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热,我去拿温度计。”

  赵晋琛摸过之后紧张了,小波的额头都烫手。

  “不行,赶紧物理降温。”

  陆思慧觉得不行,扔下一句开门跑出去。

  “ 酒呢?”

  她打开厨房的灯,记得家里还有半瓶原粮酒。

  “找什么呢?”

  周大娘听到动静披着衣服从东屋出来。

  “妈,我记得家里还有酒来着。”

  陆思慧着急的问她。

  “是有,我怕放在碗橱里打了,半夜三更喝什么酒啊?”

  周大娘揉了揉眼睛,小波今晚哭的有些不对劲,抻着脖子往屋里看,

  “小波好像发烧了。”

  陆思慧心急如焚,都快急哭了,发烧容易引起脑炎,有了前世的经历,她最怕孩子发烧了。

  “我去拿酒,不行就得送医院,别耽误了。”

  周大娘听到小波病了,顿时就急了。

  “先看看,这大半夜的医院只有急诊医生。”

  陆思慧犹豫了一下,小孩尽量不要打点滴,能控制住就不去医院。

  三个人给孩子用酒擦身,尤其是胸.口,手心脚心,都是重点部位。

  忙乎了大半夜,早晨的时候,孩子总算退烧了,几个大人却是折腾的不轻。

  “妈,你去睡会儿吧!我和晋琛做饭就行。”

  陆思慧累的头昏脑胀,却还惦记干妈,怕她累坏了。

  “我做吧!岁数大,没多少觉,你和晋琛抓紧时间眯一会儿,饭好了我喊你们。”

  周大娘看着闺女神情疲惫,哪里还舍得她做饭?

  “我做吧!煮点挂面,家里有咸菜,早晨对付一口。”

  赵晋琛直接走出去,他哪能让媳妇和干妈做饭。

  “思慧,幸亏家里有个主心骨,关键时刻还得有男人。”

  周大娘满意赵晋琛的表现,又跟思慧面前说他的好话。

  “妈,我知道了。”

  “抓紧时间把复婚手续办一下。”

  周大娘担心的是这个事,现在这样不明不白的住在一起,好说不好听。

  “行了,我有分寸。”

  陆思慧看着干妈笑了一下,暂时不着急,这样也挺好。

  吃过早饭,大妹二妹带着虎子和二丫上学了。

  陆思慧想去店里干活,被赵晋琛拉住不放。

  “不要命了,去休息,店里我去看着。”

  “你会做什么呀!”

  陆思慧好笑的看着他,顾客烫发盘发,还是剃头,他能干什么?

  “先睡一会儿,钱不是一天赚的,这不是还有小娟呢!一般的活她都会,我给客人洗头,这活能干。”

  赵晋琛黑眸心疼的看着媳妇,不管她说啥,他都不许她去店里。

  没办法,陆思慧只得倒头睡觉,昨晚基本上就是一晚上没睡。

  和晋琛做了那一次,她都筋疲力尽了,又照顾小波,加上惦记担心孩子,这会儿真有些晕晕乎乎的。

  “同志,您轻点,这是脑袋。”

  店里,赵晋琛面容严肃的给顾客洗头,帅哥给自己洗头是好事,但是这手太重了,顾客终于忍不住抱怨了。

  “对不起,我这手力气大,我尽量轻点。”

  赵晋琛冷硬的脸上显出一抹尴尬,他一个大男人,梳的是板寸短发,天天洗脸的时候,顺道就把头发洗了。

  简单利落,可这女同志的头发长,他又尽量闪开身体,怕碰到人家。

  这让他感觉很累,比抗二百斤的麻袋都累。

  陆思慧睡了两个小时,精神稍有恢复,不放心前面的情况,洗了把脸就来店里了。

  一进门就看到赵晋琛拉弓射箭的给顾客洗头,身体离着顾客半米远,幸亏是胳膊长,不然都够不到。

  “你不累啊?”

  她过去换下赵晋琛,笑着打趣他。

  “这活儿,挺累。”

  赵晋琛尴尬的笑了笑,手上都是洗发水的泡沫,这样子被进屋的宁凯旋看到了。

  得瑟的凑到他跟前,胳膊搭在他肩膀上打趣他。

  “晋琛,你干啥呢?”

  “干活。”

  赵晋琛瞪了他一眼,严肃的回答,看到他又随便搂着自己肩膀,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冷眸闪过一道暗芒,沾满肥皂沫的大手直接抓住宁凯旋搭在自己肩头的爪子。

  “凯旋,今天来有事吗?”

  “耶,你恶心不恶心?”

  果然,有洁癖的宁凯旋,脸上的坏笑不见了,换上一脸的嫌弃。

  “这是干净的,有啥恶心的?”

  赵晋琛一本正经的看着他,在看到顾客洗完头之后,他端着盆把脏水泼到门外,换上清水洗手。

  “起开,我咋觉得你小子蔫坏呢?”

  宁凯旋用胯骨把他撞到一边,抢先一步过去洗手,嘴里不满嘀咕着。

  “多谢夸奖。”

  赵晋琛神情淡漠,这回答,好像是宁凯旋夸他似的。

  “嘶,你小子,滚刀肉。”

  宁凯旋狭长的桃花眼瞪大了,指着赵晋琛骂道。

  “这说的是你。”

  见他洗完了,赵晋琛不紧不慢的过去洗手,拿着肥皂把手里里外外的洗了两遍,像是在对待一件极严肃的事情。

  给思慧洗头那是享受,给其他女人,简直就是折磨。

  他也很嫌弃的好不好?

  “我爸问你什么时候去报道?”

  宁凯旋抢过他手里的毛巾,擦完手后扔回给他,声音慵懒的问道。

  “我打算一周后,我要去广州一趟,店里的存货不够了,思慧还想开个化妆品商店。”

  赵晋琛简单的介绍一下,对宁凯旋他一点隐瞒都没有。

  “这钱就不够你们两口子赚的了,还去广州进货,你也不怕走丢了。”

  宁凯旋撇撇嘴,知道这又是妹妹的主意,但还是讽刺赵晋琛两句。

  “大男人还能走丢?你当我是你呢?”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