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凯旋眼珠一瞪,直接控诉赵晋琛。

  老实说,他现在是真同情他,但是也觉得他对思慧的维护像个爷们。

  母亲又能怎么样?就可以为所欲为,往儿媳妇和孙子身上泼脏水吗?

  作为丈夫,赵晋琛合格。

  作为儿子,他做的也不差,一个科长多少工资?有数的钱几乎都邮寄回家了。

  娶了媳妇,生了儿子,家里人还像是水蛭吸附在他身上,少给点钱,马上就来闹,换做是他也会脱离母子关系。

  太可恶了,真怀疑赵晋琛不是他.妈亲生的,他是捡来的。

  “谢谢,钱给你,奶粉给我,我拿进去。”

  赵晋琛默了默,奶粉的确难买,宁凯旋没说瞎话。

  事关儿子的口粮,他不能硬气,但是钱他不欠宁凯旋的,不愿意让宁凯旋进屋,就堵在门口。

  “不需要,我给我干儿子买的,显不着你,让开了,别挡道。”

  宁凯旋把奶粉背在身后,伸手扒拉开挡路的赵晋琛,大踏步的走进院子。

  “......”

  赵晋琛磨磨牙,瞪着他的背影,真想揪着脖领子把他扔出去。

  “思慧,你婆婆好像是走了。”

  屋里周大娘搂着陆思慧,心疼的看着她,坐月子呢!被气坏了可怎么办?

  “走了清静,这女人可怕。”

  陆思慧见干妈担忧的看着自己,挤出一丝笑意,不想她为自己担心。

  “是呀,太可怕了,这么说自己的孙子,太过分了。”

  周大娘心疼的看着小波,被亲奶奶喊野种,孩子长大若是知道了,会不会气疯了?

  “思慧,大哥来看你了。”

  宁凯旋走到外屋的时候就开始喊,没有直接进屋。

  “大哥来了。”

  陆思慧把乱发噎到耳后,不让自己看起来太狼狈,冲着屋外招呼一声。

  “小波,干爹来看你了。”

  宁凯旋进屋就奔孩子去,把手里的奶粉举的高高的,当看到小波眼里还有泪花,嘴委屈的撇着。

  他眼里的笑意消失,换上了愤怒。

  “小波不哭,以后谁欺负你,干爹帮你收拾他。”

  陆思慧无奈的看着他,听到脚步声抬头就对上赵晋琛内疚自责的目光。

  她楞了一下,不安的移开目光,这事不怪他,用不着自责。

  刚刚在屋里他就维护自己和孩子,算是合格的爸爸。

  “思慧,你那个婆婆就是泼妇,幸亏有你公公在,不然真不知道怎么把她弄走。”

  说起马春妮,宁凯旋还心有余悸,对这种倚老卖老的老太太,他也没辙。

  “不说她,和我没关系。”

  陆思慧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抬头都能感觉到赵晋琛痛苦的目光。

  她这是和自己撇清关系吗?不会再给他机会了?

  “思慧,我对不起你,不会再来找你。”

  赵晋琛扔下一句转身就走,陆思慧抬眸看他的时候,只看到他一个决然的背影,看起来那么悲凉,落寞。

  “不对劲啊!思慧啊!原谅晋琛吧!我看他刚才的目光那么绝望呢!”

  陆思慧没有看到,周大娘却看的清楚,赵晋琛满眼绝望,看陆思慧的目光带着不舍,最后离去的时候像是下了决心。

  这让她心里很慌乱,总觉得他的情绪不对。

  “是呀,不像他了。”

  宁凯旋锁紧剑眉,他对赵晋琛的感情很复杂,一半是崇拜,他是英雄,因为他身负重伤咬牙坚持,保证了国家财产不受损失。

  另一半则很复杂,他俩是情敌,都喜欢同一个女人。

  陆思慧心里很慌,像是要发生什么事情,那种感觉在小波出事前就有过。

  “......”

  陆思慧垂下眼睑,不让人发现她眼底的担忧。

  “赵晋琛是个爷们,他为了你和他.妈脱离母子关系,此生都不喊她妈了。”

  宁凯旋突然开口,这点上赵晋琛做的让他刮目相看。

  一般窝囊的,愚忠愚孝的,都只能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由着自己母亲欺负媳妇。

  不敢有一句反驳,可赵晋琛却站出来维护媳妇和孩子。

  “他.......真的那么做了?”

  陆思慧脑袋里一片空白,赵晋琛非常孝心,前世的时候他.妈妈对他予取予夺,没钱出去借,也满足她的要求。

  老二娶媳妇,赵明艳买房子,几乎都用的他的钱,还有名目繁多的养老费,他一声都没吭过。

  当初自己也是很生气的,但是赵晋琛不理她,说啥也没用。

  今生他竟然能为了自己和孩子,和他.妈脱离母子关系?她根本就不敢想象,这是真的吗?

  “是的,围观的人都骂他不孝,他咬牙撑着......”

  宁凯旋把当时的情况给陆思慧说了一遍,周大娘听的直摇头,把孝心儿子逼成这样,这是亲妈吗?

  还要去单位告晋琛?她怎么一点都不为儿子着想?

  “妈,大哥,我累了,想睡会儿。”

  陆思慧表面平静,心里已经是惊涛骇浪翻搅不停,此时她心很乱。

  赵晋琛这样维护她们母子,为她们遮风挡雨,挡去明枪暗箭的伤害。

  心里的天枰又开始朝他倾斜,另一面的自己则大声努力阻止。

  “不要再和他纠.缠了,受的伤还不够吗?”

  “可是,他为了我做了很多,是一个称职的爸爸。”

  “那又怎么样?有那样的妈妈,今天的事情还会上演。”

  头越来越疼,陆思慧忍不住皱起眉,水润的眸子里像是一潭死水,沉寂无波。

  看着怀里的小波,他还那么小,需要的爱太多,自己能给的太少。

  这天过后,赵晋琛真的没有再来过,转眼陆思慧出了月子,生活像是回到原点,赵晋琛像是重来就没来过一样。

  出了满月,小波让干妈带着,她要去前面的理发店赚钱。

  可就在这天,她迎来了不受欢迎的客人。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