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晋琛在一旁听着,默默干自己的活,他的调令还没下来,等着宁凯旋爸爸最后批示呢!

  “晋琛,干什么呢?义务劳动呢?”

  他们这边正说着话,宁凯旋开门进来了,见赵晋琛在洗毛巾,他笑着打趣他。

  “你想帮忙不?”

  赵晋琛目光冷沉的睥了他一眼,抬手把手上的水珠弹到他脸上。

  “别啊!多脏。”

  宁凯旋嫌弃的擦着脸上的水渍,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来蹭饭了?”

  赵晋琛看到他嫌弃的样子,心情大好,笑着问他。

  “这顿饭你可得请我吃点好的,看看这是什么?”

  宁凯旋桃花眼眯起,从背后拿出一个档案袋,对着赵晋琛晃手,故作神秘的问他。

  “调令下来了?”

  赵晋琛扔下手里正洗着的毛巾,把手在身后擦了擦,伸手去接档案。

  “下来了,你得感谢我,为了让我爸答应你去家具厂,我可是费了不少唾沫呢!”

  宁凯旋把档案拍在赵晋琛胸口,双手环胸,用恩人的口吻自卖自夸。

  “谢谢。”

  赵晋琛笑着搥了他肩膀一下,这小子,干点啥都要功。

  “家具厂?听说都快开不出工资了,你去那儿干啥?”

  针织厂的大姐好心的提醒他,不能眼看着火坑让他跳下去。

  “谢谢。”

  赵晋琛看了媳妇一眼,对那大姐道了谢。

  “没事,我丈夫想学做家具。”

  陆思慧拿着毛巾帮她擦头上的水,笑着解释晋琛想去的原因。

  “学做家具?那还用去哪儿上班?我爸爸就是老木匠,手艺好着呢!祖传的,知道我家祖上是干啥的吗?就是给皇宫做家具的,不是我吹,我爸爸的手艺,全市的木匠合一起也不如他。”

  “是吗?那大姐能不能求您爸爸收我丈夫为徒啊?”

  陆思慧听后眼前一亮,实木家具可是非常贵,想学都找不到师傅呢!

  “这个我回去问问,毕竟是祖传的。”

  大姐犹豫了,爸爸那个倔脾气,够呛答应啊!

  “不如这样,您带我们去你家,我和叔叔谈谈。”

  陆思慧看到她眼底的为难,知道这事不容易,一般老手艺人,收徒弟都非常谨慎,不是阿猫阿狗去都收。

  “这个没问题,只是我爸爸的脾气有点不好,我家姐妹几个都不喜欢学木匠,唯一的弟弟更是宁可上班,我爸怕手艺失传,兴许还真能收这老弟。”

  大姐看向赵晋琛,觉得这一表人才的男人去做木匠?是不是屈才了?

  “你想清楚,做木匠可不干净,白衬衣一天就变成灰色的。”

  她好心的提醒赵晋琛,这气宇轩昂的样子,和爸爸戴着眼睛拿着刨子推木头的样子怎么都联系不起来。

  “我想好了,做就做到最好。”

  赵晋琛点点头,声音沉稳,媳妇既然觉得这行有前途,那他就去做。

  跟她结婚之后,改变了他的看法,不一定上班是最好的选择。

  “那行,等我星期天休息,就带你们去我爸家。”

  大姐爽快的答应着,陆思慧开心极了,感觉自己重生之后在事业上特别顺利。

  想什么来什么,相信这家具厂真开起来,一定能让她赚大钱。

  “哈哈,晋琛,我妹子把你安排成木匠了,咋样,心里啥感想?”

  宁凯旋用胳膊肘搥了赵晋琛一下,挑眉坏笑看着他,总觉得赵晋琛是不是太听话了,保卫科长去做木匠,想想都觉得荒唐。

  “挺好。”

  赵晋琛浑身散发着淡淡寒意,真想把宁凯旋这幸灾乐祸的笑容打没了。

  “是吗?你还真听话。”

  宁凯旋往后退了一步,咋觉得他的目光不善呢?

  “学到手艺到什么时候都有用,只要能养活她们母子,我干什么都行。”

  “哼。”

  宁凯旋听到赵晋琛这话,只是嫌弃的哼了一声,倒是没有再逗他。

  细想想,他还是比自己有责任心,虽然也喜欢思慧,但是还是在乎自己的形象,不可能同意去做一个小木匠?

  这落差太大,普通人都会受不了。

  “大姐,您贵姓,这么久了都不知道您贵姓呢!”

  陆思慧边给大姐卷杠子,边笑着询问她。

  “免贵姓秦,你叫我秦姐就行。”

  大姐在镜子中看着陆思慧,门口宁凯旋和赵晋琛的谈话她都听到了。

  见俩人走了,她笑眯眯的问陆思慧“你丈夫以前是干什么的?”

  “第一炼钢厂保卫科长。”

  陆思慧不知道秦姐为什么问她?不过还是笑着回答她。

  “哎呀,那前途多好,你怎么让他去学木匠?第一炼钢厂可比家具厂强多了,那是大厂,福利待遇可好了,毛巾肥皂都是公家发。”

  秦姐搞不懂陆思慧怎么想的?好心的劝她。

  “秦姐,当保卫科长也不是想象中那么风光,之前他抓偷钢铁的坏人,差点丢了命,我还是喜欢踏踏实实的生活。”

  陆思慧笑着往她发卷上抹了最后一层烫发水,给她戴上电帽子。

  “是吗?那可也对,还是安稳日子好过些。”

  等秦姐烫完头给钱的时候,陆思慧说什么都不要。

  “秦姐,我家晋琛还要拜伯父为师傅呢!真若是成了,就是一家人,以后您烫头我都不要钱。”

  陆思慧笑着推开她的手,有求于人,自然要有所舍得。

  “这多不好意思?”秦姐不好意思了。

  “别客气。”陆思慧笑着把她送到门外。

  “那这样,我一定会劝我爸收下大兄弟,这事包在大姐身上。”

  秦姐无功受禄,自然要回报,陆思慧笑着点头。

  店对面,一个男人躲在电线杆后面,目光贪婪的看着陆思慧。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