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美娇气的哭起来,她两天两夜没有合眼守在他身边,他醒过来却是想着那个对他没有任何付出的女人。

  “不是,我就是想一个人静静,谢谢你照顾我,你值得更好的男人。”

  这番话是赵晋琛用尽全身力气说出来的,他沉浸在思慧带给他的痛苦中。

  离婚这么久了,他对她的思念与日俱增,发现陆思慧就像是一个小妖精,不知不觉住进他心里,根深蒂固,无法拔出。

  “不,我不走,晋琛,我会好好照顾,一直到你康复,我心甘情愿。”

  从激动愤怒中缓过来的丁美娇,擦去眼泪,决定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感化这个男人,让他看到她的好。

  “你先出去,我要......”

  人有三急,此刻赵晋琛想上厕所,丁美娇在这里不方便,他看了一圈,没找到尿壶,也没好意思说,只想等着丁美娇走了,他拜托旁边床的陪护大爷帮着拿一下。

  “是不是想上厕所。”

  丁美娇从他四下找寻的目光里猜到他想做什么,弯腰从床底下拿出尿壶。

  赵晋琛脸色顿时涨红,看着那尿壶,眼神尴尬的很。

  这几天他昏迷不醒,是不是她帮自己接尿的?

  丁美娇看出他的想法,却没有澄清。

  她就算是脸皮再厚,也没好意思给他接尿。

  最开始的三天也不用接尿,都用尿袋的,最后这两天,每次到接尿的时间,她都拜托旁边床的大爷帮忙。

  但是给赵晋琛擦脸擦身她都做了,这些也是媳妇才能做的。

  赵晋琛涨红着脸接过尿壶,眼神尴尬的躲开丁美娇的注视。

  “你先出去。”

  他见丁美娇没有走的意思,只得开口命令。

  丁美娇脸色绯红,咬着下唇站起来,临走前她回头对赵晋琛说:“等会儿你尿完喊我,我帮你去倒了。”

  赵晋琛低着头像是没听到一样,她叹口气离开了。

  “小伙子,这姑娘对你不错。”

  旁边的大爷过来帮忙,他敬重英雄,他的儿子也是有着英雄事迹的。

  “谢谢大爷。”

  赵晋琛伤的是腹部,动一下就疼的满身都是汗,在大爷的帮助下尿完尿。

  他已经大汗淋漓,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

  “谢啥?应该感谢的是你们这些英雄,没有你们勇敢抓坏蛋,国家的财产得受多大的损失,我们又怎么能安居乐业呢?”

  大爷含泪看了眼自己的儿子,他还那么年轻,以后还有漫长的人生要走。

  “大爷,作为男人,这是我们的职责,从当上保卫科长的那一天起,我就暗下决心,为保卫国家财产奉献我的一生,在祖国需要我的时候贡献绵薄之力。”

  赵晋琛喘.息着,目光看向病房里的其他病友,都不认识,但是却和亲人一样亲。

  看到老人的儿子没了一条腿,他看起来大概只有二十岁左右,结婚没有都不清楚。

  神情上有些痛苦,不时的伸手去摸那空空的裤管,他知道他想的是什么?一定是惋惜失去的那条腿。

  和他比起来,自己算是幸运的,虽然差点没了性命,但是全胳膊全腿,他还能站起来行走。

  S市,陆思慧的理发店生意越来越好,她每天都咬牙强撑,幸好小娟帮她担了大半,不然的话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撑过来。

  “思慧,我买了鱼,听说孕妇吃鱼好,一会儿我给你炖了吃。”

  宁凯旋只要没事就来帮忙,他尽量让陆思慧吃好喝好,也去请教过医生,询问孕妇都该吃点什么?

  “谢谢大哥,你不用老来。”

  陆思慧神情看起来很疲惫,自从差点没早产之后,她的胎位一直很低,这让她每天都很担心。

  “我休假就过来看看,你别太累了,钱不是一天赚的。”

  宁凯旋拎起水桶,他每次来都帮着把水缸打满水。

  能为一个女人无怨无悔的付出,他以前都不敢想象,曾经的他,喜欢他的女人太多,把他惯的对女人一点不上心。

  “我知道了,大哥,你不用总来,我干妈和小娟能帮我。”

  陆思慧坐到凳子上,拿起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

  她这样说,也是不想再引起误会,虽然之前照片的事情不是宁凯旋所为,但也是因为他,自己才离婚的。

  “思慧,我帮你找好了医院,妇产科主任是我姑姑的同学,医院方面你就不用担心了。”

  宁凯旋看到陆思慧这样,心疼的看着她,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帮她把一切都安排好。

  “谢谢大哥。”

  陆思慧虚弱的笑了下,这还真是好消息,有了小波的阴影,她很害怕生孩子的时候会伤到孩子。

  产伤也是很可怕的,如果一个不小心,孩子一辈子都站不起来,这也不是没有的情况。

  她现在就处在患得患失的心态,她爱肚子里的孩子,就更为他担忧。

  “我去拎水。”

  宁凯旋难过的看了她一眼,不论他怎么做,她对自己总是那么客气,就像是妹妹对哥哥一样。

  晚上周大娘在灯下给思慧没出生的孩子做小衣裳,她再一次的提起宁凯旋。

  “思慧,我觉得凯旋是个好男人,这些日子我品了,他对你是真关心,而且他不在意你肚里的孩子,干妈觉得......”

  “妈,别说了,我只当他是哥哥,这辈子我就守着孩子,再也不找了。”

  陆思慧打断干妈的话,她温柔的摸着肚子,和宁凯旋是不可能的,他的家庭显赫,不可能同意他娶一个离婚还带着孩子的女人。

  周大娘心疼的看着闺女,她才二十一岁,一辈子就一个人过?漫长的岁月怎么熬?

  陆思慧低下头,她不想泄漏心底的秘密,眼前又出现他深情款款的目光,心里一阵剧痛,她忍不住皱起眉。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