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早点睡吧!”

  周大娘叹息一声,都是女人,自然更了解女人,从思慧痛苦的眼神中,她知道孩子还忘不了赵晋琛,别的男人再好,也走不进她的心里。

  这一晚,陆思慧睡的很不好,接连的做恶梦,她梦到赵晋琛受伤倒在血泊中,他在喊她的名字。

  她跑过去扶住他,赵晋琛靠在她怀里晕倒了,急的她大声呼唤他的名字。

  “晋琛,晋琛。”

  “孩子,你喊什么呢?”

  周大娘被陆思慧喊醒,打开灯看到她满头大汗,神情焦急的喊着赵晋琛,她忙过去推醒陆思慧。

  “妈,我做了一个噩梦。”

  陆思慧醒了之后,还没有从梦境中抽离出来,只要想到赵晋琛倒在血泊中的画面,她的心就一阵剧痛。

  “梦到那个没良心的了?”

  周大娘提起赵晋琛就没好气,这个害了闺女一辈子的男人,看到他,她非抽他一个大耳光不可。

  “妈,他好像受伤了?”

  陆思慧难过的低下头,这些日子她刻意选择忘记他,可这个冤家,总是突如其来的进入到她的梦中。

  “日有所思夜有所想,你还喜欢他。”

  周大娘把闺女搂进自己怀里,她难过的抚.摸陆思慧的头发,孩子是个痴情的女人。

  嘴上不说,但是心里一定思念那个没良心的男人。

  “干妈,我和他不可能了。”

  陆思慧苦笑一下,那些照片就是隔在俩人之间的鸿沟,无法逾越。

  “如果他真受伤变成缺胳膊少腿的残疾人,你还会接纳他吗?”

  周大娘帮闺女擦去头上的冷汗,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陆思慧沉默了,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接纳他,只是想到他有可能受伤,就已经心痛难忍。

  如果亲眼看到他昏迷不醒的在自己面前,她估计会痛哭失声。

  “唉,睡吧!”

  陆思慧的沉默让周大娘叹息不止,闺女一定不会不管那个负心汉。

  再次躺下,陆思慧久久无法入睡,她记得前世的时候赵晋琛没有受过伤,但也从不愿回家,两人分居一分就是两年。

  这次提前到八零年,事情和前世有了变化,她真怕自己的重生,改变赵晋琛的命运。

  肚里的孩子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不停的对她拳打脚踢?

  宁凯旋回到家,发现家里人都没有睡觉,他当局长的爸爸和做医生的妈妈都坐在沙发上,看到他回来,俩人同时看向他。

  “凯旋,过来坐。”

  宁泽川神情严肃的对儿子招招手,他最近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觉得有必要和儿子好好谈一谈。

  “怎么了?要开家庭会议?”

  宁凯旋脱下蓝色外衣挂在衣架上,在玄关处换了鞋,笑嘻嘻的走到沙发处,慵懒的坐到沙发上,伸着大长腿坐的很舒服。

  “严肃点。”

  宁泽川不喜欢小儿子玩世不恭的样子,他的大儿子就很严肃,那样才像个男人。

  “凯旋,你不小了,是时候娶媳妇了。”

  周蕙敏看着小儿子,他是最让她头疼的,长相过于出众,走到哪里都能惹来烂桃花。

  偏偏他又是桀骜不驯的性格,不听她和丈夫的话,哪个姑娘对他表现好感,他都照单全收。

  “怎么?又是哪个阿姨想把闺女嫁给我?”

  宁凯旋笑的嬉皮笑脸,这事遇到不是一次了。

  他只要去一次医院,就有阿姨想把闺女许配给他。

  也是,家庭地位显赫,他又容貌出众,自然喜欢他的姑娘不少。

  听说还有为了嫁给他得了相思病的,可那关他什么事?不能因为她们喜欢自己,就要勉强娶了吧?

  那样的话,他现在可就是三妻四妾,女人多得很。

  “凯旋,听说你现在和一个孕妇走的很近,她是离婚的女人,寡.妇门前是非多,我劝你还是注意一点影响。”

  宁泽川瞪着儿子,算是警告他。

  “谁那么无聊?”

  宁凯旋挑起浓眉,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他的事情轮不到外人来说三道四,和父亲告状,这人是不是闲的?

  “别管是谁?以后注意点,影响不好。”

  宁泽川看到儿子的桀骜样子,很生气,谁告诉自己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谣言说的很难听,说那女人离婚的事情就是因为儿子的介入。

  这让他觉得很难堪,他的儿子算的上很优秀了,年纪轻轻就做了股长,工作做得有声有色。

  怎么可以传出这种谣言?

  介入别人的婚姻,对方还是个整个工业系统提倡学习的典范,为保卫国家财产受过伤的英雄人物,儿子这可算是污点了。

  “什么影响!听兔子叫还不种黄豆了。”

  宁凯旋把腿扔到茶几上,人往后一靠,调整一个令自己觉得舒服的姿势。

  “坐好了,像什么样子?”

  宁泽川恼怒的看着儿子,自己能领导一个工业局,却管不了小儿子。

  “爸,这是在家里,我在家里还得中规中矩,累不累啊?”

  宁凯旋咧嘴一笑,根本就没有听话的意思。

  “凯旋你不小了,过年都二十七岁了,我和你爸爸这个年纪的时候,你大哥都四岁了。”

  周蕙敏无奈的看着儿子,也是,小时候自己太娇惯他,这孩子太不听话了。

  “妈,你真想我结婚?那就帮我去求婚吧!”

  宁凯旋突然正色看向母亲,这样认真的他,让周惠敏.感到紧张。

  宁泽川也是一脸戒备,宁凯旋没往家里带过对象,突然让媳妇去求婚,想到听到的那些谣言,他的精神开始紧张起来。

  夫妻俩几乎是同时发问:“你想向谁求婚?”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