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娘家,就是有弟媳妇......但是我爸妈还算说的算,我打算让我妈帮我看孩子,我出去找点工作干。”

  郭大姐显然有些犹豫,她这次在娘家住了小一个月,弟媳妇已经有非议了,这次回去可是常住,她会更不高兴。

  但是没办法,再让她回去受气,还不如在家里听弟媳妇墨迹呢!

  “您家在什么地方?”

  赵晋琛又问了一句,觉得她也挺不容易的。

  “在S市附近的一个小农村。”

  郭大姐苦笑一下,从村里到城里,路途不近,往返要三个小时,以后难处多了。

  但是在家里种地,她根本就养活不了自己和闺女。

  “您看,我有个想法,我家在S市做生意,这次进了这么多货物,也需要雇人卖货,大姐您卖过货有经验,若是不嫌弃,就来我家上班吧!”

  赵晋琛这都想了一路了,郭大姐精明强干,雇她卖货,错不了。

  “太谢谢了,大兄弟,姐姐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郭大姐激动的从地上站起来,正犯愁自己能找什么活呢!这趟回来,她兜里的钱都进了货,卖了钱还得给弟媳妇一些,目的是让她高兴,不赶自己和孩子走。

  可以后怎么办?她长得一般,又没有什么文化,就是出去打工都未必有人要。

  赵晋琛的话,就是及时雨,她感动的眼泪汪汪。

  “不客气,我媳妇那人心特别善良,我回家和她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让你住在我家。”

  新买的房子很大,自己和思慧还有小舅子住一间,中间打个隔断,干妈带着几个孩子住一间,之前的老房子就空下来了,方便郭大姐,也有看屋的人。

  “谢谢,我一定好好干,帮你多赚钱。”

  郭大姐擦干眼泪,激动的抓着赵晋琛的手,住处也有了,她就不用回家看弟妹的脸色行事,孩子也不用受气了。

  “嗤,晋琛,大姐,你不用和他客气,他家都赶上宿舍了,住了三家,您和小月去了,就是四家人了。”

  宁凯旋靠在赵晋琛对面的椅背上站着,虽然闭着眼睛,这两人的谈话他都听的一清二楚,看到郭大姐哭,他笑着打趣她。

  “是吗?那你媳妇一定是个特别善良的人,我真想看看她长的什么样?”

  车上的谈话还在继续,他们离着家越来越近......

  医院里,陆思慧第二天早晨就醒了,警察来找她了解情况,她虚弱的把自己当天的遭遇说给警察听。

  “他的个子很高,穿着一件雨衣,脸看不清楚,但是我记得我好像是把他挠伤了。”

  陆思慧努力回忆着,头很晕,但是那天的情景她却记得很清楚。

  像是电影一样在她脑袋里来回放映。

  恐惧挥之不去.....

  “哦,这样啊!这点很关键,你想清楚,确实挠到他的脸了吗?”

  警察听了很激动,脸上有伤可是藏不住的。

  “我的指甲里应该有他的皮肤组织。”

  陆思慧又仔细想了想,记得在前世看破案片里侦查的手段,能用皮肤组织找到嫌疑人。“

  “思慧,我昨晚给你洗手了。”

  周大娘在一旁听到后,后悔极了,她看到她手上有血,就给她洗了。

  “哎呀,那就没有价值了,不过我们在现场找到嫌疑人的足迹,已经采集了,你有没有怀疑的对象,我们进行比对。”

  陆思慧头很疼,双手捂着脑袋,她在仔细回忆着,有谁会对自己连番出手?

  “思慧,能不能是那个张八一?”

  周大娘突然想到之前来店里捣乱的张八一,总觉得他没安好心。

  “对,张八一,同志您查查他。”

  经过干妈提醒,陆思慧也觉得张八一很可疑,对警察说出她对他的怀疑。

  “行,他在什么单位上班,我们过去调查一下。”

  “好像是在家具厂。”

  陆思慧仔细想了一下,肯定的回答。

  “那好,您好好养伤,等我们消息吧!”

  警察核实完情况,合上笔录,向陆思慧告辞。

  “妈,咱们出院吧!我和秦叔叔定好了,要去做窗户的。”

  警察走了,陆思慧在医院也呆不住了,她还惦记家里盖房子的进度。

  “你老实躺着,都这样了,还想着那些?”

  周大娘心疼的把她按回病床上,这孩子太要强了。

  “别担心了,你秦叔叔一大早就过去了。”

  早晨五点多,秦大爷就背着木工工具兜子到医院找的周大娘,他心里愧疚,陆思慧是在他家出事的,他得补偿孩子。

  “少涵已经把他送过去了,你就安心在医院养伤,医生说你是脑震荡,别再晕倒了。”

  周大娘帮她盖好薄被,耐心的把情况告诉她。

  “妈,您在这,小波谁看着呢?”

  房子那边不用惦记了,她又想起儿子了。

  “大妹二妹今天不上学,她们在家里看着呢!你放心,那两个孩子心细。”

  周大娘叹息一声,说是帮了她们姐妹,可实际上,那姐妹三个都在努力的回报,对家里的贡献不小,谁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她们俩真的很懂事。”

  陆思慧想法和干妈一样,她不后悔收留家里的每一个人,她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回报。

  在自己最难的那段日子,如果没有她们,真不知道她该怎么熬过来?

  在医院又住了一天,陆思慧就坚持出院。

  周大娘拦都拦不住,跑去找来医生,做过检查之后,也建议她最好是留院观察两天,不要这么急着出院。

  “家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呢!可不可以每天回来打点滴,但是回家养着?”

  陆思慧跟医生讨价还价,只是脑震荡,静养就可以了。

  “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但是家属必须在出院证明上签字。”

  医生皱眉看着她,以为她是心疼钱,所以才坚持出院的。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