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不是。”

  陆思慧冷下脸,她这样问是在侮辱自己。

  “孩子是赵晋琛的,他是我丈夫,只是现在离婚了,阿姨,您来的意思我大概猜出来了,是不是有人造谣?您放心,宁凯旋是我大哥,我和他之间是清白的。”

  陆思慧直接挑明了说,不能让大哥的父母误会,这件事已经很复杂了。

  周蕙敏听后明显松了一口气,但是眉心却还一直锁着。

  “可是你知道吗?凯旋说孩子是他的,他昨晚回家跟我和他爸爸摊牌了,要娶你回家,你是咋想的?”

  周蕙敏说完紧张的看着陆思慧,一个离婚的女人,能找到宁凯旋这样优秀的男人,一定会死死的抓住。

  她很怕她会这样,儿子那边工作没法做,只能在她这边找到突破口。

  “阿姨,我只把他当哥哥,以前是,以后也是,别的我没办法答应你,但是我一定不会嫁给他。”

  陆思慧眼神坚决的看着周蕙敏,她这辈子都不会嫁人,自己带着孩子过。

  尤其不能嫁的就是宁凯旋,自己离婚就是因为他,如果和他结婚了,那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那就好,你这孩子还是个懂事的,我和他爸爸也没办法,单位里已经传遍了,这件事对凯旋的升职和我家的名声都有影响,你懂我的意思吧?”

  周蕙敏叹口气,开始把事情的严重性说给陆思慧听。

  陆思慧脸色渐渐苍白起来,树欲静而风不止,她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怎么就这么难?

  “阿姨,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陆思慧垂下头,给周蕙敏一个保证,她是时候和宁凯旋保持距离,既然已经有谣言,那赵晋琛肯定也听到了。

  她不想成为别人茶余饭后讲究的对象。

  “阿姨谢谢你,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以后有什么难处就和阿姨说,我能帮的一定帮。”

  周蕙敏没想到会这么轻易的解决问题,心里对陆思慧的成见少了很多。

  “谢谢阿姨,我没什么需要。”

  陆思慧手撑着床站起来,她有她的骄傲,不需要向别人摇尾乞怜。

  周蕙敏神情复杂的看着她,这会儿已经改变了对陆思慧的看法。

  她像是严寒中挺立的松柏,傲然迎着寒风,没有什么能令她弯腰。

  “再见。”

  她心里有些惋惜,如果这姑娘没有结婚,没有怀孕。

  那么就算她是农村姑娘,没有显赫的身世,没有拿的出手的工作学历,就冲她的气节,她也会同意凯旋娶她为妻的。

  送走了周蕙敏,陆思慧自己坐在屋里呆了很久,心里酸涩的很,寡.妇门前是非多,她前世就已经知道了,今生再次感受到,还是这样难过。

  “思慧,凯旋他.妈妈来干啥?”

  周大娘一直在理发店里看着门外,店里人太多,她转身帮着烧水的功夫,周蕙敏离开的。

  她等了很久,在店里人少了一些之后,不放心的回来看一眼。

  “干妈,没什么。”

  陆思慧挤出一丝苦笑,她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吗?

  换做是自己也不会希望儿子找一个带着孩子,离婚的女人。

  尤其是宁凯旋还那么优秀,这就更不可能了。

  “唉,你不说干妈也猜到了。”

  周大娘叹了口气,她不能说宁凯旋的妈妈有什么错?

  作为母亲她做的很对,如果自己不是思慧的干妈,也是不会同意未婚的优秀儿子娶一个带着孩子的离婚女人。

  别说离婚带着孩子,就算是退婚的女人也无法找到好对象,不然思慧也不会和晋琛结婚。

  只能说当初自己和村长就不该促成这段婚姻,那样思慧也不会这么惨。

  “干妈,您也别上火,其实我现在生活的挺幸福,有您,还有弟弟还有小娟和虎子二丫,大妹小妹,咱们这个大家庭在,谁敢欺负我。”

  陆思慧看到干妈难过的样子,就去劝她,细想想她比前世过的好多了。

  这场风波过去了,好久都没看到宁凯旋过来,陆思慧觉得以后也不会再见面,这样更好。

  那边宁凯旋被送到党校学习,他本来是不想去的,可是上面亲自下令,直接拒绝,将会失去大好前途。

  他是想去和陆思慧告辞的,可是连夜就得走,他没那个机会。

  在党校他进行的是封闭学习,不允许给家里写信。

  走的时候还不知道时间,到这里才知道,三个月内他不能回去。

  他心急如焚,却也无可奈何。

  医院,丁美娇执意留在照顾赵晋琛,把自己当成他未过门的妻子。

  “丁同志,请你离开。”

  赵晋琛无奈只得下命令,说话的语气听着是客气,实则是很生硬。

  他把自己和丁美娇放在普通同事的身份上,这话里的疏离,令丁美娇心如刀绞。

  “赵晋琛,你对不起我,那个女人已经和别的男人双宿双飞,你怎么还想着她?我这么爱你,甘心等你,为什么不给咱俩一个机会?”

  丁美娇哭着问赵晋琛,也不管病房里还有其他病人和家属。

  “对不起,只能说咱俩有缘无份,忘了我,找一个配得上你的男人,我这辈子打算一个人过。”

  赵晋琛眼里闪过一抹愧疚,说起来是她对不起丁美娇。

  她那么优秀,多少人喜欢她,可她却对自己一往情深。

  但是他心里已经住进陆思慧,忘记她,去和丁美娇在一起他做不到,对丁美娇也不公平。

  “不,我不会放弃的,晋琛,我等你,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丁美娇擦去眼泪,坚决的开口,她也有自己的倔强。

  “小伙子,多好的姑娘,你昏迷不醒的时候,她衣不解带的照顾你,上哪找这么好的女人?”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