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位盗贼,把偷来的白钢往墙外扔,赵晋琛只顾了制止白钢不被盗走,没防备杀猪刀扎向了他的腹部,当时他就倒在了血泊中。

  两个盗贼见出了人命,那里还顾的白钢了,直接跳出院墙玩命的跑,警察介入后,根据梯子的出处,把两个盗贼抓捕归案。

  五天后,他在市医院抢救室醒过来,呼吸间都是药水的味道,腹部的剧痛袭来,他忍不住皱起眉。

  “晋琛,是不是很疼?”

  耳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他满怀希望的看过去,却在看到对方的长相后,眼神黯淡了。

  “晋琛,你吓死我了。”

  丁美娇握着他的手默默流泪。

  她是主动申请来医院的,就是为了照顾他他而来,没想到他的伤这么重,于是她以赵晋琛对象的身份,申请来照顾他。

  “没事。”

  赵晋琛默默抽回手,刚刚他还梦到思慧了,看到她为他负伤落泪,听到她说着还爱他,告诉他,她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梦真美好,他舍不得醒来。

  听到有女人呼唤自己名字,他还以为是思慧呢!

  看到赵晋琛眼里没有一点欣喜,反倒是写满失望,丁美娇难过的垂下眼睑,将眼底的怨恨掩藏。

  “晋琛,你知道吗?我听到你受伤的消息,都急的晕倒了。”

  丁美娇掏出绣花手绢擦眼泪,这是真的,她知道赵晋琛负伤,急的昏倒了,苦求厂长,让她来照顾晋琛。

  说起来她对他也是一往情深,爱的真切。

  “谢谢。”

  赵晋琛的回答让丁美娇很失望,太疏离了,一点儿不像恋人,连亲近的同事都算不上。

  “晋琛,我给你倒点水喝。”

  掩饰住心里的失落,丁美娇决定用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感动赵晋琛。

  “谢谢。”

  又是一声客气的回答,丁美娇眼泪狂涌,她要的不是这句谢谢,而是“美娇你真好,我爱你。”

  知道欲速则不达,现在她就在他身边,一定能用行动感动他。

  端了杯凉开水放在小桌上,她去扶赵晋琛起来。

  “我自己来。”

  她的靠近带来一股花露水的香味,赵晋琛下意识的皱眉,他还是喜欢思慧身上自然的馨香。

  那味道闻着才是沁人心扉,让他无法忘记。

  他不想让丁美娇碰触他,从心底排斥她的动作,自己挣扎着坐起来。

  可他不想让她碰,丁美娇却不那样想,温柔的过来扶着他,赵晋琛想推开她,身上却没有什么力气,伤口钻心的疼。

  因为疼痛他的脸色变得灰白,就连嘴唇上的血色被苍白覆盖,额头上是细密的冷汗,但是他坚持着不吭一声。

  他的软弱不会给外人看到,心里清晰的知道,在自己倒下的那一瞬间,想的是谁?

  现在他甚至都觉得,那些照片不算什么?只要思慧肯和他继续生活在一起,一心一意爱他,以前的那些事情,他可以既往不咎。

  “喝水吧!慢点,你腹部受伤,伤口有点感染。”

  丁美娇的声音把赵晋琛从恍惚里拉回来,他点点头,伸手想接过她手上的杯子。

  “我拿着吧!瞧你疼的满头都是汗。”

  丁美娇却没有把杯子递给他,温柔的用手绢帮他擦去头上的汗水,赵晋琛忍不住皱眉,他发现自己很排斥她的碰触。

  “我端着你喝。”

  丁美娇看到他皱眉了,但是想的是他伤口疼。

  病房里有其他受伤的病号,因为疼痛忍不住哼出声,而赵晋琛一声不吭,这让她更加崇拜他。

  这是一个钢铁铸造的男人,他的硬汉气质是她的最爱。

  看他的目光里充满深情,她想嫁给他,永远陪着他。

  赵晋琛躲开她炙热的目光,低头默默的喝了一杯水,这才觉得自己像是又活过来了。

  “谢谢,你去忙吧!我自己可以的。”

  赵晋琛喝完水,就开始逐客,他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这是医院,有护士会来照顾他们这些重伤患者。

  “我请假了,领导特批同意我留下照顾你。”

  丁美娇把杯子放到小桌上,拿手绢帮赵晋琛擦嘴角处的水渍,赵晋琛偏头躲开。

  听到她的话,他的浓眉再次锁紧。

  领导特批?她是用什么身份申请的?

  “真不需要,你回去吧!我不想别人误会你。”

  赵晋琛尽量说的婉转一些,对不起她的是自己,他不想再伤害她。

  “我不怕误会,男未婚女未嫁,咱们没啥丢人的。”

  丁美娇再次误会,认为赵晋琛是一心为了她好,激动的握着他的手。

  如果不是陆思慧,她现在已经是晋琛的妻子了,现在他离婚了,自己也没有出嫁,她不在乎他二婚的身份,只希望他俩能在一起。

  “你不怕,我怕。”

  赵晋琛无奈只得明说,他不希望丁美娇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为什么?怕那个女人知道吗?她可没时间管你,人家和宁凯旋已经双宿双飞,你还想着她干什么?”

  丁美娇气愤的站起来,声音里没了温柔,多了气急败坏。

  病房里的其他病号和家属都看过来,不是一个单位的,彼此不认识,自然也不知道这俩人的关系。

  不过这姑娘这几天尽心尽力的照顾男人,怎么一醒来就吵起来了?

  而且丁美娇的话,太耐人寻味了,大伙的目光都看向赵晋琛。

  这让他觉得脸上热.辣辣的,恼怒的看着丁美娇,被戴绿帽子是光荣的事情吗?她有什么权利对着别人面说自己的私事?

  而且她说的话,让他觉得痛彻心扉,思慧和宁凯旋在一起了吗?她真的那么迫不及待?

  心里一阵绞痛,他皱眉看着丁美娇。

  “你走吧!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为什么?难道你还想着那个背叛你的女人?”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