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晋琛下车就看到宁凯旋和警察在说话,这会儿又见他指着自己对着警察眉开眼笑的说着什么,眉心皱了下,转身抬手接住郭秀芝递过来的小月。

  “大姐,您慢点下车。”

  他抱着小月,扶着郭秀芝下车。

  “看,我就说他们把我孩子老婆带走了吧!快抓他们。”

  郭秀芝的丈夫,指着她们娘俩,兴奋的对警察说。

  非逼着他们抓赵晋琛和宁凯旋不可。

  “你们是怎么回事?”

  警察没搭理他,走到赵晋琛和郭秀芝身边,这大姐都三十多了,长得也不好看,还带着一个孩子。

  小伙子也就是二十多岁,穿着打扮不俗,气质威严,不可能是见色起意的人。

  这里面有事,他们得了解清楚。

  “媳妇,小月和我回家吧!他们都是坏人,你别上当。”

  郭秀芝的丈夫,怕她说出实话,哭唧唧的哄她,还不忘踩赵晋琛和宁凯旋。

  “嗤,你说坏人就是坏人啊?我们哥俩可都是正人君子,反倒是你,把老婆打跑了,还出来耍无赖,真他.妈的不是东西。”

  宁凯旋见大姐都回来了,态度上特别的凌厉起来。

  随便被诬陷了,他的气还没出去呢!

  “凯旋,冷静点。”

  赵晋琛皱眉看了他一眼,车里可是坐着一个大美人,以后也许是他媳妇呢!

  表现的这么痞,人家看不中怎么办?

  “咋冷静,我让他诬告了!差点被抓起来,要不是警察同志明察秋毫,你现在得去派出所找我了,咱们这五箱子货早就丢了。”

  宁凯旋浓眉都立起来了,瞪着赵晋琛,像是要和他动手似的,看着脾气特别大。

  赵晋琛无语的摇摇头,完了,厂长的闺女肯定相不中他了。

  “行了,把货物都装上车,于厂长帮咱送到火车站。”

  他命令完,自己先朝着货物走去,这些箱子都是八十乘八十的,一个人搬还有些吃力,抬手招呼宁凯旋。

  “别戳着了,过来帮忙。”

  “这是跟你来当搬运工来了?”

  宁凯旋满脸的不情愿,在火车上两天都没洗澡了,现在又是一身汗水,再去搬箱子,白衬衫没法看了。

  “回家请你吃大餐。”

  赵晋琛现在心急如焚,那股焦虑的感觉,让他一天都不想留在广州,恨不得马上飞回去。

  “先说好了,一顿我可不干,最少三顿。”

  宁凯旋边唠叨边过来帮忙,这时候,身后传来于厂长的声音。

  “我派人来搬货,你们休息一下。”

  “谢谢啊!仗义。”

  宁凯旋对着于厂长露出一个迷死万物的妖孽笑容,赵晋琛则有些不好意思。

  “我们自己来就可以,能帮我们送到车站就不胜感激了。”

  “远来的是客人,我想请你们吃炖饭。”

  于厂长脸上堆着笑容,目光一直盯着宁凯旋看。

  女儿在车上对他说了,相中这个东北的大帅哥了,特别喜欢,他想把事情敲定下来。

  相信依他家的条件,这个帅哥应该不会拒绝自己漂亮的女儿。

  “真不用了,我们着急回去,家里还有事情。”

  赵晋琛不解风.情的拒绝,他归心似箭,给他吃满汉全席都吃不进去。

  “十分感谢,我们哥俩还真是饿着肚子呢!”

  宁凯旋根本不知道赵晋琛急什么?都来到广州了,家具还没看呢!一天就往回返,自己是跟他出来受罪呢?

  兜里带的钱还没花出去呢!刚刚看着货物的时候,他已经和店主聊了,知道哪里有家具卖,行情什么的总要看看吧?

  还有样子,以后要做这一行,不了解清楚怎么行?

  “走走走,小同志够爽快。”

  于厂长这会儿看着宁凯旋,是老丈人看女婿的眼神,越看越喜欢。

  说话都透着热情,他个头只到宁凯旋的耳根,站在他面前还得仰头看着他。

  就这样,他还想跟宁凯旋勾肩搭背,表现亲热。

  宁凯旋尴尬的避开他的手,这大热天不挨着都热的要命,搂抱着非出一身白毛汗不可。

  “您先走。”

  他表现的很绅士,半弯腰做出请的手势,避开于厂长的动作看起来很自然。

  “嗯 ,好。”

  看到宁凯旋这样彬彬有礼,于厂长对他更满意了,脸上的笑容都没断过。

  “下来,把这五箱货搬上车。”

  面对车上两个装卸工的时候,他的态度严肃起来,厂长架子十足,直接是命令的口吻。

  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了,下来一个长发披肩,面容俏丽的美女,她穿着鹅黄.色长裙,白色高跟皮鞋,风吹动她的长发,给人一种飘逸的美。

  她给人的感觉很温柔,红.唇抿着,嘴角噙着一抹甜美的笑容,黑亮的眸子,像是璀璨的黑水晶,在阳光下泽泽生辉。

  “您好,我叫于娇娇,认识你很高兴。”

  她说着生硬的普通话,却是很好听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如一根轻柔的羽毛,很容易就把人心撩动了。

  “您好,我叫宁凯旋,东北人,认识你很高兴。”

  见惯美女的宁凯旋,看到这个美女的时候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他不讨厌她,很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

  和妹子很像,都是温婉的,令人感到很舒服。

  “我们这边的望月楼是正宗粤菜,来广州不尝尝很可惜的。”

  于娇娇表现的落落大方,一双美眸笑盈盈的看着宁凯旋,其他人都被她自动忽视了。

  “是呀!我这趟来就想尝尝望月楼的粤菜呢!”

  宁凯旋这就和她聊上了,赵晋琛皱眉瞪着他,见他已经决定留下吃饭了,他跑去找于厂长。

  “于厂长,能不能让司机和装卸工先和我去火车站,我去买票,办理托运。”

  “大兄弟,别把大姐忘了,我也走。”

  “不行,你不能走。”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