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陆思慧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小娟拿起扫地笤帚,对着她爹疯了一样打着。

  她在保护自己,这个被爸爸打都不还手的闺女在保护自己?

  陆思慧感动了,看到小娟的爸爸抢下扫帚朝着小娟劈头盖脑的打,陆思慧也是忍无可忍了,拿起案子上的刮胡刀,回身就逼在他脖子上。

  “再捣乱我宰了你。”

  陆思慧声音狠戾,她是真发狠了,重生后,她发誓不让任何人来欺负她,尤其是现在,她是没有男人的女人,如果让这个无赖得逞,以后她就别想有安静日子。

  “别,别冲动。”

  小娟的爸爸感觉到陆思慧的杀意,脖子上的刮胡刀已经割破了他的皮肤。

  死亡好像随时都会驾到,他怂了,扔下手里的笤帚,举手做投降状。

  只见他双.腿瑟瑟发抖,不争气的尿液顺着裤腿流下来。

  “滚,再来我就宰了你。”

  陆思慧手下微微用力,血顺着刀锋往下流,刚刚她真的差点就杀了这男人。

  对待无赖,你只能让他怕,不然他会得寸进尺,直到把你欺负死。

  “是,是,我滚,再也不来了。”

  小娟的爸爸脖子上疼的厉害,他能感觉到血流出来了,血管快要被锋利的刮胡刀刮破。

  又有顾客上门,看到这画面吓得掉头就跑,以后再也没敢来过。

  这家店的老板,要杀人。

  小娟的爸爸滚蛋后,小娟哭着扑进陆思慧怀里。

  “姐姐,对不起,是我影响你了。”

  “没事,你记住,以后他凶,你比他更凶,这种人,让他怕了,比绵羊还老实。”

  陆思慧扔下手里的刮胡刀,上面还有一丝殷红的血迹,地上也有几滴血,被小娟用抹布擦干净了。

  这就是个插曲,很快顾客越来越多,陆思慧正忙着,来了两个警察。

  “你刚才持刀杀人了?”

  进屋就凌厉的看着陆思慧,他们是接到报警过来的。

  不过在看到陆思慧后,觉得这个柔弱的女人,咋看也不像杀人犯。

  而且屋里顾客这么多,杀人了她还敢留在这?

  “是这样的......”

  陆思慧把小娟爸爸来捣乱调.戏自己的事情说了,至于拿刮胡刀,她说只是为了自保,吓唬他罢了。

  “我作证,他来了就要砸店,还逼着我老板要钱,我拦着就打我。”

  小娟忙跑过来作证,她脸上还有伤。

  警察心里就有了几分同情,但是公事公办,他们得见到被害人。

  “你爸爸呢!”

  “他回家了,我带你们去找他。”

  小娟放下手里的活,心急如焚,她害怕连累思慧姐。

  等警察到小娟家一看,那还是家吗?屋里东西砸的满地都是,炕上的两个病人,老的被气的晕死过去,年轻的被他揪到地上骑着打,还有两个小姑娘,被逼着跪在碗岔上。

  这简直就是畜生,警察过去把小娟爸爸从地上拎起来。

  “你干什么?”

  “妈。”

  小娟哭着去扶妈妈,她妈妈脸上都是血,刚刚被这男人一把拽到地上,这是硬生生摔的。

  此时她昏迷不醒,小娟怎么推她都一动不动。

  “爸爸说要打死妈妈,他说她是药罐子,他抓到啥用啥打妈脑袋,满脸都是血。”

  大妹看到姐姐回来了,哭着爬过去,她和妹妹保护不了妈妈,爸爸回来就疯了一样打她,她俩吓坏了。

  “妈,妈......”

  小娟觉得不对劲,妈妈怎么喊都不醒,她颤.抖着把手在她鼻子下试了一下。

  “妈,你醒醒,不要扔下我们。”

  突然她发出凄厉的哭声,警察过去试了一下,顿时皱起眉。

  “你打死人了,现在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不去,我打死的是我媳妇,关你们什么事?”

  小娟的爸爸拼命挣扎,他觉得媳妇娶回来,打骂由己,谁都无权干涉。

  就算打死了也是自己家的事,轮不到警察。

  “少废话,畜生。”

  警察都恨的咬牙,把病妻打死了,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奶奶,奶奶。”

  警察把小娟的爸爸拷上之后,再去看炕上的老太太,这一看,人已经断气了,心疼的看着三个可怜的孩子,一天之内死了两口,她们可怎么活下去。

  警察带走了爸爸,小娟只是一个十五六的孩子,她自己怎么处理眼前的一切?

  警察叫来殡仪馆的车,拉走了婆媳俩的尸体,小娟因为伤心过度,哭晕死过去两次。

  陆少涵被姐姐派来看情况,看到她家的一切,同情小娟的遭遇,自动承担了料理后事的责任,陆思慧要顾着店里的生意,周大娘和王大娘也都主动过去帮忙

  晚上陆思慧去看了小娟姐妹,这个家破破烂烂,几乎没有可用的东西,她们怎么活下去?

  “小娟,你姐三个太小,自己在家也不行,收拾一下把房子租出去吧!搬到陆姐家住。”

  三个孩子,最大的十六岁,最小才七岁,又都是小女孩,容易被坏人惦记。

  “谢谢思慧姐,我早该打走那个畜生,妈妈就不会死了。”

  小娟扑到陆思慧怀里哭,她就像是可怜的雏鸟,失去母亲的庇护,彷徨无助。

  陆思慧就是她迷航中的那盏灯,给了她温暖和希望。

  当天晚上小娟姐三儿就搬到思慧的家,大妹和小妹被妈妈的死吓到了,晚上连连做恶梦。

  周大娘干脆搬到西屋陪着她们,陆思慧带着虎子和二丫还有弟弟挤在东屋。

  这下就看出房子小了,幸亏陆少涵回学校住宿,这才算勉强住下。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三月份春风刺骨,乍暖还寒,赵晋琛在党校表现优秀,带着有很高评价的结业证书,返回炼钢厂。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