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人离婚的事情对外都没有明说,就连厂长也不清楚具体因为啥离婚,丁美娇怎么知道的?

  他决定再去找宁凯旋谈谈,也许有些事情是自己误会思慧了。

  连着过去两天,宁凯旋回M县了,他没找到人。

  初六,他打算回去看看思慧,和她谈一谈,看有什么地方是他忽略的。

  从发现照片到现在,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都没有给思慧一个解释的机会,她好像也不屑解释。

  这才是令他生气的原因。

  “晋琛,干什么去?”

  他穿着大衣刚打开门,王厂长就来了,进门看到他整装待发,皱眉问了一句。

  “我......打算去检查一下厂区。”

  赵晋琛没有说实话,他往后退了一步,把王厂长让进屋。

  “你收拾一下,今天就走,去党校报道。”

  “不是要过了十五才去吗?”

  赵晋琛听了觉得很突然,定好的时间,怎么还能变?

  “提前了,正好单位有车过去,你跟着走,也省的挤火车。”

  王厂长没有注意到赵晋琛异样的神情,走进屋拿起桌上的缸子,把里面的水一饮而尽。

  他和赵晋琛亲如兄弟,没那么多穷讲究。

  这其实是他为晋琛争取到的,他想做他的入党介绍人,也是为他的前途着想

  这时候挤火车,那简直能做成人肉罐头,都没有站脚的地儿。

  而且就算晋琛买到有票的座位,按照他的性格,看到上岁数的人,或抱小孩的妇女,他肯定会让座。

  跟着单位的车走,吃喝上不用愁,到哪个兄弟单位都能吃到热乎饭。

  可惜,他耽误了晋琛和思慧见面,算是好心办错事了。

  赵晋琛嘴角抽了抽,沉默的坐到座位上,男人的尊严,让他没说出自己想去见思慧的话。

  汽车带走了赵晋琛,那边陆思慧过了初六就开始搬家。

  王大娘和王大爷都来帮忙,看到周大娘,老姐俩一见如故,竟然有说不完的话。

  小娟知道陆思慧回来了,特意带着礼物来拜年。

  “人来就行了,东西拿回去。”

  小娟带来一只老母鸡,一条大鲤鱼,花了七块钱,她小半月的工资。

  “思慧姐,这老母鸡是自己家养的,鱼也没花钱,别人送的,你就留着吧!”

  小娟坚持留下,陆思慧没有硬拒绝。

  第二天她带着双倍礼物去了小娟家。

  这不是她第一次来,每次来都觉得心酸。

  小娟家是三间土房,前门脸贴了一层砖,在东北称之为一面青。

  屋里的地面是土夯实的,一进门就是厨房,这种建房格局在东北很常见。

  因为窗户小,光线很暗,土房下窖,门里的地面比外面低,这种房子下雨的时候才受罪,需要叠坝,严重了雨水灌进屋,还得往外舀水。

  东屋只有一铺大炕,炕上躺着瘫痪的奶奶,和重病的妈妈,两个留着鼻涕的小女孩,,一个七岁,另一个十岁,看着脏兮兮的,又瘦又小,根本就不像那么大的孩子。

  至于屋里的味那就不用提了,进屋都要屏住呼吸,这个家能让人想起一句成语‘家徒四壁’。

  陆思慧因为怀孕的原因,闻到屋里的臭味就想吐,努力压抑才忍住。

  “婶子,奶奶,我给你们拜年了。”

  陆思慧带来的除了鸡和鱼之外还有肉,和蛋糕,对这个家庭来说,这都是难得的好东西。

  “姐姐,我想吃蛋糕。”

  两个小姑娘看着蛋糕流口水,姐姐是赚了点钱,但是她家没有粮票,买粮食要买议价的,奶奶和妈妈都病在床上,买药也是一笔开销。

  所以,蛋糕对她们来说,充满诱.惑。

  “大妹,去把奶奶的尿布洗了,回来就给你吃。”

  小娟脸红了,怕陆思慧笑话,把两个妹妹赶出了屋。

  “谢谢你,我们小娟回来就说,你是个好老板,是我家的活菩萨。”

  老太太向上仰着脸,想看清楚陆思慧的容貌,声音很苍老,有气无力。

  但是看的出来,老太太虽然瘫痪了,还是很要强,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利索人。

  小娟的妈妈挣扎着爬起来,她的病很重,生最后一个孩子做下的病,严重内风湿,走路都得扶着墙,而且丈夫的所作所为让她失望痛苦,对生活已经失去希望。

  不是为了三个孩子,她早就吃点耗子药摆脱这一切了。

  “快坐,你是我家的恩人,这屋里太脏了,都没啥招待你的。”

  她的神情看起来很卑微,用袖子把炕头反复擦了,才敢请陆思慧坐下。

  在她看来,这是给她家饭吃的恩人,不能得罪。

  “奶奶,婶子,小娟是个好姑娘,你们有福气,以后生意好了,我还会给她涨工资,我回老家了,来拜年晚了点,您们别挑理。”

  陆思慧坐到炕上,笑着说完这番话,她的脸色有些发白,这是硬撑着不让自己吐的原因。

  “在家吃饭吧!小娟,去把鸡炖了。”

  小娟妈妈开始热情的张喽起来,陆思慧忙站起来摆手拒绝。

  “婶子,我干妈来了,我就是过来看一眼,还得回去给她们做饭呢!”

  “那......改天请大姐过来,在我家吃顿饭。”

  小娟妈妈犹豫一下,继续客气着。

  陆思慧看着她们,心里真的很难受,和她们比起来,她前世的时候还算是幸运的,至少能行动自如。

  寒暄了几句,陆思慧站起来往外走,刚出了屋,就看到房门被人从外面踹开,冷风夹着雪花吹进来,她打了一个寒颤。

  “人都死哪去了?大过年的,门口连个福字都不贴,盼着谁死呢?”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