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员走过来,笑的一脸灿烂,把两屉包子放到桌上,甜甜的对着宁凯旋说了句。

  “咳咳。”

  赵晋琛差点没喷了,这姑娘......

  算了,他还是吃菜吧!

  “谢谢,我带着钱呢!”

  宁凯旋一点不觉得尴尬,对着服务员挑眉一笑,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

  赵晋琛狂汗,这也太......

  一屉包子眨眼进肚,他觉得还是吃东西快点的好,不然得被宁凯旋恶心吐了。

  “差不多了,咱们开喝。”

  宁凯旋啃了个猪蹄,把手擦干净,举起酒瓶,对着赵晋琛面前的酒瓶撞了一下。

  “好。”

  肚子里有食,赵晋琛心里有底,他是出名的酒漏子,能把他喝倒的人不多。

  “赵晋琛,希望这次你能珍惜思慧,不然的话,我一定不会再让她回到你身边,就是抢也要把她抢走。”

  宁凯旋脸上的笑容消失,换上了冷厉。

  这次是思慧还爱着他,自己就默默的做她的好大哥,放弃对她的爱。

  但是赵晋琛如果再伤害他,那他一定会毫不客气的抢走她。

  “我不会让你有机会的。”

  面对宁凯旋的坦荡,赵晋琛脸色冷峻,举起手里的酒瓶,像是在对自己发誓。

  “好,喝酒,不醉不归。”

  宁凯旋认真的看着他,在他眼里看到了对思慧的爱和坚定,他笑了,酒瓶用力撞了下赵晋琛的杯,仰头一饮而尽。

  “慢点喝。”

  赵晋琛皱了下眉,不甘其后,也仰脖喝起来

  这种豪迈的喝酒方法,引来全饭店男人的注意,简直太爷们了,他们是不敢这么喝的。

  一顿酒喝下来,赵晋琛和宁凯旋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够爷们。”

  宁凯旋把空酒瓶放在桌上,对着赵晋琛竖起大拇指。

  “慢慢喝。”

  赵晋琛笑了一下,给宁凯旋夹了片酱牛肉。

  喝酒是看心情的,他现在心情不错,媳妇回来了,他又多了一个好朋友。

  一顿饭吃完,俩人都有些微醺,脚步踉跄的离开饭店。

  “我送你回家。”

  宁凯旋自己喝多了,还想把赵晋琛送回去。

  “我自己走,你回去慢点开车,小心点。”

  赵晋琛摆手拒绝,这儿离着思慧的理发店不远,只要转过两条街就到了。

  正好,他一身酒气,走路回去还能散去一些。

  “好,我走了。”

  宁凯旋有些头重脚轻,他的酒量还是不如赵晋琛。

  见到风,就有想吐的感觉。

  手扶着灰色的水泥电线杆,他开始干呕。

  这幅样子,赵晋琛哪里敢离开他,宁凯旋可是开着车呢!

  摇摇头,酒量不行,还总要和自己拼。

  过去扶着差点摔倒的宁凯旋,拍着他后背,让他尽量吐的干净一些。

  “呕,赵晋琛,你怎么不吐?”

  宁凯旋觉得自己的苦胆都要吐出来了,醉眼朦胧的看着赵晋琛,见他还是精神如常,这让他很不服气。

  “我酒量好,早就告诉你了,车钥匙给我,送你回去。”

  赵晋琛淡淡的回答,他不放心,还是把他送回去的好。

  宁凯旋此时看东西都成双影了,确实也不能逞强,从兜里掏出车钥匙,举在手里晃呀晃。

  赵晋琛连着接了两次,每次要接到了,他就把手晃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赵晋琛一把抢过钥匙,揪着他的胳膊,把他塞进吉普车的副驾驶。

  “他喝多了,麻烦你照顾他。”

  服务员从饭店里跑出来,满眼关心的看着宁凯旋,还像是和他一家人似的,求赵晋琛照顾他。

  赵晋琛眉角抽了一下,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了?

  貌似,宁凯旋和她没啥关系,这姑娘别是被他几个眼神,几句玩笑,就以为他看上她了吧?

  没和她说话,关上车门发动引擎,留给服务员的是汽车的尾气,变相的告诉她,一切都是不真实的,让她快点醒过来。

  宁凯旋家住在工业局家属区,他爸爸是局长,所以家里住的是楼房,三居室,很宽敞明亮。

  当赵晋琛把宁凯旋送到家后,宁泽川皱眉看着浑身酒气的儿子。

  “怎么喝这么多酒?”

  “宁局长,是我不好,不该让他喝这么多。”

  宁泽川是赵晋琛的领导,赵晋琛只能连声说抱歉。

  “不是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酒是好东西,但是要适量,不能没事就拼酒。”

  宁泽川并没有因为他的道歉就不训斥他,还是摆出了领导架子教训赵晋琛。

  谁让他把儿子喝多了,在他认为这都是狐朋狗友。

  赵晋琛有些尴尬,却又不能说什么,扶着宁凯旋坐下,就和宁泽川告辞。

  “宁局长,我先走了。”

  “嗯。”

  宁泽川眉心依然紧锁,没好气的看着靠在沙发上对着自己笑的儿子,对赵晋琛的告辞,他只是用鼻子哼了一声。

  “爸,你回家还摆什么架子?”

  宁凯旋不喜欢他对自己朋友是这个态度,扯开衬衣领子,冲着他爸不高兴的质问。

  赵晋琛不方便介入父子俩的谈话,再说凯旋若是因为自己和他爸吵起来也不好。

  “凯旋,你去躺会儿醒醒酒,宁局长说的对,以后少喝点。”

  “得了吧!他喝多的时候多了去了。”

  宁凯旋手一挥,打断赵晋琛的话,瞪着眼睛和他爹对持。

  “我先走了。”

  这种情况下,赵晋琛只有告辞。

  离开后,听到屋里传来爷俩的争吵声。

  宁泽川的吼声可不是这一扇门能挡住的。

  “你说说你,让我都成了笑话了,勾搭赵晋琛的媳妇,这事都传的满城风雨,你还和他称兄道弟?”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