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进屋喝酒。”

  王厂长看到赵晋琛难受的目光,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这是还没忘记陆思慧。

  可惜,人家嫌弃他没钱,没权,想也不会回来,还不如不想。

  下车的时候,赵晋琛发现自己车后停着一辆吉普车,司机位置坐的是宁凯旋。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不是在单位,他不需要顾忌影响。

  愤怒的走过去,他要问问他到底还想怎么样?

  看到他过来,宁凯旋发动引擎走了,他不想在思慧家门口和赵晋琛打架,不想外人说思慧闲话。

  “你给我站住,缩头乌龟,你别跑。”

  赵晋琛追着汽车跑了一阵,可两条腿怎么追的上四个轮子?气的他朝着宁凯旋车后大骂。

  宁凯旋从内视镜里看了他一眼,突然觉得,这男人好像瘦了很多。

  “行了,别追了,你老和他打啥?”

  王厂长追过来,他不明白赵晋琛为什么看到宁凯旋就暴跳如雷,根本就控制不住情绪。

  “看他烦。”

  赵晋琛深吸一口气,心里突然觉得很复杂。

  宁凯旋也来这里找思慧,那就证明她没有和他在一起。

  是思慧最后还是觉得自己好?还是宁凯旋对她始乱终弃?

  “走,喝酒去,喝酒就不烦了。”

  王厂长把他拉回自己家,这一顿酒喝到了半夜。

  陆思慧是晚上下车的,她没有去王大娘家,而是带着干妈一家直接回到自己买的房子。

  “干妈,您看,这是我买的房子,以后您就在这踏踏实实的住着,虎子和二丫我会当成亲侄子侄女,供她们念书,您就等着享福吧!”

  陆思慧搀扶着干妈进屋,拉开灯绳,让她看看自己的新家。

  屋里该有的都不缺,陆少涵放下东西就去点炉子,几天不住人,这屋里很冷。

  “闺女,你真本事,在村里干妈就觉得你能干,没想到来城里,你这么本事。”

  周大娘看着自己的新家,用袖子擦擦眼泪,好日子才开头,她不哭,她要笑。

  “干妈,人总是要靠自己,我这双手养活你们没问题。”

  陆思慧笑了,感觉有干妈在,这房子的冷意没了,觉得很温暖。

  “家里啥吃的都有,您带着孩子先规矩衣服,我去做饭。”

  陆思慧扶着干妈做好,脱下棉大衣,围上围裙出去了。

  过年准备的东西很多,原本是要和赵晋琛好好过她们结婚后的第一个年,现在......

  她摇摇头,晃走心里的难过,和那个男人就是没缘分,还是不要想了。

  人就是这样,越是控制自己,不去想某个人的时候,越是想他。

  陆思慧做饭的时候,就想到赵晋琛每天早晨起来,都会帮她做好早餐。

  那时候理发店忙,他晚上从单位回家,第一件事也是帮她做饭。

  水缸里的水,他总是打的满满的,脏水也是第一时间拎着倒了。

  突然没有他,日子过的忙碌不堪,她才知道他有多重要。

  锅里炖了红烧肉和粉条,放了一点土豆,另外开始切肉丁,准备给孩子们做一个宫保肉丁。

  “思慧,怎么哭了?”

  屋里的衣服都收拾完了,周大娘出来帮思慧,正好看到她在擦眼泪。

  心疼的走过去,小声问她。

  “干妈,我没哭,这葱太辣了。”

  陆思慧匆匆擦去眼泪,露出一个含泪的笑。

  “唉,孩子,你的心里苦啊!”

  周大娘眼圈红了,刚结婚这么短时间就被抛弃,换做不坚强的女人,估计得上吊。

  “我才不苦呢!我有干妈,我有弟弟,还有可爱的侄子侄女,谁有我幸福。”

  陆思慧扬起笑容,这也是自己安慰自己。

  别人的爱,永远代替不了那个男人对她的爱。

  她弄丢了自己的爱情,还是相同的原因。

  只是前世她是真出.轨了,今生却是假的红杏出墙。

  晚饭两个孩子吃的很香,真的是风卷残云一样,周大娘看的直抹眼泪,这是受了多少虐待?

  “慢点吃,喜欢吃肉,姑姑天天给你们做。”

  陆思慧也心疼这俩孩子,爸爸死了,妈妈为了自己的幸福选择抛弃她们,幸好还有奶奶在,不然能不能活下来都是未知数。

  “奶奶,我想妈妈。”

  孩子吃到这么好的菜,自然想起妈妈了,她还没有吃呢!

  哭着找奶奶要妈妈,周大娘只能陪着哭,她有什么办法?儿子没了,人家媳妇要改嫁,她没权利拦着。

  “虎子,二丫,咱不哭,以后姑姑就是你们的妈妈。”

  陆思慧被孩子哭的心酸,帮她们把眼泪擦掉,这个家,只要有她一天在,就要让人人都幸福。

  赵晋琛在王家喝多了,王厂长不敢让他开车回单位,天寒地冻,路上那么滑,出事怎么办?

  “晋琛,今晚就住在这吧!理发店的钥匙你大娘这有,那屋还有床。”

  “好。”

  赵晋琛抬起朦胧的醉眼,团长不说,他也想回到那个家里去住,那里有思慧的味道。

  王厂长拿了理发店的钥匙,过去帮赵晋琛把门打开。

  思慧还有很多东西没搬走,她说过了年就来搬家,把房子给腾出来。

  “好好睡吧!别胡思乱想,这有水,渴了就喝。”

  王厂长把赵晋琛扶到床上,看着他难受的扯自己的衣领,王厂长心里也很不舒服,把水杯放在他床头,关心的说了句。

  “嗯。”

  赵晋琛也不知道是听到没有,鼻子里哼了一声。

  “我走了。”

  王厂长叹息一声,出去帮他把门关好。

  他走后,赵晋琛猛地睁开眼,朝着黑暗处喊了一声“思慧,是你吗?你回来了?”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