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成倒是想直接把陆思慧打死,但是他高估了自己的力量,单腿蹦,地上都是冰雪,落地的时候正好踩在冰上,这下惨了。

  一个打滑趴倒在地上,摔下来的时候,下巴撞到凳子上,咯噔一声,剧痛从下颚传来,疼痛难忍,张嘴吐出两颗大牙,血顺着嘴角往下淌,看着像是刚刚吃完死孩子肉的厉鬼,很慎人。

  “拉他起来。”

  李耀祖气的吩咐村民把陆少成拉起来,这人无可救药,这么点的小岁数,心思就这样阴毒,再大点还得了?

  “思慧,你们走吧!别耽误火车。”

  看向陆思慧时,他脸上的厉色没了,换上关心。

  “思慧,婶子没别的送你,这蘑菇是自己采的也不值钱,你拿着吧!”

  李耀祖的媳妇拿着一串蘑菇递给陆思慧,这孩子可怜。

  “婶子,我们是坐火车,不好拿,谢谢您的好意。”

  陆思慧拒绝了,干妈家也有不少蘑菇,她们都没带,这大包小裹再领着俩孩子,够艰难的了。

  “你真是的,没看到这么多人吗?思慧要照顾孩子,还要照顾干妈,哪有手拿着这些?”

  李耀祖埋怨媳妇一句,心里知道她是好意。

  “思慧,爸送你上火车。”

  赵大山穿着狗皮棉袄,带着狗皮帽子跑过来,到现在,他还是一口一个爸,在他心里,思慧始终是他儿媳妇。

  “不用了,天寒地冻的,您老人家不用送了。”

  陆思慧眼睛有些酸胀,很想再喊他一声爸,但最后她还是忍下了。

  “不,爸不放心。”

  赵国庆已经打定主意了,直接坐到车上,他赵家不是无情无义的人。

  马春妮嘴唇蠕.动想说点啥,被赵大山一个凌厉的眼神望过去,吓得退到人群后,没敢再多嘴。

  “走了,谢谢大家。”

  周大娘看着,住了一辈子的靠山屯,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眼泪溢满眼眶,对着大伙挥手告别。

  “思慧还是个有良心的。”

  “对啊!亲闺女都不管,人家干闺女接走了。”

  村民们议论纷纷,马春妮撇着嘴,总觉得陆思慧一定拿了儿子的钱,不然她能有本事养活周大娘一家三口和她弟弟吗?

  陆少成趴在地上,怨毒的看着驴车走远,他现在啥也不怕,都是废人了,送到监狱里,还有饱饭吃呢!

  至于他的堂姐陆思慧,这口气无论如何都咽不下,有朝一日,定要找她报了这个仇。

  城里医院,陆思瑶睁着眼睛躺在病床.上,曾经天天踹她的孩子没了,现在肚子一阵阵的剧痛,提醒她孩子已经离开的残酷事实。

  妈走了,她惦记家里的弟弟,她是嫁出门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一分钱没给娘家赚到的赔钱货。

  现在没了生育能力,以后谁还会要她?

  就算是孙国栋从监狱里出来,知道她不能生了,不得和她离婚吗?

  想哭,可是眼泪早就在知道孩子没了的时候流净了。

  “可怜,这么小岁数以后,就不能生了。”

  “可不是咋的,女人不能生孩子,以后的命苦着呢!'

  “别说了,让她听到,再想不开可就坏了。”

  同病房的人在小声议论,实在是,她这样不哭不笑的盯着房顶的样子太吓人。

  病房里的人都怕她想不开再自杀,或者窝囊疯了。

  这些人的话陆思瑶都听到了,心里升起恨意,都是陆思慧,都是那个女人,不是她,自己怎么能这么惨?

  她们姐弟恨不得杀死陆思慧,在一边咬牙切齿,而陆思慧对他们一家的处境一点不同情。

  毕竟这一家子都活着,就不算惨,跟自己的前世比,还差得远呢,现在只是让她们尝尝自己的痛苦罢了。

  赵大山一直把陆思慧送上火车,他内疚的看着儿媳妇:“思慧,等爸看到晋琛,一定好好教训他,让你们复婚,你在爸心里,是最好的儿媳妇。”

  他心里难受,这孩子受了太多委屈,就是自己家,也给了她很多不幸。

  女孩子结婚,不到一年就离婚了,以后的路怎么走?

  “爸,不用了,我俩没缘分,您就当我是您闺女吧!将来老了需要人伺候了,给我一个信,闺女不会不来看你。”

  陆思慧心酸的看着公公,前世她感觉不到别人的关心,今生她懂得了很多,知道公公是真关心自己。

  这声爸,她喊的心甘情愿。

  “嗯,爸记着,路上小心。”

  赵大山眼圈红了,蓦然转身,他老了,哪有脸让儿媳妇伺候?

  他赵家对不起思慧。

  火车开动,陆思慧用手掌的热度化开一块巴掌大的冰,朝车窗外看。

  公公一直站在站台上,目送火车离开,寒风呼啸,他一动不动,像是不知道冷一样。

  “爸,再见。”

  陆思慧对着窗户挥了挥手,小声和公公告别。

  “你公公是好人,就是婆婆不好,不然你和晋琛也走不到这一步。”

  周大娘在一旁叹气,有孙子孙女和闺女陪着,原本死了的心复活了,生活变得有奔头。

  “好不好都不再和我有关系,咱们一家人好好生活就行。”

  陆思慧把头靠在干妈肩头,眼泪在眼圈里转动着,被她硬生生的憋回去。

  今生的她已经很幸福了,有干妈和弟弟陪着,不再是孤苦伶仃。

  手缓缓的放在小腹上,她的小波也回来陪妈妈了。

  大年初三,赵晋琛回了一趟王家,看着那曾经的家,心里难受的像是压上了巨石。

  今天是王厂长请他过来吃饭,他本来是不想来的,可是心里有个希望,兴许能看到她呢?

  但来了之后,他失望了,铁将军把门,陆思慧没回来,难道这个家她准备放弃了吗?和自己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她也不想回忆吗?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