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有什么事?你看现在都几点了,这个时间思慧早就关了门回家了,家里有干妈,还有少涵,啥事都没有,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咱们快点到广州办事,办好了就回家,别胡思乱想了。”

  宁凯旋无奈的看着他,这是有被害妄想症吗?每天都在想什么?

  “明早就到广州了,尽快办完事,早点往回返。”

  赵晋琛把烟头扔到地上,开口做了决定,现在他就是想回家也得两天才能到家。

  思慧还等着他把货进回去呢!不能无功而返。

  “这就对了,回去睡觉,养足精神,明天还要找批发点,进了货考察一下再回去。”

  宁凯旋见他想开了,笑着拍拍他肩膀,自己先往回走。

  嘴里还念叨着“睡觉吧!你还想在这站一宿啊?”

  赵晋琛心事重重的跟在后面,路过洗漱间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刷牙洗脸。

  “你先睡吧,我去洗把脸。”

  他直接进了洗漱间,打开水龙头,对着水龙头洗脸。

  冰冷的水,给他浑浊的大脑带来一刻清醒,他决定了,下了火车就往家里打电话,确定思慧没事,他才能心安。

  这一晚,他睡的很不安稳,连连做噩梦,梦到思慧被人抓走了,紧接着又梦到她在靠山屯被那个男人袭击的画面。

  “思慧。”

  喊着她的名字,猛地坐起来,却忘了自己在上铺,脑袋撞到车顶上。

  他皱眉揉着脑袋,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宁凯旋正睡的香甜呢!被他的喊声吵醒,坐起来睡眼惺忪的看向上铺。

  “晋琛,大半夜的不带这么玩的。”

  “对不起。”

  赵晋琛道歉躺下,却翻来覆去的再也睡不着了。

  宁凯旋无奈摇摇头,躺回床上上继续睡大觉。

  次日,阳光透过车窗射进车厢内,赵晋琛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后半夜他才睡着,这会儿头昏沉沉的。

  “晋琛,起床吧!洗洗算算,上趟厕所,一会儿就到时间了。”

  宁凯旋趴在床边招呼他,早餐就得下车去吃,广州那边的小笼包很好吃。

  赵晋琛沉默的爬下来,拿着牙具走了。

  “嘿,一早晨起来就玩深沉。”

  宁凯旋皱眉看着他的背影,低声嘀咕一句。

  “你朋友好像有心事?”

  对面下铺的大姐都看出来了,压低声音和宁凯旋说。

  “这你都看出来了?他只是不爱说话而已。”

  宁凯旋挑眉对着大姐促狭的笑了,话说的有几分调皮,但却是帮赵晋琛开脱。

  他也知道他情况不对,只是他认为这是他想家了,没出过远门都这样。

  赵晋琛用冷水洗了脸,对着镜子刷牙,看到镜中的自己满眼焦虑,一晚上时间,他的胡子,就像是雨后春笋一般猛涨。

  这让他看起来很憔悴,也很落魄,这幅样子不行,他返回去从行李架上拿下帆布包。

  “干什么?还有一站才到呢!”

  见他急着往下拿包,宁凯旋忙阻止了他。

  “我拿刮胡刀,你刮不?”

  赵晋琛从兜里掏出刮胡刀,这还是思慧买给她的。

  “不用,你自己用吧!我嫌你脏。”

  宁凯旋撇撇嘴,一脸的嫌弃,赵晋琛瞪了他两秒,一句话没说,转身又走了。

  “你朋友很憔悴,有点焦躁不安,你得关心他一下。”

  对床铺的大姐看到赵晋琛精神不佳的样子,在他走后,又对宁凯旋嘱咐起来。

  她是觉得赵晋琛人不错,昨天还给她家孩子鸡腿吃了呢!

  “大姐,您这是去哪里?”

  宁凯旋不和她谈赵晋琛,看着她也是在做下车的准备,就问了一句。

  “我回广州,”

  大姐看出他不像坏人,气质清贵,性格又好,也就没防备他。

  “是吗?您家是广州的?”

  宁凯旋嘴角扬起的弧度更大了,笑眯眯的追问一句。

  “是呀!我丈夫是广州的,我家是东北的,亲戚给介绍的,这次是带着孩子回老家探亲。”

  大姐一边给孩子穿衣服,一边回答宁凯旋。

  “哦,是这样啊!那您知不知道哪里有批发化妆品和美发用品的市场?”

  宁凯旋笑着问了句,既然家在广州,就一定知道,他省的下车像没头的苍蝇一样乱找。

  “当然知道了,还有服装批发的档口呢!这边服装便宜,你带回去肯定赚钱,我这次来回的路费,就是靠着带了三套衣服赚回来的。”

  大姐热情起来,她觉得都是东北老乡,能帮的就帮一把。

  “太好了,一会儿我们哥俩就跟您走。”

  宁凯旋笑着询问她,一直乐也是为了给她好印象,别把自己当成是坏人就行。

  “这个没问题,就在我家附近,沙河市场,不过外地人来,有些商户是会骗人的,你们要擦亮眼睛,不行的话,我把孩子送回家,带着你们过去,找信誉好的卖家。”

  大姐是个爱操心的人,说着说着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宁凯旋笑着点点头,轻而易举,也没用开口,大姐就自己说要带他和赵晋琛过去了。

  有本地人领着,那是最好不过。

  “大姐,下车我们哥俩请您吃小笼包。”

  他笑着贿赂大姐。

  “不用,挺贵的,你们哥俩吃,我们娘俩回家,把地址给你,你俩吃完了来找我就行。”

  大姐不好意思了,昨天闺女抢了那个男同志的鸡腿。

  今天还请她们娘俩吃饭?她开口拒绝了。

  宁凯旋笑着说:“大姐,我们也不知道哪家好吃不是?您就当自己是导游,帮人帮到底,都是老乡,吃屉包子多大的事?”

  赵晋琛洗漱完回来,就看到宁凯旋和对面铺位的大姐,说说笑笑像是老熟人。

  看到他回来,宁凯旋对着他挤眉弄眼,一副傲娇的样子,不知道又捣什么鬼?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