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琛,大姐家就在沙河附近,她说带咱们过去呢!”

  宁凯旋对着赵晋琛表功,这就节省了时间了。

  “谢谢大姐,麻烦您了。”

  赵晋琛冲着她点点头,表示感谢。

  这样最好,进完货就回家。

  “客气啥?放心吧!都是老乡,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等我回东北,你们哥俩别不认识大姐就行。”

  大姐敞亮的笑了,说话特别豪迈。

  “不会的,一定请您吃饭。”

  赵晋琛回答的中规中矩,宁凯旋白了他一眼,脸上堆满笑容的看向大姐说。

  “大姐,我们一定把您当成亲姐姐,有啥事找我肯定好使。”

  “好,好,我一定会找你的,这话说的暖心.”

  他一顿忽悠,把大姐逗乐了,开心的拍手,赵晋琛看了宁凯旋一眼,这小子的嘴上像是抹了蜜一样,太会哄人了.

  大姐也不算白帮忙,下车的行李都是宁凯旋和赵晋琛帮着搬的。

  “大姐,您这是搬家呢?怎么这么多东西?”

  大大小小五六个兜子,也不知道装的啥?特别重。

  “都是些东北特产,拿过来自己留一部分吃,剩下的卖了赚点差价,老家那边有人送我上车,我家那口子在这边接我,只是这人怎么还没过来?”

  大姐不好意思的回答,赵晋琛多看了她一眼,发现这大姐的脑瓜挺灵活的。

  “大姐,这些东西这边好卖吗?”

  他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大姐也不瞒着他笑着回答:“我跟你说,这些木耳,蘑菇在东北不当宝贝,这边人可爱吃了,价格不便宜,这点东西,我们娘俩的路费轻松出来,最少还能剩一百二百的。”

  赵晋琛听了眉心一动,这是个好生意,一个月跑个三四趟,就是五六百块钱,如果他没有工作,倒是可以试一下。

  宁凯旋扫了他一眼,嘴角勾着笑:“你们两口子钱都不够赚了,看到什么都想插一手。”

  “那怎么?有钱还不赚,让自己孩子老婆,爹妈过的舒服点不好吗?”

  赵晋琛一个手拎两个包,自己那个帆布兜子比较轻,就扔给宁凯旋拎着。

  “咋的,你还惦记你那个妈呢?”

  宁凯旋瞪起眼睛,她们伤他那么深,他怎么还没死心。

  “我爸人挺好,我妈......太让我伤心了,只是她生了我一场,在她生病需要我的时候,我也不可能不管。”

  赵晋琛提起母亲神情就转为冷清,但还是没有坐到绝情绝义。

  “可也是,父母再不好,平时咱可以不管,但真老的需要照顾的时候,说狠话容易,做出来就难了。”

  宁凯旋深有感悟,上次他因为母亲阻拦了自己和思慧在一起的事,愤然开车冲出去,当时想的是和她们脱离关系,最后还不是原谅了。

  “不过,我劝你,最近千万别心软,不然你那个妈,非把你家折腾黄不可,我可告诉你,她若是伤害我妹子,别说我连你的面子都不给。”

  宁凯旋桀骜的劲儿又上来了,耍起横来,谁都不在他眼里。

  “我知道。”

  赵晋琛闷声回了句,妈现在能走能动,也能干活,年底他匿名给寄一百块钱就算了,绝对不会让她再来打扰自己的生活。

  大姐在一旁听的清楚,叹了口气:“你们是不知道,这南方的婆婆也很难处,所以说当媳妇的不容易,做丈夫的一定不要偏着妈一方,不然媳妇都没活路了。”

  “大姐,你们这些做媳妇的,是不是都有一本血泪史啊?”

  宁凯旋帮大姐抱着闺女,孩子还是比较重的,至于他和晋琛的兜子都让大姐拿着,听到她的感慨,他笑着回头问了句。

  “说起来都得哭两天,因为我生个闺女,天天赶我走,这次就是我实在受不了了,回娘家住了一个月,她爸爸几次打电报过来,我才回来的,算了,日子还得往前过,还能离婚咋的?”

  大姐说起来眼圈都红了,赵晋琛看到她的样子,嘴角抽了下,想到思慧刚刚生下小波,妈就跑来闹事的画面。

  心越发冷硬了,坚决不能让妈再来打扰他家。

  “呀,怎么下车了?”

  正说话呢!跑过来一个身材瘦弱,个子不高,额头和后脑勺都挺大的中年男人,边擦汗边对大姐说。

  “等你来,火车都走了,我和闺女去哪里?”

  大姐没好气的瞪了那男人一眼,说话的语气挺冲。

  “我这不是有点事耽误了吗?”

  男人陪着笑,说话全是广州口音,赵晋琛听不懂,宁凯旋却是听的清楚。

  “幸亏遇到两个兄弟,不然我们娘俩车都下不来。”

  大姐态度缓和了一些,指着宁凯旋和赵晋琛给丈夫介绍。

  “谢谢,谢谢。”

  她的男人还是挺懂礼貌的,伸手和赵晋琛和宁凯旋分别握了握手。

  “别客气,都是东北人。”

  宁凯旋用广州话和他交流,赵晋琛又多看了他一眼,发现这小子八面玲珑,和谁都能说几句。

  下了车,大姐的丈夫说啥非要请他们吃饭,找了一间茶楼,带俩人进去。

  赵晋琛心里疑惑,进茶楼能吃啥?空腹喝茶好像不大好。

  出于礼貌,他没有多说话,上了二楼他才知道,所谓的茶楼,也带着早餐呢!

  “兄弟,坐,您们想吃点什么?我们广东虾饺很好吃的,还有肠粉,马蹄糕,叉烧包,丸仔,这都是东北吃不到的呢!”

  大姐的丈夫给俩人介绍着,倒是挺大方,挑最好吃的早茶餐品。

  他说的话,让大姐的脸色变了一下,显然这两样都挺贵。

  “那就听大哥的,每样都来两份。。”

  宁凯旋大大方方的坐下,毫不客气的全要,来一次,自然都要品尝一下。

  赵晋琛注意到大姐脸色变的有些不自然,他没吭声,早早把钱准备好。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