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老实的马春妮,听到儿子说不给钱了,顿时又恼了,那钱可是给老二上大学用的。

  “不行,老二还要上大学呢!明艳找了个城里对象,没有嫁妆,婆家会瞧不起的。”

  “爸,妈,大哥怎么能这么自私,有了儿子就不管你们了?”

  赵晋川在屋里听到爹妈的对话,开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不想出去惹怒老爹。

  但是也不为大哥高兴,那个女人生了孩子,他还不得和她复婚,所以这不是好消息。

  接下来听说大哥不往回寄钱了,这可是关系到他的利益了,马上跳出来挑唆马春妮。

  “不能这么说,咱们农村花钱的地方少,城里到处都用钱,孩子没奶自然要先可着孩子,这些年你大哥往家里寄的钱够多了,一年不给没啥。”

  赵大山不以为然,家里还有点积蓄,明艳的嫁妆用一百钱就不少了,老二还不确定考上没有呢!

  就算是考上了,家里的钱也能支撑一年,他觉得眼下孙子最重要。

  “爸,这才是个开始,以后大哥会找各种借口不给你们寄钱的。”

  赵明艳在屋里气坏了,那个陆思慧竟然有孩子?大哥看来又心软了。

  也走出来跟着弟弟一唱一和,总之不能让陆思慧得逞。

  “就是啊!家里才有多少钱?村里分的都是粗粮,想买点细粮就要买议价的,这都需要钱,老大不往家寄钱,怎么过?”

  马春妮舍不得现在的日子,全村顶数她家吃的好,明艳穿的在村里姑娘中算是数一数二了。

  老二念书也不能穿太差,还要给他补养身体,钱不经花。

  而且她想牢牢的把晋琛的工资抓在手里,她是他.妈,不享受他的孝敬,让他把钱给别的女人?那可不行。

  “别人家咋过,咱就咋过,我告你们,别把你大哥的付出当成理所应当,他不欠这个家的,更不欠你们两个小犊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私心,再跟着挑唆,别说我大嘴.巴抽你们。”

  赵大山拿出一家之主的气魄,眼珠一瞪,谁也不敢再吭声了。

  “你去把老母鸡都给我装上,再给我拿一百块钱,孙子没奶吃,也不见你着急。”

  赵大山对着打蔫的马春妮吩咐。

  “啥?老母鸡要留着下蛋给老二补身体呢!不往家里寄钱,咱还给他拿钱?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马春妮听了气坏了,也顾不得怕赵大山,和他嚷起来。

  “老二人高马大补养啥?大学都考完了,还用补吗?赶紧的,别废话,我去村里买点鸡蛋,一起带过去。”

  赵大山对着她怒喝一声,马春妮敢怒不敢言,却是气鼓鼓的瞪着他,一直看着他乐颠颠的走出家门。

  “妈,爸老糊涂了,你可得清醒点,那个女人和大哥都离婚了,孩子能是他的吗?”

  赵晋川看到爸爸走了,就凑到马春妮身边小声嘀咕。

  “就是,在村里就不是个稳当主,孩子还不知道是谁的呢?我大哥就是被她迷住了,给别人的孩子当爹。”

  赵明艳怨毒的话,简直就不像是姑娘说的,太损了点。

  “妈,有件事我大哥威胁我不让我说......”

  涉及到自身利益,赵晋川把陆思慧被人劫了,大哥救她的事情说了一遍。

  “啥?你这傻孩子,咋不早点告诉妈?”

  马春妮听了就像是吞了个苍蝇一样,气的搥了儿子一拳。

  “我大哥说了,如果我敢说出来,他就不给我钱。”

  赵晋川后悔的要命,现在不也没给自己钱吗?还不如当初说出来呢!

  “气死我了,你爸也是老糊涂,把别人的孩子当宝。”

  马春妮咬牙切齿的骂起来,认定了陆思慧怀的是野.种。

  赵明艳和弟弟对视一眼,觉得火候差不多了。

  赵大山在村里买了八十个鸡蛋,逮到谁都说自己抱孙子了,开心的嘴都合不拢。

  “瞧他乐的。”

  “哎呀,没想到陆思慧竟然生了个儿子?”

  “这下估计离不成了。”

  孙大丫和孙二丫凑在一起嘀咕,都觉得陆思慧的命太好了。

  过年时候她回来,离婚的事情被马春妮宣扬的全村都知道了。

  她们俩正经高兴一些日子,看陆思慧以后咋过?

  没想到事情翻转,她生了个儿子?看赵大山高兴的劲,陆思慧在赵家的地位算是稳固了。

  “听说赵家老大升官了,你说气人不?她命咋那么好呢?”

  张翠红满眼的嫉妒,说话都带着酸。

  都是女人,她长得也不差,命运差的太多了。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她眼红了。

  “嗤,我觉得未必是好事,不信你们都到赵家偷听去。”

  “我看也是,一般不都得婆婆高兴,四处买鸡蛋吗?马春妮你们见到了吗?这会儿她家一定吵起来了。”

  “走,咱们看热闹去。”

  这三个女人就是一台戏,都凑到赵家房子后听墙根。

  “老头子,你老糊涂了。”

  果然她们听到马春妮的声音,太高亢了,一定是气坏了。

  “你再敢多说一句,我就和你离婚。”

  兴高采烈的赵大山进门就拽住马春妮,她硬说陆思慧的孩子是野种,把他气的捂着心口,指着马春妮的鼻子骂。

  哪有这样当妈.的?非要给儿子戴绿帽子才高兴?

  马春妮吓得一声不敢吭,这么大岁数离婚,她去哪里住?除了死,没有别的路走。

  “给我收拾一下,你自己也带几件衣服,明天咱俩就去S市看孙子,你做婆婆的要伺候媳妇的月子,敢给她脸子看,我打断你的腿。”

  马春妮擦着眼泪唯唯诺诺的点头,眼底一片恨意,好好伺候月子?她想的美。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