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慧无奈的看着他俩,天天打嘴仗,也不嫌累的慌。

  “老板,新来的那个小伙子你认识啊?”

  正在烫发的大姐盯着镜子偷偷观察宁凯旋,这小伙长的真帅,穿衣服也有架,精神抖擞,看着就养眼。

  “他是我大哥。”

  陆思慧笑着回答,顾客眼睛顿时亮了。

  “有对象没有?”

  她压低声音问陆思慧,这副样子,不用猜就知道她想干啥?

  “没有呢!大姐想给介绍一个?”

  陆思慧笑了,自己幸福,也希望大哥能早点找到爱人。

  “他在哪里上班,家里几口人,今年多大了?”

  大姐接二连三的追问,陆思慧好笑的看着镜子,大姐看着有四十多岁,大脸盘,富贵相,穿衣打扮像是坐办公室的领导。

  看大哥的眼神,简直就是闪闪发光,像是发现值钱的宝贝似的。

  “我大哥在工业局上班,家里还有一个哥哥,爸爸是局长,妈妈在医院上班,今年26岁了。”

  陆思慧压低声音回答,那位大姐的眼神总盯着宁凯旋,这让他产生了警觉,竖着耳朵听他俩的对话。

  “凯旋,不错啊!那大姐好像相中你了。”

  赵晋琛听力一直都好,陆思慧和那大姐的对话,他听的清清楚楚,用胳膊肘搥了宁凯旋一下,笑着打趣他。

  “思慧是个叛徒。”

  宁凯旋不满的瞪着陆思慧,这么积极的往外推销他?这是生怕他娶不上媳妇吗?

  他也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好不好?

  他这是不想找,真要找的话,有的是姑娘上赶着。

  “我媳妇是为你好,别狗咬吕洞宾。”

  赵晋琛寒眸瞥了他一眼,不满他说思慧。

  “得得,知道你俩是一家,赶紧走,我咋觉得妹子要把我卖了呢?”

  宁凯旋拉着赵晋琛就走,对这样被人盯上的感觉,很不喜欢。

  出了门,赵晋琛冷眸寒意骤深,凌厉的目光警惕的环顾一圈。

  “看什么呢?”

  宁凯旋伸出大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俊朗无双的面容凑到赵晋琛面前。

  “思慧说有人监视她。”

  没发现可疑之人,赵晋琛打掉宁凯旋的大爪子,凝眉说出思慧昨晚告诉自己的事情。

  “是吗?是不是丁美娇贼心没死?要不说都怪你,给思慧惹的大麻烦。”

  宁凯旋开始埋怨他,丁美娇长得美,却是条美女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被咬一口。

  “不清楚是谁?”

  赵晋琛眸色幽沉,没有因为宁凯旋埋怨自己而生气,他说的没错,的确是自己给思慧带来的麻烦。

  见赵晋琛面色森冷,乌黑深邃的眼瞳聚着厉光,宁凯旋以为是自己的话让他难受了。

  痞痞的把胳膊往他肩头一搭,慵懒的靠在他身上,笑的风光无限,冲着他挑眉问着。

  “哥们去广州要伴不?”

  “不需要,我丢不了。”

  赵晋琛又四下扫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听到宁凯旋的话,他冷声拒绝,直接把他推开。

  没好气的对他说。“你没长骨头吗?怎么总喜欢往我身上靠?”

  “我呆着也没啥事,最近有假期,想去广州玩玩,一起吧!我还能帮你拿东西。”

  宁凯旋斜睨他一眼,慵懒的吐出一句。

  “工作那么忙,你还有闲情出去玩?”

  赵晋琛是个工作狂,现在闲下来都觉得浑身难受。

  见宁凯旋这幅不务正业的样子,他开始严肃的教训他。

  “晋琛,不瞒你说,那天思慧说的事,我回家仔细想过,在局里呆一辈子,每天喝喝茶水,看看报纸,这日子适合老头子,我不想虚度光阴。”

  宁凯旋难得正经,收起脸上的嬉皮笑脸,认真的看着赵晋琛。

  “你不怕厂子倒闭了没处去吗?”

  赵晋琛想了想,觉得还是把事情的严重性说给他听的好,不然以后再埋怨思慧。

  宁凯旋抬头看向天边悠闲的白云,眯起璀璨的桃花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晋琛皱眉看着他,这人正说话呢!怎么就溜号了?

  “听到没有?”

  “听到了,人这一辈子总是要有面临选择的时候,我不想一辈子这样中规中矩,按照家人的安排走下去,人生难得几回搏,我打算试试。”

  宁凯旋难得正经,声音里透着豪迈,骨子里他就是叛逆的人。

  那种每天喝茶水看报纸的日子,过的一点意思都没有,提前觉得自己是个老头子。

  “可是,你想去木材厂,你爸爸能让吗?再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让个人承包呢!”

  赵晋琛想的比他稳重,觉得现在不是他去木材厂的时候,自己先过去趟路,全部都熟悉了,他再过去也不晚。

  “我听说老厂长要退休了,现在厂里有个副厂长,如果局里不派人过去,接替老厂长的就是他,我打算现在就过去,不然机会就没了。”

  宁凯旋郑重的看着赵晋琛,好哥们在一起奋斗,是件不错的事。

  “我明白了,你之所以要去广州,是不是在和叔叔闹别扭?”

  赵晋琛目光睿智的看着他。

  “你真聪明。”

  宁凯旋重重拍了他肩膀一下,这个冰块,头脑反应挺快。

  “这样不好吧?”

  赵晋琛皱眉看着他,能想像得到宁泽川会气成什么样?

  放着大好的工作不干,跑去接一个烂摊子————工资都要发不出来的家具厂。

  “没什么不好,老头子总喜欢摆布我的人生,我要让他清楚,我有自己的志向,不想成为提线木偶。”

  宁凯旋眼中迸射出锐利的精光,此时的他,和平时的嬉皮笑脸判若两人。

  哥俩说话的功夫,旁边邻居家走出几个人。

  “这房子我看中了,价钱方面有点贵,能不能便宜点”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