是这个意思。

  事情做下了,他还想标榜自己,说他是无辜的,那我呢?算什么?傻子吗?

  “你呀!脑袋里装的都是屎,思慧说是我找人拍的照片,至少她还知道怀疑一下,你呢?认定媳妇不正经,不配有那么好的媳妇。”

  宁凯旋桀骜的眉拧紧,他怎么就和这个老牛说不明白?

  其实他喜欢陆思慧,离婚了,他可以名正言顺的追求她,这是好事。

  但是他不愿意让陆思慧恨自己,说他是卑鄙小人,这可不行。

  “你滚蛋,不然我不保证自己不会弄死你。”

  赵晋琛咬牙骂了一句,自己不配和思慧在一起,难道他就配了?

  “晋琛,我给你送饺子来了。”

  丁美娇从吉普车上走下来,手里拿着一个用毛巾包裹好的饭盒。

  虽然之前的举报信对她也有了影响,但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个傻女人把事情揽在自己身上。

  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晋琛在一起,给他温暖,给他关爱,他就会知道究竟谁才是对他好的人。

  “呦呵,我说你咋那么急着离婚呢!这才是你离婚的原因吧?赵晋琛,你听好了,你弃之如敝履,我宁凯旋当宝贝,从今天开始我追求陆思慧,一定要讨她做媳妇。”

  宁凯旋看到丁美娇,望向赵晋琛的目光就带着讥讽,照片不是关键,也许就是赵晋琛自编自演呢!为的是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所以就算是没有那些照片,他也会找到别的理由离婚。

  思慧那么好的女人他不珍惜,那他就去爱她。

  “你敢。”

  赵晋琛看都不看丁美娇,他耳朵里只有宁凯旋那句要追求陆思慧,讨她做媳妇的话。

  他不许,他不准,思慧是他的,谁也不能抢走。

  “我不敢?那你是不了解我,这世界上就没有我宁凯旋不敢的事。”

  宁凯旋浓眉挑起,讥讽的看着赵晋琛,他现在有什么资格阻拦?

  转身大踏步的离开,他不想再和这个男人说下去,将来有他后悔那一天。

  “晋琛,别和这个小人一般见识,他俩早有奸.情,把你当傻子。”

  呼啸的风吹来丁美娇的话,宁凯旋的脚步顿住,转身深思的看向那个女人。

  月色下,她看赵晋琛的目光带着几分痴迷,这种目光他太熟悉了,喜欢他的女人都是这样一副花痴样。

  对女人的了解,他可比赵晋琛多,为了得到心爱的人,有时候会不择手段。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赵晋琛也就配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大年初一,公鸡懒洋洋的打鸣,昨晚的炮竹声把它们吓到了。

  张秋花起大早又来堵门骂,身边跟着一个帮腔的,闺女陆思瑶。

  “陆思慧,你把我害惨了,你给我出来。”

  陆思瑶边骂边哭,丈夫被抓走了,独守空房的日子难过,村里人因为他家出了两个放火犯,都对她们指指点点,没人愿意搭理她们。

  甚至没少指桑骂槐的骂她家,真着火全村倒霉,她们心思歹毒。

  肚子一天天大了,她现在很害怕,日子过的紧巴巴,秋收,她家劳力都被抓走了,就她和妈妈赚的那点工分,还不够还村上那二十块钱呢!

  别人家过年吃饺子,她家过年窝头都是金贵的,这日子怎么过?

  怀孕了,胃口大,每天都在饥饿中度过,她恨死陆思慧了。

  “你们娘俩想怎么着吧!”

  陆思慧带着弟弟走出周大娘的屋门,昨天刚回来,她不想惹事。

  三十骂了,初一还来骂,真当她家没人好欺负吗?

  “陆思慧你还敢出来啊!你克父克母,周婆子还敢让你去她家住,你这个害人精,是不是想把所有人都克死了才罢休?”

  见陆思慧终于出来了,张秋花骂的更来劲了,拍着大.腿狂喊,恨不得让全村人都听到。

  “二婶,都说妻贤夫祸少,就因为你的贪心,和赶尽杀绝,我二叔才会被判刑,这房子你到底也没谋划去,做人还是善良点好,别到老了无子送终。”

  陆思慧目光冷沉的看着她,这女人的心是黑的。

  几个月不见,老的都有些认不出来了,头发花白,脸上皱纹多的像个老太太,原先她瘦是瘦了点,但是脸色好,红润的很,现在面色萎黄,带个倒霉像。

  “陆思慧你不得好死,把我家害惨了,勾.引国栋不成,你就诬告他。”

  陆思瑶见母亲被陆思慧气的捂着心口上不来气,她直接开骂,诬陷陆思慧对孙国栋有意思。

  其实她自己心里明白,孙国栋喜欢的是陆思慧,和她在树林苟合的时候,喊的也是陆思慧的名字。

  她是笨,但是架不住天天想这件事,现在明白了。

  表姐为什么会突然去她家,那封信根本就是孙国栋约她的,反过来她给自己送去了。

  然后告诉旁人去抓.奸,害的自己名声扫地,在村里抬不起头。

  现在她就要往她身上泼脏水,让赵家听着,把她赶出门,这才解恨。

  “嗤,你是不是脑袋有病?我勾.引他来我家放火烧死我和弟弟?”

  陆思慧冷笑看着她,肚子都像是扣了锅,最少有五个月了,算算时间,一次就中了。

  还真是块好土地,一次就结了果,孙国栋没白耕耘。

  “你放屁,国栋才没有放火,是你诬陷他。”

  听到陆思慧的话,陆思瑶气的想过去撕她的嘴,没注意到地上有一块小冰溜,脚下一滑,直接摔在地上。

  “哎呀,我肚子疼。”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