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趴在产房门口冲着里面大声喊起来,就算只能做一辈子兄妹,他也心甘情愿。

  护士先把孩子抱出来,产房里都是血,她们看的都触目惊心。

  “是个男孩,很健康。”

  把孩子交给宁凯旋,孩子的父母都在里面,父亲根本就不看孩子,一颗心都扑在媳妇身上,对着她耳边不厌其烦的呼唤她的名字。

  “给我吧!”

  宁凯旋不肯去接孩子,就是这个小家伙害的他.妈妈难产,不是太小,他非揍他一顿不可。

  周大娘过去接过孩子,这是思慧的孩子,她的外孙子。

  “血止住了,太好了。”

  医生的白大褂上都是血,总算是把陆思慧的血止住,再不行就只能切除子宫了,没别的办法。

  都做好手术准备了。

  “思慧。”

  赵晋琛的嗓子都喊哑,听到医生的话,他的眼泪夺眶而出,把陆思慧的手放在嘴边一遍遍的吻着。

  好像她是自己失而复得的珍宝。

  陆思慧苏醒是在三天之后,呼吸里都是药水的味道,她不耐的皱起眉。

  “思慧,醒了?”

  身边是熟悉的声音,在她要跌下深渊的时候,就是这个声音一遍遍的在她耳边呼唤,她舍不得远走,没有迈出最后一步。

  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个憔悴的赵晋琛,他胡子拉碴,眼睛里布满红血丝。

  “思慧,是不是口渴了?”

  赵晋琛看到她睁开眼睛,急忙端来一杯水给她喝。

  医生不让随便搬动她,怕伤口再流血,他拿着小勺舀了水,小心的递到她嘴边。

  “是,渴了。”

  陆思慧刚一开口,就忍不住皱眉,嘴唇裂了,之前咬的太狠,昏迷这三天,都是赵晋琛用棉花沾水涂在上面。

  “别说话,嘴唇都出血了。”

  赵晋琛心疼的看着她,把水送到她嘴边。

  “嗯。”

  陆思慧想笑一下,但是嘴唇太疼了。

  喝了水,才觉得嗓子舒服多了。

  “思慧,你吓死我了。”

  赵晋琛把杯子放到桌子上,握住陆思慧的手,笑着对她说。

  “孩子?”

  陆思慧想起孩子,急切的想坐起来,她好像听到孩子哭了,怎么没有呢?

  是不是她的幻觉,孩子已经没了?

  眼泪在眼底聚集,她再次失去她的小波了吗?她是最坏的妈妈。对不起儿子。

  “孩子好好的呢!干妈抱着他去找奶了。”

  看到媳妇哭,赵晋琛忙扶着她做好,用手绢细心的帮她擦眼泪。

  “没骗我?”

  陆思慧望着赵晋琛,眼神里的惶恐不安,让赵晋琛心疼。

  “没骗你,是儿子,六斤八两重,害你那么辛苦,等他长大了,我打他,替你报仇。”

  赵晋琛小声的哄她。

  “不要打小波。”

  陆思慧吸吸鼻子,用手背把眼泪擦下去,不高兴的看着赵晋琛,孩子是用来疼爱的,不是打的,他怎么可以打小波?

  “不打,小波是咱儿子的名字吗?”

  赵晋琛无奈的笑笑,耐心的哄陆思慧,没想到她把孩子的名都起出来了。

  小波不咋好听,有点像女孩子的名字。

  “嗯,小波是儿子的名字。”

  陆思慧点点头,她感谢上天,把她的儿子送回来了,现在她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他。

  “思慧醒了,我可怜的闺女。”

  像是知道她想什么似的,周大娘抱着孩子走进病房,看到闺女坐靠在床头,周大娘喜极而泣。

  “妈,给我看看孩子。”

  陆思慧笑着喊妈,她不要那个干字了,这就是她的亲妈。

  “诶,可好看了,眼睛和你一样,又黑又大。”

  周大娘笑着点头,把孩子想递给陆思慧,却被赵晋琛抢过去。

  “她现在还不能抱孩子,思慧,你看看,长得和你一样好看。”

  赵晋琛把儿子递到陆思慧眼前,看到她已经泪流满面。

  这是她用生命生下来的孩子,她觉得和小波小时候一模一样,是她的小波回来了。

  “小波,看看妈妈。”

  她笑着喊他,眼泪扑簌簌的往下落。

  奇怪的是,小孩好像知道妈妈在喊她?黑琉璃般的大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我的小波,你让妈妈好想。”

  陆思慧低头在孩子可爱的小脸上亲了一口,甜丝丝的奶香飘进呼吸中,让她眼泪落的更快了。

  不是做梦,这就是他的小波。

  “叫赵清波吧!思慧可以不?”

  只是叫小波没有力度,赵晋琛给加了一个字,陆思慧笑着点头,他说什么都好,只要孩子没事,她就开心。

  “妹子,醒了。”

  宁凯旋拎着保温饭盒走进来,这三天,他是一天一趟,父母都和他怒了,也没拦住他。

  每次来赵晋琛都没给他好脸,他也不在乎,看的又不是他。

  “大哥。”

  陆思慧看到宁凯旋笑着打招呼,大出血身体虚弱,声音自然高不了。

  “思慧,我给你带了鸡汤,老母鸡,下奶用的。”

  宁凯旋像是没看到赵晋琛一样,他俩现在是平等地位,赵晋琛多的一个身份不过就是孩子的爹。

  和思慧已经没啥关系了,自己就算是追求思慧,他也管不着。

  “谢谢大哥。”

  陆思慧感激的看着他,就冲他帮自己澄清,就证明他是个光明磊落的人。

  自己还冤枉他,幸亏大哥不计前嫌,没和自己生气,这次也多亏他及时出现。

  赵晋琛在看到宁凯旋进来之后,人就像是竖起刺的刺猬,满身戒备的看着他。

  儿子是自己的,儿子的妈也不能属于别人。

  “起来,不知道自己是多余的吗?”

  宁凯旋偏在这个时候来刺激他,想打架,那就来吧!早就想教训他。

  病房里一时间剑拔弩张,两个男人谁也不怕谁。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