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会找王厂长父母核实情况的,也会找人调查,看看是谁把照片贴在黑板报上的?”

  这件事关系重大,赵晋琛是英雄,如果宁凯旋和他媳妇是婚内就在一起,那么,宁凯旋就是品质问题,那是要被审查的。

  同样,宁凯旋给赵晋琛作证也没有用,他都是奸夫身份了,马春妮那么骂也没错,愤怒之下说点过头话,农村妇女也正常,但是赵晋琛对母亲的不孝就做实了。

  母亲一心为了他,他却要和她脱离母子关系,这就显出母爱是伟大的,而他是自私自利的人,这种人在单位里是不堪大用的。

  “周叔,这件事是个阴谋,您一定要调查清楚。”

  宁凯旋郑重表示,言语中多了丝恳求。

  “我当然会调查,已经派人去靠山屯了,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同志的。”

  周主任眉心紧锁,心里觉得这件事很复杂,很麻烦,赵晋琛想一点事情都没有,怕是很难。

  马春妮求村长媳妇帮着说和,想少赔点钱,少给点粮食,可张秋花一声不吭,就阴森森的看着村长媳妇,最后她都害怕了,直接起身出来。

  “怎么样啊?她答应没有?”

  马春妮就守在张秋花家门口,看到村长媳妇出来,急忙迎上去问。

  “你们的破事我管不了,她那眼神太吓人了,我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别的啊!你是村长媳妇,你不管谁管?出人命村长不也摊事吗?”

  马春妮慌了,拉着村长媳妇的袖子不让她走,她都害怕了,那个张秋花怕是动真格的了。

  村长媳妇连连摆手,根本不想听马春妮说啥。

  “我管不了,真管不了,大不了不让我当家的做村长了。”

  说完挣脱马春妮的拉扯,大步往家里走。

  “这不完了吗?她都不敢管了?”

  马春妮急的直搓手,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给粮食和钱,她心疼,不给,她害怕张秋花真弄死闺女和儿子,或者一把火烧死她们一家人。

  突然,她感觉到脖子后冒凉风,蓦然回头,正对上张秋花阴森的目光,还有她身旁椅子上坐着的陆家成,这小子的目光看着也瘆得慌。

  一向嚣张的马春妮吓得转身就跑,还不如刚刚厮打在一起呢!这种闷声不响瞪着你看的样子,太吓人了。

  跑回家,把门插好,确定推不开之后,才背过身靠在门上大口喘着粗气。

  此时她已经满头冷汗,身上的衬衣都被冷汗浸湿了。

  能让她马春妮这么怕的人,张秋花算是第一个。

  “我才不给钱呢!呸,你怎么不去抢呢!”

  她越想越憋气,朝着地上啐了两口,只是骂人的声音小的像蚊子。

  不像以前高八度的叫骂声,全屯子都能听到。

  “当当当。”

  “怎么还把门插.上了。”

  门外传来砸门声,马春妮刚骂完张秋花就听到敲门声,把她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这一墩,牙齿还把舌.头咬了一下,疼的她妈呀一声。

  “妈,你怎么了?”

  门外站着垂头丧气的赵晋川,听到院里的声音,他忙从院墙跳进院子里。

  伸手扶起地上坐着的马春妮,关心的问她。

  “你回来了,这院墙能跳进来啊?”

  马春妮看到是儿子,心才放下,拍着心口站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白?”

  赵晋川觉得他.妈有点精神恍惚,像是被吓到似的。

  “没事,儿子,你考的怎么样?”

  儿子回来了,就有了主心骨,马春妮忘了张秋花带给她的恐惧,开始关心他的成绩了。

  一听马春妮问这话,赵晋川低下头蔫了。

  “你说话啊?不是去看成绩了吗?考上没有,录取通知书怎么还没来?你地址是不是留错了?”

  马春妮最惦记的就是这件事,看到儿子不吭声,打蔫的样,心就慌了。

  问出的话像是机关枪一样,突突......

  连上串。

  “就差五分,妈,我想复读一年,我不甘心。”

  赵晋川懊恼的蹲在地上,如果考试前多复习一下,考试的时候不马虎,他不至于就差五分没考上。

  “复读?你想什么呢?你不是说有把握考上吗?这三年高中,家里啥活都不让你干,老母鸡下的蛋我和你爸谁都舍不得吃,有细粮也都紧着你吃,完了你告诉我没考上?我怎么和你爸爸说?”

  马春妮本指望老二考上大学后,拿着成绩去把赵大山哄回来。

  现在好了,他没考上?这去找赵大山,还不得被骂回来?

  “妈,别说了,我心里难受,憋得慌。”

  赵晋川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他纳闷怎么就没考上呢!为啥就差那么几分,他就进不去大学的门?

  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班里学习成绩不如他的都考上大学了,他为啥就没上去?

  “难受?我还难受呢!早知道你考不上,就不让你接着念了,下地干活赚工分娶媳妇。”

  马春妮没好气的数落儿子,赵晋琛十六岁就去上班,工资大部分都供老二念书了。

  他要吃好的,穿好的,说不想让同学瞧不起。

  这全家的希望都放在他身上,完了,他给了她们一瓢冷水。

  “我不,我不想当一辈子农民,妈我报名复读了,明年我一定能考上。”

  赵晋川跪到马春妮面前,让他去种地,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当一个浑身是土的老农民,他不甘心。

  他也想像城里人一样,穿着皮鞋,骑着自行车去上班。

  就算是上班,他也不想去工厂,而是希望能当老师,或者上政府机关,那才有面子。

  “我可不敢答应你,你去找你爸问吧!看他同意不?”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