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大姐脸上显出为难的神情,陆思慧一看心里着急了,这好像是没戏了。

  “大姐,老爷子不同意啊?”

  “是呀!他说现在的年轻人,都不能吃苦,再说秦家的手艺,不传给外人。”

  秦大姐不好意思的看着思慧,自己拍胸.脯打包票,结果事情还没办成。

  有点不好意思去洗头了,站在那没动。

  “那没事,大姐,您帮忙了我就已经很感激了。”

  陆思慧抿抿嘴,欲速则不达,老手艺人收徒弟,那也是要考察清楚人品的。

  “雅芝给大姐洗头。”

  见秦大姐不好意思的站在那,她忙招呼唐雅芝倒水。

  “呀,思慧,这头发吹完了和刚烫好似的,真好看。”

  陆思慧给她弄完发型,秦大姐对着镜子左照右照,稀罕的不得了。

  “以后常来,咱们当姐俩处,我不收你钱。”

  陆思慧笑的很真诚,一点看不出敷衍,也不心疼。

  “这怎么好意思?”

  秦大姐扭捏起来。

  “小娟,你看着店,我和秦大姐出去一趟。”

  “姐,等少涵回来吧!他也快放学了。”

  小娟有些着急,她害怕思慧自己走,再碰上那个恶心的张八一。

  “不用了,我和大姐一起走,没事。”

  陆思慧笑了笑,明白她担心什么,又嘱咐了两句,就和秦姐一起走了。

  “啧,怎么觉得不放心呢!”

  小娟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眉毛就皱起来,心里很是不安。

  “没事啊!大白天的,能出啥事?”

  顾秋彤撇撇嘴,觉得小娟就是靠溜须当店长的。

  她俩岁数差不多,她比自己多赚好多钱呢!

  “把毛巾洗了。”

  小娟很不喜欢她,说话老是撇嘴,有时候还酸溜溜的。

  “知道了。”

  顾秋彤不满的嘀咕一句,在小娟看不到的位置白了她一眼。

  再说赵晋琛和宁凯旋,这俩人坐了两天零一.夜火车,中间还倒车两次。

  幸好是有座位,站着的话,腿都能站断了。

  “思慧之前还想自己来广州呢!你说说她胆子大不大?”

  赵晋琛在火车到站的时候,下去买回点茶蛋和包子,分给宁凯旋的时候,他笑着和他说。

  “这罪招不起,我坐的屁.股都疼。”

  宁凯旋捏起包子,却不往嘴里吃。

  “你吃茶蛋吧!”

  看到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又开始嫌弃了。

  赵晋琛递给他四个茶蛋,又把杯子递给他:“喝点水,省的噎到。”

  “这茶蛋也不干净。”

  宁凯旋咧着嘴,嫌弃的看着黑乎乎的茶蛋,觉得有点脏。

  “行了,你以为是在家呢?快点吃吧!不吃就只能饿肚子。”

  赵晋琛白了他一眼,大男人怎么这么矫情?

  “这叫干净人,像你?啥都吃,给你个......”

  他眼中闪过坏笑,刚想说点恶心赵晋琛的话,被他拿着一个包子塞进嘴里了。

  “快点吃”。

  “嗯嗯。”

  宁凯旋嘴堵上了,不满的对他哼了两声,表示抗议。

  赵晋琛也不搭理他,自顾自的扒开茶叶蛋,捏着吃起来。

  看着黑乎乎,吃着还不错,就是味道淡了点。

  “不如思慧做的好吃。”

  赵晋琛提起媳妇,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

  “这倒是真的,我不和你犟,思慧做的就是好吃,可惜她现在不做了。”

  宁凯旋到底没吃包子,拿着茶蛋剥皮,用水冲洗了才放到嘴里吃。

  看到赵晋琛提起陆思慧,他也跟着怀念吃思慧做的茶蛋的味道。

  茶香四溢,咸淡可口,吃过之后,嘴里都是香喷喷的味道。

  “晋琛,你看那人干啥呢?”

  宁凯旋拿起桌上的茶蛋皮扔向赵晋琛,冲着他努嘴示意。

  赵晋琛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隔着两个座位的地方,旅客把衣服挂在挂钩上。

  四个人凑一起,开心的打着扑克,闹哄哄的挺热闹。

  他的注意力都在扑克牌上,没发现有人打他衣服的主意。

  过道上站着的一个男人,梳着长到肩头的披肩发,穿着红黑两色格子的衬衣,下身是一条喇叭裤,眼神贼溜溜四下偷偷扫视。

  见没人注意他,就装着靠在椅背上打盹的样子,把手伸进衣服兜里。

  “小偷啊!”

  赵晋琛顿时明白那人是干啥的,人腾的站起来。

  “兄弟,那是我朋友。”

  他黑眸凌厉的看着那个小偷,声音很响亮,但是没喊他小偷,只是警告他。

  他这一喊,那小偷吓的迅速缩手,恶狠狠的瞪了赵晋琛一眼。

  赵晋琛乌黑深邃的眸子中寒光闪动,浑身散发凌厉的气势,和小偷对望着。

  他现在后悔打草惊蛇了,不如等他偷到东西,再来个人赃并获,那就能除去一害。

  “晋琛,你太着急了,我是想直接来个人赃俱获,你可好,打草惊蛇了。”

  宁凯旋凑过来站在他身边,冷笑看着那个小偷,被俩个高大,又看着气势凌人的男人瞪着,小偷害怕了,收回目光,从人群中朝着另一节车厢挤过去。

  “是呀!我是着急了。”

  赵晋琛皱眉埋怨自己,他身旁的老大爷拽了拽他的衣襟。

  “小伙子,火车上的小偷不能得罪的,来的都不是一个人,最少三四个人,你得罪他们,下车可得注意点,都有刀子呢!”

  老大爷是好心,他坐过几次火车,见到过多管闲事的人是啥下场。

  这些小偷,一个负责偷钱,还有负责放哨的,还有转移赃物的,分工很明确。

  刚刚是看到赵晋琛有两个人,小偷马上走了,不然的话,只有一个人,最少是被揍一顿,严重点就动刀子,凶的很。

  “没事。”

  赵晋琛没在乎,但是接下来,他和宁凯旋就被人盯上了。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