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晋琛感觉不对,抬头就看到她泪盈盈的看着自己,紧张的站起来,刚刚他已经尽量温柔了,可自己是不是手劲太大了。

  “没事,我就是觉得幸福来之不易。”

  陆思慧深吸一口气,把泪意逼回去,她心里是感慨万分,兜兜转转,自己还是回到他身边。

  这感觉像是在做梦,一个美丽的梦,她不愿意醒。

  “是,来之不易,咱们就更应该珍惜。”

  赵晋琛站起来把她揽在怀里,两个头顶在一起,看着窗外那一轮皎洁的明月,月圆了,人也团圆了。

  这一晚,陆思慧睡的异常香甜,梦到自己和赵晋琛老了,满头白发,却依然相互搀扶,恩爱如初。

  睁开眼时,已经是日上三杆,她猛地坐起来,下意识的摸向身侧。

  下一刻眼中闪过失望,空的,她的枕边是空的。

  “醒了?”

  门开了,赵晋琛一脸灿烂的笑容,看起来神清气爽,他的手上还端着洗脸盆,对着陆思慧问了句。

  “嗯,醒了。”

  陆思慧笑了,蜷起腿用双手抱住,侧脸看着他把脸盆放在脸盆架上。

  “洗把脸精神一下,饭我做好了,起来吃吧!”

  赵晋琛见她一直望着自己笑,走过去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在她光滑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低眸看着她,对着她伸出双手,想把人拉起来。

  陆思慧笑着伸出手勾住他脖子,把人拉向自己,在他有型的薄唇上狠狠亲了一口。

  “好,起床,小波呢?”

  还没等赵晋琛反应过来,她掀开身上的薄毯想下地。

  “小波送到妈那去了。”

  撩完了就走?赵晋琛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将陆思慧推回床.上,他直接把她笼罩在自己身.下。

  “继续吧!”

  在陆思慧还蒙着的时候,他邪魅的笑了,低头吻住她的唇。

  昨晚俩人相敬如宾,他不敢越雷池半步,就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

  但现在没事,大白天的,亲就亲了,他觉得自己能克制住。

  谁让她调皮,小惩大诫。

  陆思慧笑了,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清晨的吻能让血液流动更快。

  赵晋琛没想到她能这么主动,更没想到,自己的自制力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他狼狈的站起来,将白衬衣从腰带中拽出来,挡住尴尬部位,脸上有一抹可疑的红。

  “哈哈。”

  陆思慧看到他一系列的动作,忍不住捂着肚子在床上笑起来。

  “笑什么?”

  赵晋琛宠.溺的看着她,看自己狼狈的样子,她就那么开心吗?

  “笑你,好可爱。”

  陆思慧擦去笑出来的眼泪,一本正经的对他说。

  “我是男人,这可爱两个字,你还是留给小波吧!”

  赵晋琛转身逃走,不然他觉得自己一定控制不住自己,万一来个清晨运动怎么办?

  陆思慧心情大好,哼着歌洗脸梳妆。

  “思慧笑什么呢?我听着可高兴呢!打从你们离婚后,我都没看她开心的笑过。”

  门外传来干妈小声的问话,陆思慧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她是有多久没有这么开心的笑了?真的是忘了呢......

  赵晋琛则是听的一阵心疼,越发觉得自己对不起思慧。

  “妈,看我以后吧!我一定不会再让她伤心的。”

  他这是给干妈下保证,也是对自己说的,绝对不能再让思慧难过。

  他这辈子亏欠的就是她,以后加倍爱她。

  “那就好,希望思慧苦尽甘来,你可千万再别那样......再来一次,我真怕思慧受不了。”

  “不会的。”

  赵晋琛被干妈说的有些无言以对。

  三天后,思慧理发店重新装修完毕,再次开业。

  事先都写好红纸通知了,开门老顾客就上门了,生意基本没受影响。

  针织厂那个大姐中午的时候又来了,进门就觉得屋里有些不一样了。

  性格开朗的她,声音洪亮。

  “重新收拾了,好像比以前大了呢!”

  “我丈夫收拾的。”

  陆思慧脸上挂着春风般灿烂的笑容,说起赵晋琛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最璀璨的宝石。

  “是吗?你男人挺厉害,这屋里弄的,又是花又是绿叶的,看着心情都好。”

  “是呀!他挺有心思的。”

  两人说着话,就看到赵晋琛拎着冒着热气的水桶进来。

  “你男人真能干,前几次来怎么没看到他呢?”

  针织厂大姐看到他后,觉得俩人简直太般配了,这男人看着稳重内敛,高高壮壮的,给人一种安全感。

  “他......工作忙,最近调转工作呢!”

  “是吗?在哪里上班啊!”

  俩人聊的挺热乎,赵晋琛看了思慧一眼,也不打搅干活,过去把脏毛巾都放在盆子里,倒上热水洗起来。

  “大姐,洗头吧!我给你烫头。”

  陆思慧忙完手里的盘发,剩下两个是理发,她交给小娟和陆少涵了。

  “上次那女的怎么处理了?”

  洗头的时候,大姐小声问她。

  “赔钱,拘留。”

  陆思慧笑着回答,丁美娇的大姑去医院检查没什么问题,就被送进拘留所了,连打带罚,她还得赔偿自己一百块钱。

  不过算下来也不合适,耽误三天生意,可不止这一百块钱的事。

  她大概得损失三百左右,她现在每天开门营业到关门,最少一百块钱。

  但是能将她拘留,就对丁家人起到警示作用,以后不会再打自己主意,这才是最重要的。

  “活该,什么人呢!见过不讲理的,没见过她这样的,一言不合就砸店,她咋不上天呢?”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