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晋琛一直陪在车间,调来做组合柜的都是平时扎实肯干,老实巴交的木匠,手艺说不上太好,但是听话。

  “秦大爷,您喝点热水。”

  他对秦大爷的照顾,拿出的是徒弟对师傅的尊重,照顾的无微不至,热水袋,热茶水,都在一旁备着。

  他的做法让秦老爷子很感动,手艺人喜欢被人尊重。

  “今天就能做好,剩下的就是喷漆了,颜色选一下,定好颜色,下午就能喷漆。”

  秦大爷看着面前初步完成的组合柜,像是看自己的孩子一样,对自己的手艺很自豪。

  “好,思慧说珍珠白,和淡黄.色都可以。”

  赵晋琛笑着把定好的颜色告诉秦大爷,家具做的好看,颜色如果不行的话,销路也好不了。

  “行,我下午就和他们一起调色,不过我看了下你们的库存油漆,大多是深色,看着沉闷,其实桃核色也不错,做出来高档。”

  秦大爷这两天就惦记颜色的事情,他特意跑去仓库看过,深.黄.色,咖啡色,棕红色,基本上都是这些重颜色。

  爷俩在研究颜色的时候,赵长水带着其他五个老工人走进车间,一进门,就阴阳怪气的冲着赵晋琛说。

  “赵厂长,我们哥几个,你打算怎么安置?”

  “之前不是告诉你们了?不上班,按照旷工处置,是你们自己要走的,找好厂子了吗?宁厂长给你们一个月时间,现在才十天,来得及。”

  赵晋琛抬眸看向他们,面色冷沉,完全没给赵长水面子。

  当初能带人罢工,这会儿,就不要不请自回,打的是自己的脸。

  赵长水气的面色铁青,目光落在组合柜上,他更是嫉妒的发狂。

  这比他做的那些五斗橱,双开门大衣柜,梳妆台可好多了,买这一个柜子,就基本上全解决,摆在家里也够档次。

  这是谁设计的?这不是跟自己对着干吗?

  目光阴狠的看着车间里正在干活的几个木匠,开口阴阳怪气的指责他们。

  “好啊!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你们真对得起我。”

  那几个工人平时就怕他,被他这样瞪着,都紧张的低下头。

  “是你自己要走的,你走的时候我就警告过你,是你一意孤行。离开你,我们厂子也会照样转。”

  赵晋琛拦在那些工人面前,这是工厂,不是他耍横的地方。

  “那我们几个有啥说法?”

  其中一个被赵长水逼迫的木匠害怕丢了工作,问话的时候底气不足。

  “带头闹事的,家具厂不留,自己找出路,既然走的那么痛快,为什么还回来纠结?”

  赵晋琛自然不会轻易吐口,冷飕飕的瞪着他,锐利的目光,把那个老木匠吓得不敢和他对视。

  “我错了,给我一次机会吧!都是赵长水逼我的,我也不想走。”

  他还是低头认错,不惜把赵长水供出来。

  “你......当初咱们不是说好的吗?要回来就一起回来,你想当叛徒吗?”

  赵长水气急败坏的瞪着他,老张是他们几个老木匠中手艺最好的一个,他要是回来上班,这次罢工就白罢了。

  “赵长水,给你一个机会,自己办理病退吧!算是我们仁至义尽。”

  赵晋琛气的脸色黑沉,直接拿赵长水开刀。

  “赵晋琛,一笔写不出两个赵字,我咋说也当过你几天师傅,你就这样对我?不怕天打雷劈吗?”

  赵长水气的在地上跳脚,指着赵晋琛的鼻子破口大骂。

  “就算你是我亲爹,鼓动罢工,我也会大义灭亲,更何况,我来上班,你一天没有教过我,只是挂名师傅罢了。”

  赵晋琛冷笑看着他,这男人骂街,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想直接开除他算了。

  这种人不值得可怜。

  “看看,你们都看看,这种狼心狗肺的人,你们还给他干活?”

  见他这边不让步,赵长水又鼓动其他人参加罢工。

  “赵长水,你在厂里浑水摸鱼,消极怠工,打压其他工人,浪费木材装大爷,这些我哪样说错了,你若是还闹事,我就把你送到公安局去,直接开除。”

  赵晋琛愤怒了,给了他台阶,这人一个劲的往下赶,是不是欺人太甚。

  “开除?凭什么?你个乌.龟王.八蛋,靠着媳妇陪宁凯旋睡觉,当了一个副厂长,小人得志,你开除我?谁给你的权利?”

  赵长水这话一出,所有人,包括秦老爷子都看向赵晋琛。

  赵晋琛拳头握的嘎嘎响,真想一拳挥出去,打死这个臭无赖。

  可理智告诉他,自己是副厂长,宁凯旋临走的时候,把厂子交给自己,绝对不能出一点纰漏。

  寒眸似冰剑一样射向赵长水,浑身散发的寒意,把赵长水吓得不敢再多说。

  他这幅糟体格,根本就经不住赵晋琛一拳,他还想多活两年呢!

  “赵长水,你被开除了,今天你说的话在场的人都听到了,我会告你诽谤罪,你会为你的言行付出代价的。”

  赵晋琛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一字一句,都表明他的决心,这件事不会这么算了。

  “公安局你开的?再说我又没撒谎。”

  赵长水边说边往后缩,他害怕被盛怒的赵晋琛打死。

  “你这个老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赵厂长,我给你作证,告死这个混蛋,让他满嘴喷粪。”

  秦大爷气坏了,陆思慧人美心善,是一个过日子的好女人,赵晋琛为人稳重,根本就不可能是靠着媳妇的裙带关系上位的人,他家也不缺这点钱。

  就算是那个嬉皮笑脸的宁凯旋,也不是挖墙脚的坏人,他和赵晋琛的兄弟情是干净的。

  所以,他站出来帮赵晋琛。

  “我也作证。”

  被赵长水欺负过的李国柱,也站出来帮赵晋琛说话。

  原本在家具厂他也是混日子,好好干活就被赵长水他们几个排挤。

  可他心里急啊!这样混日子,厂子混黄了开不出工资,他们一家老小怎么活?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