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春妮被宁凯旋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想了想,自己是老太太,就不信他敢动手打她。

  再听到他替陆思慧母子出头,直接就联想到陆思慧身上。

  陆思瑶可是说过,她有一个相好的,所以她的肮脏话,信口就来。

  和陆思慧没关系,他会送奶粉过来,还说不用赵晋琛养活孩子,他来养?

  世界上有这种傻子吗?反正她不信。

  泼妇劲拿出来,啥都不在乎,他敢动手,她就往地上躺,就不信没人管。

  到时候就喊,这个男人勾搭她儿媳妇,还动手打她这个婆婆,看他怎么做人?

  “妈,你太过分了,在这么闹我和你断绝母子关系,永远不认你。”

  赵晋琛气的浑身发抖,儿子被妈说成是野种,现在说宁凯旋是思慧的野男人。

  思慧还在做月子,她当奶奶和婆婆的,怎么可以这么糟践她们母子俩。

  心里对母亲仅有的那点亲情,也被她亲手打碎了,他忍无可忍,大声对马春妮咆哮。

  上过战场的人,暴怒的时候眼里是嗜血的狠戾,马春妮吓得往后连着退了好几步,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他以前大声和自己说话都没有过,今天不止是吼她,还要和她断绝母子关系?

  “赵晋琛好样的,我支持你。”

  宁凯旋气的脸都黑了,她怎么说自己无所谓,但是这关系到陆思慧的名声。

  她当众这么埋汰思慧,以后她怎么做人?

  “啪,啪。”

  马春妮光顾着躲儿子了,忘了身后的赵大山,被他抓住后连着扇了她好几个耳光,马春妮被打的眼冒金星,脸上苍肿起来,都是手掌印。

  “哎呀,可打死我了,你们都欺负我,来人啊!救命啊!”

  马春妮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缓过来之后,就开始哭嚎起来。

  这边动手了,看热闹的人再也忍不住,都围过来指指点点。

  “怎么打的这么惨?”

  “这女人是谁啊?怪可怜的。”

  “好像是那个黑脸男人的妈,打人的是他爸。”

  “那怎么不拉着点?这是亲儿子吗?”

  宁凯旋看着马春妮被赵大山打,心里有种解气的感觉。

  如果自己的媳妇这样,他也会被气的动手,太可恨了。

  嘴和粪坑一样,啥话都说,就顾着自己痛快,不管给别人造成多大的影响。

  “儿子不认妈,老头子要打死我,同志们,给我做主啊!帮我找一个说理的地方吧!”

  见周围的人都同情自己,马春妮干脆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哭嚎起来。

  凌乱的头发,苍肿的脸,加上满脸的泪痕,她看起来就是一个被欺负的可怜兮兮的老太太。

  “怎么可以这样?小伙子,父母恩这辈子都还不完,不认妈,畜生不如。”

  看热闹的人里有老头老太太,自然都同情马春妮,帮着她指责赵晋琛。

  “都散散,这是家事。”

  见事情闹大了,赵大山咬牙瞪了马春妮一眼,不怪儿子不认她这个妈,也不看自己有没有当妈.的样。

  “都别围着了,事情跟你们想的不一样,这老太太撒泼呢!污蔑儿子。”

  宁凯旋不是为了帮赵晋琛,而是顾着陆思慧,开始做驱散人群的工作。

  他都被这个马春妮气的肺都要炸了,同情的看了一眼赵晋琛,有这样的妈,估计难过的日子在后面呢。

  今天这影响可不小,赵晋琛又穿着蓝制服,就怕别有用心的人告到领导那里。

  可惜赵晋琛是一个英雄人物,被他亲生母亲给坑惨了。

  “同志,他不认他.妈,这事咋说也不对,你得管管,好好教育。”

  那老头还是不依不饶,让宁凯旋收拾赵晋琛。

  “马春妮,你真行啊!我不和你离婚,我就不姓赵。”

  赵大山被气的眼前发黑,这娘们打都打不住,就咬死了要害大儿子,他咋把她带来了。

  心里下定决心了,这样的媳妇打死都不要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坐在地上哭嚎的马春妮傻眼了,也忘了撒泼了,赵大山说了这样的狠话,按照他的性格,谁劝都没用。

  “老头子,我不闹了,你别不要我。”

  从地上爬起来,边提鞋边追赵大山。

  没闹来钱,反倒把老头闹没了,她这下彻底慌了。

  “听到没有,那老太太自己咋说的?”

  宁凯旋望着围观的群众,一个个傻眼似的看着马春妮,这女人刚刚还哭的像是死爹死妈,伤心欲绝的样子。

  眨眼就蹦起来,自己嘴里说自己不闹了?

  原来他们这些吃瓜的群众都被她利用了。

  “这娘们......”

  “毁自己儿子也是够呛。”

  “泼妇啊?”

  再傻,听了马春妮的话也明白过来,她们都是被利用的傻子,马春妮是个大泼妇。

  “散散吧!别挡着人家做生意。”

  宁凯旋疏散群众有一手,笑起来那是和蔼可亲,没了面对马春妮时候的冷厉。

  “老赵,我同情你。”

  把围观的人清走之后,宁凯旋转身重重的拍了赵晋琛肩膀一下。

  以前听人说起过泼妇,但是真正见识才知道可怕,他都弄不了这滚刀肉,打不好使,骂更没用。

  尤其是这种人是你母亲的时候,你更是说不得,骂不得,打不得。

  不然一顶不孝的帽子,能压死你。

  “你没事别老往我家跑。”

  赵晋琛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被他看了家丑,让赵晋琛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他这样的家庭,思慧还愿意跳进火坑吗?

  “你好赖不知,我是给你儿子送奶粉,你以为这东西好弄呢?我托人在大城市给买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刚帮完你,转身就不认人。”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