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别吵了。”

  周大娘没好气的瞪了赵晋琛一眼,这时候有什么资格闹?

  当初和媳妇闹离婚,这会儿知道紧张了?

  又瞪了宁凯旋一眼,你母亲亲自来找思慧,不同意你和她在一起,还来做啥?

  “大娘,我是来送鸡汤的。”

  宁凯旋改变.态度比较快,面对周大娘的怒气,他笑容满面,举着手里的保温饭盒给周大娘看。

  长的好看的男人本来就有好眼缘,加上态度好,周大娘的气就消了。

  毕竟宁凯旋没有做过伤害陆思慧的事情,还没少帮她。

  而赵晋琛可是实实在在害惨了思慧,让她伤心难过,怀孕还要为了生活拼命,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抛弃了思慧,现在怎么有脸来找她?

  只是生气归生气,她还是希望陆思慧能和赵晋琛破镜重圆,毕竟是老思想,女人总要有依靠。

  孩子还是和亲爹亲妈在一起的好,这个宁凯旋长的太好,家里地位显赫,陆思慧带着个孩子,显然不现实。

  再有他.妈反对,就算是宁凯旋坚持,得不到长辈的祝福,在一起也好不了。

  “谢谢,对我闺女这么照顾。”

  周大娘看了赵晋琛一眼,和宁凯旋说话的态度明显很客气。

  这是把他当客人,和赵晋琛不一样。

  “应该的。”

  宁凯旋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他能感觉到周大娘的疏离。

  陆思慧的心思都在儿子身上,对赵晋琛和宁凯旋之间一触即发的战争视而不见。

  宁凯旋是大哥,她一辈子也不会让这个关系发生变化。

  至于赵晋琛,她不怨他了,却不代表能马上接受他。

  这些日子的苦,让她对他有了怨气。

  不像是以前,都只是愧疚。

  “妹子,喝点鸡汤,别老让我大外甥四处讨饭吃。”

  宁凯旋在面对陆思慧的时候,那是温柔体贴,完全没有和赵晋琛对视时的桀骜。

  “谁四处讨饭?”

  赵晋琛不满的瞪着他,敢说他儿子讨饭?这人就是欠顿打。

  “那你给你儿子喂奶啊?”

  宁凯旋嗤笑一声,站起来讥讽的看着赵晋琛。

  人都消失几个月了,还有脸回来叫儿子?

  他说出话,那是带着刺,把赵晋琛气的瞪圆虎目,拳头攥的咯嘣响。

  “你......”

  “我什么啊?我要是你,才没脸来见思慧母子,抛妻弃子的陈世美,让丁美娇来思慧这儿耀武扬威,你是爷们吗?”

  宁凯旋说起来就有气,思慧一个人多辛苦,他都说了要给她一个家。

  父母同意只要他好好去党校,得到第一名的成绩毕业,那就让他娶陆思慧。

  现在他得到第一了,爸爸妈妈还是三缄其口,但是心里明白,他们还是不同意,那好办,不让他和思慧结婚,那他就不娶媳妇。

  这威胁把他爸气的差点住院,母亲在他面前抹眼泪,不吐口同意,但是也没有激烈反对。

  这不是,鸡汤他让家里的阿姨熬,爸妈谁也没反对。

  这就是有门了,他坚信只要自己坚持,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早晚能得到陆思慧的点头,答应嫁给他。

  这个赵晋琛,要失踪你就彻底,干啥还回来插一脚?

  “思慧,对不起。”

  赵晋琛被宁凯旋说的哑口无言,其实当初只要他对陆思慧多一点信任,问清楚,去调查一下,也不至于冲动离婚。

  这声对不起是他欠她的。

  “无所谓对不起,要说对不起的是我,当初是我算计了你,结婚后又和大哥走的很近,被人钻空子拍下照片,换做是我也会生气,都过去了,不要再提了。”

  陆思慧淡漠的笑了下,声音里透着疏离,检讨的是自己的错,但是没说原谅赵晋琛。

  破镜即便是重圆了,裂痕也还会在。

  以前他俩那么恩爱的时候,他都不相信自己。

  如今离婚半年了,他会更不相信自己。

  与其以后再品尝一次锥心之痛,还不如带着小波安静的生活。

  她这半年没少存钱,养活一家人绰绰有余。

  赵晋琛焦急的看着她,他不要她对他的疏离,这让他感到心里没底。

  这是不肯原谅他吧?为什么要道歉?不是哭着捶打他?愤怒的骂他?

  而是这么冷静的看着自己,以前她美丽的眼睛里都是温柔的爱意,现在则是冷淡的疏离。

  客气的和面对一个客人,甚至可以说是面对一个陌生人一样。

  “思慧,先养身体。”

  赵晋琛喉咙滚动几下,医生说思慧不能激动,还是来日方长吧。

  虽然有宁凯旋在一旁虎视眈眈,但是自己和思慧毕竟有儿子,有以前的恩爱。

  既然她离婚后都没选择宁凯旋,相信以后也不会选择他。

  那就证明自己有机会,拿出持之以恒的毅力,就不信追不回自己的妻儿。

  陆思慧在医院住了七天才出院,她的情况特殊,医院怕她抻到伤口,再次大出血。

  这七天,宁凯旋来了两天,其他时间被局里调走开会,他是男人,和父母可以拗着来,但是面对局里的安排,就必须无条件服从。

  而赵晋琛就捡了大便宜,他重伤初愈,单位让他养伤,他就在医院全天候陪着老婆孩子。

  “你还是去单位吧!我们母子挺好,谢谢你了。”

  陆思慧天天被他用深情的目光看着,心里觉得很别扭,也怕自己心软会原谅他。

  就开始下逐客令,赵晋琛正在给她冲红糖水,听到她的话,手下的动作停住了。

  “思慧,该吃药了。”

  很快他就恢复笑容,像是根本就没听到陆思慧说啥?拿出益母丸,掰了一丸药送到她嘴边。

  “谢谢,我自己来。”

  陆思慧无奈的皱皱眉,接过药丸,犯愁该怎么把人赶走?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