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的,一共几个人,我直接打电话给售票口,让她们给留出来。”

  站长爽快的答应了,这对他不算大事,卧铺票还是能弄出来的。

  “我们三个人。”

  赵晋琛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总觉得自己有点得寸进尺,他还是不习惯走后门。

  “没问题,我这就打电话给你安排,货物你写一个地址,终点站地址,最好把收货人也写上,还有联系方式,万一货到了,你们没到,总要有个接货的。”

  站长想得周到,递给赵晋琛笔和纸。

  “好,我这就写。”

  赵晋琛拿起笔写了陆思慧的地址和名字,写她的名字时,他的目光很温柔。

  “这是你媳妇吧?”

  站在一直在看着他,这男人面容冷沉,看着像是不苟言笑的人,只有在写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都变得柔和起来。

  “是的,是我媳妇。”

  赵晋琛笑了,把写好的地址交给站长。

  “我去哪里办手续,缴费?”

  站长这边解决了,他得去交钱,这是必须的。

  “我派人去给你办手续,钱,你买车票的时候,直接交到窗口就行。”

  “你这字写的可真不错,龙飞凤舞很有气势。”

  看了赵晋琛的字,站长由衷的夸了一句。

  “谢谢。”

  赵晋琛笑着和他告辞。

  事情办的出乎意料的顺利,有人带着一路都是绿灯,货物办好了托运手续,卧铺票也买到手了,前后一共用了一个多小时。

  这还算上去找站长的时间,火车票是半夜的,他这会儿去望月楼正好。

  望月楼里,这顿饭吃的可是有点尴尬,于厂长太过热情了,点菜单推到宁凯旋面前,笑眯眯的看着他,那目光太近乎了。

  “咳咳,我又不是你们广州人,还真不清楚什么菜好吃。”

  宁凯旋被这父女俩看的浑身发毛,也没了以前的洒脱了,就觉得自己像是被选的货物,他俩要把他买走。

  “好,服务员,把拿手的菜给我来八盘,另外再来一瓶竹叶青,对了还有糯米鸡是一定要有的。”

  于厂长面对服务员的时候,那可是派头十足,点的都是贵菜,龙虾,鲍鱼,王八汤等等,这一顿饭菜的钱,够一般家庭生活半年的。

  几百块钱呢!在小气的他来说,还真是毫不心疼。

  于娇娇浅笑嫣然的看着赵晋琛,眼神里的爱慕不加掩藏。

  她是大学生,性格上不像一般人那么扭捏。

  宁凯旋被她看的浑身不自在,在东北,主动的姑娘也不少,但是这样柔情蜜意直白的盯着他看的,还没有多少姑娘能这么大胆。

  垂下眼睑,端着茶杯慢悠悠的喝着,装作没看到这父女俩的反常。

  心里却把赵晋琛骂了个狗血淋头。

  “宁同志,不知道你今年多大了?”

  于厂长开始透话,他得了解清楚,才敢把闺女给他。

  不过自己的眼光也是很毒的,面前这个小同志,气质清贵,喝茶的样子很优雅,手指修长白皙,不像是出力干活的人。

  而于娇娇看的是他的长相,这深邃的五官每一样单拿出来都是毫无瑕疵,组合在一起就是惊.艳。

  他的头发是自来卷,看着有些像混血儿。

  眼神桀骜,看人的时候满不在乎,这反倒给他填了一种狂妄不羁的气质。

  这样的他,在整间酒楼里,是闪光的存在,没有男人压得过他的气场。

  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男人,她的梦中情.人。

  不管怎么难,她都要嫁给他。

  宁凯旋深吸一口气,低着头都能感觉到于娇娇那占有欲十足的目光。

  他不喜欢不矜持的女人,还是喜欢落落大方,不过要有自己的尊严和身份,不能看到男人长得好看,就像是苍蝇盯上肉,死盯着不放。

  “我今年二十七了。”

  宁凯旋出于礼貌回答了于厂长的问话,突然说出自己的岁数后,宁凯旋也觉得好像是大了点,该娶媳妇了。

  “哦,有女朋友吗?”

  听了岁数,于厂长有些犹豫,他女儿才二十二岁,大了五岁,不过转念一想,五岁不算什么。

  就向下一个最关心的问题进攻。

  “没有。”

  宁凯旋整个人靠在椅背上,慵懒的看着于厂长,眼角又扫过于娇娇。

  当看到她欣喜若狂的样子后,他的眉梢抽动两下。

  不明白她高兴个什么劲?他就算找媳妇,也不想找广州的。

  南北差异大,口味不一样,吃不到一起去。

  南方人爱吃甜。东北人爱吃咸,再说南方人吃的少,顿数多,早茶,上午茶,下午茶,夜宵......

  北方人就三顿饭,有些人家还只吃两顿饭。

  再就是生活习惯上的各种差异,别的不说,这个于娇娇显然不能去东北,她是温水里的鱼,到东北得冻死。

  自己肯定不能来广州,他的根在东北,所有的亲人都在东北,让他抛弃一切到广州生活,显然是不现实的。

  “我家小女娇娇22岁,大学毕业,如今在厂里做设计师,我觉得你们俩个年貌相当,不知道宁同志意下如何?”

  宁凯旋马上就要走了,于厂长比较心急,想快点定下来,免得好女婿被人抢走了。

  他可是看的清楚,望月楼好多女人都盯着他呢!有些已经在跃跃欲试呢!

  “咳咳。”

  宁凯旋刚刚喝了一口茶水,被于厂长这样单刀直入的谈话,问得呛到了,连声咳嗽。

  “慢点喝啊!”

  郭秀芝大姐忙掏出手绢递过去,宁凯旋接过来看了一眼,默默的还回去。

  这是小月擦口水的手绢,给他擦嘴,他实在无法接受,郭大姐尴尬的收回手。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